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四十七章 雀跃

第八百四十七章 雀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57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四十七章 雀跃

熟悉的宾利,熟悉的车牌。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熟悉的俊脸。

耳边的风声一下子安静了。

姜芮书目光落在他脸上,慢慢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他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家怎么走?”

“问范阿姨。”

“你就一个人开车来了?”

“嗯。”

姜芮书捧着他的脸,看着看着突然亲了一口,亲完觉得不够,又亲了一口,但还是觉得不够,再亲上去。

这次她没有离开,直到呼吸间都是他的气息,她才感觉到了真实。

很快她松开了他,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翻涌的情愫。

她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坐上去,眼睛再次凝视着他。

看了一会儿,仿佛有无声的信号,两人同时靠近,吻住对方。

明明才分开三天,她却感觉隔了很久,没见到他是只觉得想念,见到了他,那静静流淌的想念就像奔腾的河流暗潮涌动,从心底最深的地方翻腾起来,越来越汹涌。

她没有去控制,放任想念将自己淹没,只有他才能平复。

秦聿飞奔了千里,心情被想念浸泡了一天一夜,在这一刻终于见到她,有一种终于落地的感觉,她浓烈的想念叫他悸动,自愿被她拉入暗涌之中。

车内的气温急促上升,两人什么话都没说,只用热情回应对方。

“滴滴!”

似乎有声音传来。

“滴滴!”

“滴滴滴!”

不耐烦的鸣笛将两人拉回现实,两人轻喘着分开。

“滴滴滴滴!”鸣笛再次响起,后面有人大声喊道,“前面的怎么回事?走不了了?”

姜芮书目光落到秦聿的唇上,又红又润,估计她也差不多。

她平复了一下呼吸,降下车窗往后看了看,后面一辆比亚迪,秦聿的车停在路中央,把路给挡住了,其实要过也过得去,但估计是看到秦聿的车是宾利,怕蹭到不敢开上来。

“对不起啊!马上就走!”姜芮书喊了声。

听到是本地口音,对方没有不依不饶,“快点咯!”

姜芮书关上车窗,轻咳了声,扭头看着秦聿,“挡住别人了,我们先回家。”

秦聿轻轻嗯了声,握着方向盘,轻踩油门,让车靠路边开。

后面的比亚迪见了宾利,又滴滴两声,打了声招呼很快超车,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岔路上。

姜芮书有点尴尬,又觉得有点好笑,目光忍不住落到他身上,看着他近乎完美的侧颜,想到这男人连夜横跨千里来找她,心情就像一只小雀,快乐的又唱又跳。

秦聿被她看得感觉脸都有点痒了,很想捏她一把,好在乡道的岔路多,开到岔路的时候开口打破安静,“往哪儿走?”

姜芮书收回目光看着前方,“两条路都可以到我家,右边这条路窄一点,但是比较近。”

秦聿打方向盘往右,把车开进小路。

“我以前上学每天都走这条路,那时候还不是水泥路,是砂石路,不过也挺好走的,不像学校附近的黄泥路一下雨就特别泥泞。旁边这片草坪现在都长草了,以前这片草地可好了,我和同伴放学回来喜欢在这里玩,从最高的地方翻跟斗或者躺平了滚下来,那边是一块晒谷坪,有时候我们也会在上面玩跳房子,玩到快天黑吃饭才回家。”

秦聿顺着她的目光往外面看了眼,她说的草坪已经长了很高的杂草,还茁壮地长着几棵不知名的小树,冬季杂草干枯,隐约能看出这是一片草坪。

她说起儿时记忆,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想来那时是很开心的。

他能想象到小小的她放学后像只快乐的小动物,跟小伙伴在回家的路上尽情撒欢,无拘无束,无忧无虑。

他心头一片柔软。

“看到上面那户人家了没?他们家那棵桃树好多年了,以前没什么水果吃,我特别馋他们家的桃子,后来偷偷从他家篱笆外扒了两棵桃树苗,应该是桃子掉到地上发芽长出来的,种在了我家水田旁,我去城里上学的那一年已经挂果了,但是又涩又小很难吃,有人告诉我要过两年果树再长大一点就好吃了,但是再过两年回来的时候,桃树叫我小叔给砍了,气得我打了姜世林一顿。”

秦聿抬头便看到高高的地面上长着一棵粗壮的桃树,这个时节叶子已经落了,能清楚地看到盘虬卧龙般的枝干,的确是棵老树。

听她直呼人名,他想到稍后会见到她的家人,便问道:“你小叔叫姜世林?”

“不是,姜世林是他儿子。”

秦聿:“……”

姜芮书笑着告诉他,“我小叔叫姜明超,我小婶叫徐五芳。”

秦聿顿了顿,“你小婶家是不是有五个姐妹?”

“是有五个,但不是姐妹是兄弟,这在乡下看来就是基因好,不但能生,还能生男孩,所以当年我小叔为了娶我小婶可没少费工夫,聘礼比我妈多不少。”这些事姜芮书也是听妈妈说的,妈妈因为聘礼这事对奶奶颇有意见,后来爸爸能挣钱了,给妈妈买了红高跟红棉袄,把小婶酸成柠檬精,对她妈妈更加看不惯,两家嫌隙越来越大。

早年小叔对小婶是说东边绝不往西走,因为小婶家里四个大兄弟不是闹着玩的,一直到她爸在外面出人头地,小叔的地位也水涨船高,腰杆一下子硬了,也敢大声吆喝小婶了,真叫人不知道小叔沾光到底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这些她没跟秦聿说,不过也告诉他,“晚点应该会见到他们,不过就当做一般亲戚,面上能过去就行了,要是谁不给你面子你就怼回去,不然你告诉我也行,我帮你怼回去。”

她一副“我罩你”的语气叫秦聿有点好笑,真有点她说自己小时候是村里一霸的气派。

“前面就是我家了。”姜芮书指着前面说道。

只见路的尽头是一扇很高很大的铁门,铁门后是一栋被高高的围墙围着的三层别墅,此时铁门敞开着,里面隐约可见人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