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四十章 习惯讲道理

第八百四十章 习惯讲道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86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四十章 习惯讲道理

“哎哟!芮芮真的回来了!”外面一个尖锐的女高音。

姜芮书眉心一跳,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瘦高的女人裹着深蓝的羽绒服,后面跟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和两对年轻夫妻,分别还带着一个孩子。

他们应该是开车来的,三个男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两个年轻女子抱孩子,动作慢一步,瘦高女人率先走进了大门。

姜芮书眉心一跳,旁边的姜如倩浑身紧绷,要不是她在旁边都想跑了。

她们这个二姑,小时候最喜欢问成绩,给姜如倩的心理阴影比教导主任还深,姜芮书悄悄拍了她的手,让她不要怕,主动打招呼:“二姑,过年好。”

二姑走到跟前,斜着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姜芮书,嘴角扯开一抹笑,“芮芮你这几年都没变样子。”

或许是不习惯笑,她这个笑看着像阴笑,让姜如倩更加紧张,“二姑,你回来了。”

“倩倩也回来了。”看到姜如倩,二姑的表情和语气明显冷淡许多,“你一个人回来的?”

“呃……”往年她回娘家是跟吕靖一起回的,这话让她想起了许多不愉快的回忆,神情一下子低落了些,“嗯。”

“大过年看到人也不会讲句好的。”二姑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嫌弃。

姜芮书就讨厌二姑这点,喜欢拿话伤人,淡淡道:“二姑,大姑小姑都来了,你们先进屋吧。”

后面二姑夫和表哥表姐夫妻俩也跟上来了,姜芮书跟他们打过招呼,让他们进屋叙旧去。

他们一家八口一进屋,屋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热闹,宽敞的客厅一下子都被填满了。

这儿孙满堂的景象,姜奶奶这回是真的高兴哭了。

旁边姜如倩见二姑他们聊得热烈,暗暗松了口气,小声跟姜芮书说:“姐,我出去一会会儿,吃饭回来。”

姜芮书知道她怕二姑,没勉强她留下来,“去吧,吃饭了我给你电话。”

“倩倩啊!”

就在她要起身的时候,二姑突然叫她的名字。

姜如倩浑身一僵,“二姑,你叫我?”

“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婚?”二姑一脸严肃道,“吕靖多好的人?大学生又是城市户口,家里有房有车,父母也体面,以前他年年陪你回娘家,给你和你妈挣了多少面子?你胆子也是大,不但离婚,还瞒着家里人离婚,你爸妈知道的时候婚都离了,你这是大逆不道知不知道?我们姜家没有离过婚的人,你是第一个,家风都给你败坏了,今天你给我好好讲讲,讲不清楚今天哪都不要去。”

姜如倩脑子一片空白,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下意识看向爸妈,却见她爸妈也一脸不赞同,坐在旁边一句话没说,显然要她给一个交代。

她只觉得浑身冰冷,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语言。

“不是啊,我爸才是我们家第一个离婚的人。”姜芮书突然出声。

所有人:“……”

姜明德脸色淡淡的,不见生气的样子。

二姑训道:“你这妹仔怎么什么话都讲?”

“事实还不让人说?”姜芮书继续说道,“二姑,这年头离婚很正常的,我在法院几乎天天都会遇到离婚纠纷,经手的离婚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照你这么说,这个社会的风气都败坏了,那你应该怪社会风气不好,不能怪倩倩。”

“她就是在外面学坏了!”姜小婶恨恨道,眼睛却是看着她,“早知道她会学坏,当初就不应该给她上大学!”

“不用你给啊,倩倩上大学是自己考的,学费是靠奖学金,生活费基本靠自己打工。”姜芮书眨眨眼,十分直爽地说道。

姜小婶噎得一口气吐不出来。

姜芮书还没完,“二姑,这个事我知道怎么回事,我来跟你说吧。”

二姑道:“你知道都不劝劝她,结婚容易吗?”

“我劝了,劝她离婚,甩掉渣男。”

所有人:“……”

姜小婶气道:“芮芮你这是当姐的样子?我不求你护着倩倩,但是你是倩倩的姐,不能害她吧?”

姜芮书笑了,“婶,如果有一天我叔觉得你才生一个儿子,还想要一个,但是你又生不出了,心里嫌弃你,想让你净身出户去找个能生的女人,但是他又不被人戳脊梁骨说他薄情,于是天天在家折腾你还一分钱不给你,又叫奶天天给你甩脸色,在外面说你的坏话,你觉得日子能过下去吗?”

“他敢!”

“芮芮你不要乱说!我不会这样子。”姜明超不高兴她这么比喻。

“我叔不会这么做,但是吕靖他这么做了。”

二姑皱着眉头,“但我怎么听说是倩倩不能生的缘故?这是倩倩的原因,怎么能咄咄逼人?”

姜芮书惊讶,“二姑你知道这么多?”

“我这不是关心倩倩吗?”

“那你有没有喊姑爷和表哥打吕靖一顿?最好打得他下辈子都不能自理。”

“我为什么要叫你姑爷和表哥打人?”

姜芮书更惊讶了,“那不是吕靖欺负倩倩吗?结婚的时候说好了一辈子不离不弃要对倩倩好,结果放纵他妈磋磨倩倩,还故意喝醉酒打倩倩,把倩倩打进医院都不来看一下,婚都还没离呢他妈就要给他找对象,也就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不然吕靖这么欺负我妹,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男人想要个孩子很正常,这也不能怪吕靖。”

“幸亏表姐能生……”她嘀咕了半句,但其他人都听懂了话外之音,二表姐脸色都变了。

这意思,要是她不能生,她在婆家被欺负死,她妈也不会护着她?

二姑瞧见女儿脸色不自在,对姜芮书更加不悦,“别扯上你表姐,你表姐和表姐夫好着呢,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我的意思是我们要讲道理,你是法官,更要讲道理。”

“哦~”姜芮书点头,“二姑你帮理不帮亲?”

“也不是这么说。”当着一大家子亲人的面,帮理不帮亲这话说出来寒心,“总之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打人。”

“这不是没打吗?我还以为你关心倩倩会给她出气,原来你就口头关心。”

二姑:“……”虾仁猪心啊!

“你是法官,我说不过你。”

姜芮书笑,“因为我习惯讲道理。”

所以她不讲道理无话可说?

二姑气得胸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