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五十章 四千块的男朋友

第八百五十章 四千块的男朋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50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五十章 四千块的男朋友

秦聿看着那精巧的小鱼篓,问道:“能捉到鱼?”

姜芮书把小鱼篓放他手里,“当然能捉到鱼了~”

秦聿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她口音有点奇怪,难道是回来受方言影响?接着见她意味深长看着自己说道:“这叫守株待鱼,实在捉不到我还会钓鱼~”

鱼什么鱼?分明是在说他的聿。

秦聿飞快伸出一只手抓住她,她笑着问:“你抓我干什么?”

秦聿垂眸看着她,低声警告:“做人不要太嚣张,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为所yu为。”

姜芮书眨眨眼。

说实话有点期待。

秦聿看了看四周没人,狠狠亲了口她额头,“不准胡闹。”

这么用力,肯定把她额头都亲红了,也不知道谁胡闹。

姜芮书摸摸额头,唇边的弧度却抑制不住上扬。

秦聿瞥见她神采飞扬的模样,嘴角弯了弯,面上却没有变化,把手里小鱼篓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发现这小鱼篓编得整齐结实,姜法官的手艺还挺不错。

看来小时候没少干这事。

他已经能想到小小的她和小伙伴在周末撒欢似的奔跑在田间地头下鱼篓,一条小鱼或是泥鳅就能叫他们开心得大呼小叫,若是运气好,到了傍晚还能为家里添一道菜。

大概就是这些快乐的回忆让她从来不避讳自己的出身也不因此自卑。

很快,他们就进了村子。

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小洋房,大多是两层三层的,少见有两栋四层的洋房在村口就能看到,条件差的也有一层的平房和大院子,瞧着不大整齐,但错落有致倒也挺好看,能看出村里人有些过得富裕,有些一般,但大体不错。

硬化的道路已经有些年头,除了一些炮仗的红纸屑几乎没有垃圾,秦聿看到路边有几个巨大的垃圾桶,看来有人专门负责打扫,这比他预期的要整洁许多。

“嗞……”

一个炮仗突然扔到两人面前,姜芮书扭头一看,世昌哥家的那皮小子躲在路边偷笑,她抬脚就把炮仗踢到路边的小水洼里。

嘭!水花四溅,小孩被溅了一身泥水。

小孩显然没想到这炮仗还会飞回来,震惊得嘴里能塞鸭蛋,连跑都忘了。

姜芮书淡淡一笑,姐姐这么干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小孩看到她的笑浑身抖了抖,嗷一声叫着转身就跑,跟被鬼撵似的。

秦聿:“……”

早知道女朋友彪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姜芮书轻咳了声,“我们去找倩倩说两句话吧,顺便去小叔家转转。”

“就这么去?”

姜芮书知道他带了不少年礼,各家亲戚都有准备,“小叔小婶应该拜年去了,这个时间不一定在家,年礼明天再给他们。”

但没想到两人到姜如倩家的时候,堂屋里坐满了人,村里爱聊天的婶婶媳妇都在,姜奶奶坐在小太阳面前真高声聊着天。

姜芮书当即想走,但脚还没打转就被屋里的人看到了,准确说是秦聿被注意到了,他的身高实在太引人注目,“我滴天,这个后生仔好高!”

这一声喊,屋里的人同时看了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她。

“哦哟,芮书带来的后生仔!”

得了,走不了了。姜芮书看了看秦聿,让他跟自己进去打个招呼。

姜如倩家的门是两米高的,秦聿进门的时候快要顶到门框,其他人更加直观地感受到他到底有多高,他这一进来,感觉整个屋子都变小了。

“芮书,这是哪个呀?”秦聿这长相和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很多人已经猜到他的身份,明知故问道。

“这是我男朋友,叫秦聿。”姜芮书笑着说,简单给秦聿介绍了一下屋里的人。

秦聿听着一个个不是伯娘就是婶婶,分不清哪些是亲戚,只微笑着用普通话打招呼。

他礼貌又克制,瞧着跟电视剧里的人一样光鲜亮丽,搞得一群女人拘束又兴奋。

“我的老天,你男朋友好高哦!”

“高着呢!”姜奶奶突然插话,“芮芮男朋友是北方人,所以高!”

难怪这么高。

女人们再次惊叹,“芮书这个男朋友真是又高又帅,怪不得看不上她二姑介绍的人。”

“那肯定的,明芳介绍的那个一个月才四千块,人家芮书男朋友一个钟头就有四千块,这哪能比?”

“我的天,这么多啊?”

“芮书讲的,不信你问。”

“芮书,你男朋友真的一个钟头就赚四千块啊?”

姜芮书还没说话,姜奶奶就斩钉截铁道:“当然真的,芮芮男朋友是那什么律师工作的地方的那什么人……反正跟老板一样,能不赚钱吗?”

“也是老板啊?难怪了!我讲嘛,明德是大老板,芮书也应该找老板才般配。”

“明芳也是好心,但是她不懂,还是芮芮自己找的好。”

姜芮书:“……”就知道会这样,她奶奶刚才指不定就在拿秦聿吹牛。

秦聿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只觉得耳边一阵嗡嗡响,忽然想到一句话: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

他现在深有体会。

姜奶奶一副与有荣焉的语气,不过她什么脾气大家都知道,见她说得天花乱坠又说不准确,便不是很相信她,还是得问正主。

“先坐下来,坐下来聊。”

姜芮书和秦聿被大家热情地安排在了姜奶奶身边坐下。

秦聿一坐下就感觉这些大妈盯着自己,似乎想凑上来,下意识往姜芮书身边挤了挤,让姜芮书无奈又好笑。

“芮书你男朋友到底做什么的?”

姜芮书知道这些伯娘婶婶八卦,不过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与其让她们似是而非的猜测,不如说清楚来,“他是律师,帮人打官司的,是S市一家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也算是老板之一吧。”

“律师是不是按小时收费的?你男朋友真的一个小时四千块?”

姜芮书淡淡笑了笑,“律师有很多种收费方式,时薪是其中一种,不能单独算。”

大家听她这么说,还以为她说秦聿的收入不稳定,四千块是理想状态,实际没那么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