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三十四章 烟花

第八百三十四章 烟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44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三十四章 烟花

“你乐意自己带也行,你那个法院的工作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得牛多,不干更好。”

“放弃工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姜芮书义正言辞。

“不辞职你哪来的时间带孩子?”

“所以不生两个。”姜芮书绕出姜董的逻辑陷阱。

“生一个你也没时间带。”姜明德会心一击。

姜芮书:“……”

反正她不屈服,“总比两个有时间。”

姜明德嗤之以鼻,“你哪来的时间?早上冲个奶粉,晚上冲个奶粉,半夜不消停,白天硬熬?”

姜芮书语噎,但输人不输阵,“我会克服困难,反正我的孩子我一定要亲自带。”

既然孩子生下来就要负责到底,不仅仅是提供良好的物质条件,还有精神上的陪伴,满足孩子对父母的天然渴求,她要成为孩子最亲密的人之一。

姜明德又说道:“嘴上说得容易,以后你自己带过孩子就知道了。”

“我还没懂事的时候你也带过我?”姜芮书反将一军。

姜明德淡淡道:“怎么没带过?你小时候睡醒了就哭,嗓门特别大,打你出生我和你妈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那不是因为家里只有一个房间?我吵醒我妈也顺便吵醒了你呗,我妈早告诉我了。”她家的老房子是土房,就一个小厨房一个小客厅和一个房间,据说是爷爷盖的,后来她爸出去打工挣了钱才盖了新房子。

姜明德:“……”

难得见姜董吃瘪,范阿姨忍俊不禁,再次打圆场:“喝酒,喝酒。”

父女俩斗嘴,但气氛却很好,姜明德喝了不少酒,最后一大瓶酒基本上是他喝掉的,喝到后来都醉了,喋喋不休念叨孩子的事,一会儿说生两个更好,以后孩子相互有个伴,免得像你以后家里有什么事都要一个人扛,一会儿说国家鼓励二胎,生两个是为国家做贡献啊,你是法官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

“姓氏我也不在意,别人在意我不在意,姓什么都是我孩子的孩子……反正爸爸的东西以后都给你,只给你,给了你以后会怎么样就不关我的事了,我就管你,别的不管……”

姜芮书眼眶发热,她很清楚她爸因为只有她一个女儿受过多少议论,在外面喝酒吃宴席的时候都会被人当面嘲笑是绝户,因为这些议论,她爸才会出去打工,甚至知道她爸发迹之后,回老家的时候还有人跟他说,让他以后招个上门女婿,生了孩子跟自家姓,不然女儿嫁出去那么大的家产就全是给外人打拼的了,那些年劝他重新找一个老婆的人也不少,反正他有钱了,多生几个也养得起,总能生一个儿子出来……

因为这些议论,他很少再回老家。

那些议论她也没少听到,大人们总以为小孩没心思,当着小孩的面说话没顾忌,还喜欢拿绝户这些话来逗她,说她爸妈不回家是为了去外面生儿子,有了儿子以后就不会要她了,她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嚼舌根的三姑六婆,她小时候那么顽皮是故意的,她要做个不好惹的小孩不准别人乱说,更因为她知道爸妈从来没有嫌弃她,她跟村里的女孩子不一样,她是爸妈唯一的宝贝,虽然她是女孩子。

“你爸高兴呢。”范阿姨轻声道。她还没搬回来那些年,父女俩之间客客气气的,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放开脾气去拌嘴,这父女间,不客气才是好。

姜芮书撇开脸眨眨眼睛,将眼底的热意压下去,跟范阿姨说道:“醉成这样怕是守不了夜了,先扶他去楼上吧。”

两人把人扶上楼,范阿姨道:“我去拿醒酒药,芮书你给你爸擦擦脸。”

姜芮书嗯了声,弯腰把姜明德的鞋脱了,给他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随后去洗漱间拧了快湿毛巾把脸擦了,这时范阿姨拿了醒酒药上来,两人一起喂了药,范阿姨经验很丰富,观察了一会儿说:“你爸这样应该不会吐,晚点你再过来看看,不吐就让他睡吧。”

怕人踢被子着凉,姜芮书把屋里的温度调高了点,这才下楼去。

她回卧室洗了个澡,窗外突然炸开绚烂的烟花,彩色的光照亮夜空,落入屋里,地毯瞬间变得缤纷。

她拿手机将这场烟花拍下来,等到最后一抹火花落幕,她选了一张照片发过给秦聿。

【我这里有烟花,挺好看的。】

-

“叮咚。”

秦聿收到信息的时候,年夜饭刚结束,秦大伯三兄弟还围着桌子聊天,桌面还没收拾,见秦聿看手机,眉眼染上柔意,秦栩挤眉弄眼:“是我嫂子吧?”

他这一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他身上。

秦聿冷冷看了他一眼,多嘴。

秦栩一点也不怵,笑嘻嘻道:“哥,你什么时候带我二嫂回家过年?”

“就你急。”秦聿淡淡道,“有空不如操心操心自己。”

这时,秦润之笑着说了句:“我也挺急的。”

秋文静夫唱妇随,“我也有点。”

猝不及防被催婚的秦聿:“……”

好在不是所有人想看他笑话,秦舒笑着替他解围,“芮书来我们家玩吗?”

这事姜芮书事先说过,秋文静说道:“今年怕是来不了京城,她要回老家拜年。”

“看来要让芮书来我们家,小聿还是努力把人娶回家吧。”

秦聿:“……”

再待下去肯定所有人都会拿这事来说他,于是他起身道,“你们聊。”

他直接上了楼,在二楼的起居室给姜芮书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话还没说,一声轻笑传来,“没打扰你吧?”

一句很普通的话勾起了他的心绪,他看着窗外,树上挂着红灯笼,小区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他不由想她在那边怎么样。

“没有,刚吃完饭。”

“我也是,我爸喝醉了,今晚我得一个人守岁。”她靠着窗,看到外面范阿姨挂上的红灯笼,此刻听到他的声音,心里满足又不足。

秦聿知道她家就她爸和范阿姨一起过年,“跟你喝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