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三十章 送KPI的

第八百三十章 送KPI的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66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三十章 送KPI的

C区法院。

调解室里,姜芮书看着眼前气氛融洽的夫妻俩,最后确认地问了一遍:“你们确定要离婚?调解书上签了字就不能再反悔。”

“确定确定,非常确定。”两人异口同声,“姜法官你快点吧,签完字我们还要去吃散伙饭。”

姜芮书:“……”这两口子默契得像要结婚不像离婚。

她突然不想给他们离,“你们也没有严重的矛盾,怎么就不能一起生活?”

“不是非要两败俱伤才想离婚,我们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觉得两人没法再生活在一起才决定离婚,但是现在有个什么离婚冷静期,离婚要跑两趟民政局还要等一个月,这年底了,离婚要到明年去,忒难熬了。”

姜芮书默然,很快写了调解书给他们。

从调解室出来,碰到了同样回办公室的吴佳声。

两人相视一眼,瞬间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相似的东西,吴佳声先开口了,“调解离婚?”

姜芮书问他,“你也是?”

吴佳声叹气,“最近离婚的人特别多,真不知道现在的人怎么了,动不动就离婚,都不相信爱情了吗?”

姜芮书嘴角扯了扯,“你嘴角翘得没那么明显我就信了。”

见骗不过她,吴佳声轻咳了声,“这不是送KPI的太多吗?”

姜芮书:“……”

离婚纠纷一直占民庭案件不小的比重,但今年年底特别多,因为现在去民政局离婚要一个月冷静期,一般诉讼离婚要二到六个月不等,第一次不判离还要禁诉半年,半年后再起诉还要等几个月,一年就差不多过去了。于是最近很多不想等冷静期的离婚夫妻就跑到法院来调解离婚,调解离婚顺利的话几天就完事。

姜芮书白他一眼,“你不嫌案子多?”

说到案子吴佳声就真的叹气了,“哪能啊?这不是比起庭审,调解离婚稍微简单点嘛。要我说设这个离婚冷静期,不如设个生孩子冷静期,现在太多人生孩子就心血来潮放了个屁一样,昨天我有个抚养纠纷的庭审,两口子离婚谁也不要孩子,为了让孩子主动选择对方,妈妈说她挣不了钱,跟她也只能送他去乡下外婆家,爸爸说他马上会娶后妈生孩子,以后管不了他,孩子太惨了。就我刚才调解离婚这一对也有孩子,孩子还没一岁,你说他们结婚一年多就离,生孩子干什么?要有个生孩子冷静期,他们没有孩子离了就离了,多好?”

这种事情姜芮书也见过不少,不堪为父母的人太多,受伤害的永远是孩子。听到吴佳声说生育冷静期,她不由笑了,“这想法好,不过孩子有时候来得突然,哪来的时间做冷静期?至少在女性没有彻底解放生育压力前都难以硬性规定,等什么时候科技能代替女性生育,想要孩子得去写资料申请,那时候或许可行。”

“那不是像科幻电影里面什么人造子宫差不多,人都是体外培育的了,我不是很难接受这种方式生育。”他搓了搓不存在的鸡皮疙瘩,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冷静期这个法规对我和我老婆没用,我们不会离婚哒!”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口狗粮,姜芮书扶额:“那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明年,”吴佳声说得美滋滋,又道:“话说这很快就翻年了,姜法官你和你男朋友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短了,明年有没有什么打算?”

姜芮书笑着看他,“这么着急送我礼金?”

“你应该不是什么不婚族吧?”

“不是,他也不是。”姜芮书说着突然问道:“当初你和你老婆结婚,是谁先求的婚?”

“当然是我。”吴佳声挺起胸膛。

“你怎么求婚的?”

“就是我买了戒指,在我生日那天,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跟她求婚。”吴佳声现在还十分回味当时的情形,“她当时感动哭了,一下子就答应了我的求婚。”

姜芮书想象了下那个场景,好像很普通,“就这样?”

“不然呢?”吴佳声反问。

“感觉好像没什么惊喜。”

“我本人就是最大的惊喜,还要什么惊喜?”吴佳声鄙视她这个没经验的,“真心够了,仪式感有了,场面够不够大是其次的。”

姜芮书若有所思。

“恨嫁了?”吴佳声挤眉弄眼。

“这个词不可能出现在我身上。”

吴佳声见她似乎不想多说,便止住了话题,只道:“有好消息可要告诉大家。”

姜芮书笑,“一定的。”

今天仍是加夜班,不过没加多久便结束了工作,加完班她没有马上回家,关了灯站在办公室窗前望着外面已经黑透的夜色,时间悄然流逝。

“滴滴滴……”手机突然响了。

“还在忙?”电话里传来秦聿悦耳的声音。

她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说道:“忙完了。”

“我去接你。”他在电话里说。

姜芮书没有拒绝,这些天他几乎每天接送上下班,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身体不适得到的特殊待遇,不过男朋友如此费心,她当然是享受啦。

大约是受拉尼娜现象影响,S市这个冬季格外寒冷,到了晚上经常妖风不断,一走出法院大楼,她差点被风呛了嗓子,从法院大楼到出口这段距离就吹得她脸颊冰凉。

秦聿调高了车内温度,暖气吹了一会儿,她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今天工作顺不顺利?”他问。

“还好,就是手头的案子还有很多,想到就头疼。”

两人聊着今天发生的小事情,一起踏上回家的路。

回到家已经很晚,她突然夜猫子发作,自己不睡还闹得秦聿也不好睡,然后被秦聿翻来覆去压着烙煎饼。

这下终于睡意盎然了。

临睡前,秦聿忽然开口,“明天……”

“明天我得加班。”姜芮书马上道,随后又补了一句,“周六一天可能都没空,有事?”

秦聿抬手拂开她脸颊上的发丝,道:“这个周末我不在家,你先回家住。”

姜芮书一怔,“出差?”

秦聿嗯了声。

她心头一动,“去多久?”

“周一就回来。”

姜芮书点头,“你只管忙去,我在家等你。”

秦聿低头吻了吻她,“睡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