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五十一章 凡学大师

第八百五十一章 凡学大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24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五十一章 凡学大师

不过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难以企及,当着姜芮书的面也不会说什么,还特别会起哄,春婶掰着手指数,“一个钟头四千块,一天八小时就是三万二,一个月三十天就是九十六万,一年不是要上千万?我滴个乖乖!芮书你男朋友工作个十年就是亿万富翁了!”

大家都知道姜明德有钱,但多有钱没有概念,远不如这么计算清楚的数字直观,顿时发出一阵惊叹。

姜芮书:“……”十年不吃不喝吗?

秦聿见她们兴奋嘘声似乎又跟自己有关,低声问道:“她们说什么?”

“说我找了个金娃娃当男朋友。”姜芮书告诉他。

秦聿侧目。

他的确不差钱,但她才是真的有钱,陆斯安整天嫉妒他,说他找了个富婆当女朋友,以后不想努力了就能过上被女朋友包养的幸福生活。

姜奶奶原就很满意秦聿,听了春婶的计算发现这个后生仔比自己想的要出息,笑得满脸褶子,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哪能这么算?时薪不是月薪,不是天天能做满的。”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

屋里的起哄声戛然而止。

说话的是姜小婶,她仿佛没注意到气氛,继续说道:“以前我们打短工,也不是能天天做满,说不定一天就一个钟头,有时候一天都不开张也讲不定。”

“芮书不是讲时薪只是一种收入,还有别的方式,说不定更多呢。”春婶打圆场,“芮书是吧?”

姜芮书并不想说那么清楚,但没等她开口,姜小婶就不以为意地笑了声,“再有钱能有我大伯哥有钱?我大伯哥在省里都排得上号,一个亿也不算什么,跟我大伯哥差远了,芮书是吧?”

这话说得秦聿是个小白脸,高攀了姜芮书。

姜芮书就搞不明白了,她爸有没有钱跟小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起个什么劲儿?

真要论家世,她和秦聿也绝对是门当户对的,但抛开家世,她的收入远不如秦聿,以后也不会超过秦聿,但不能这么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压根没考虑过这些,不论有没有家世原因,他们都能与彼此比肩。

但她不想跟小婶这样一个关系不亲近的人掰扯秦聿的事,不想向外人透露太多秦聿的事,她和秦聿在一起登不登对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秦聿敏感地觉察到姜小婶说话后,屋里的气氛就变了,姜芮书的脸色也不如刚才放松,她和小婶关系不好,现在似乎是姜小婶利用他向姜芮书发难,便低声问道:“怎么了?”

姜芮书不想让人听到,便用英语告诉他姜小婶说了什么。

“Toy boy ?”

“Yeah。”

秦聿一时有些无语,没想到小白脸这个词会用在自己身上。

他看着姜小婶,淡淡笑了笑,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道:“芮书的身价确实比我高,当律师挣的都是辛苦钱,经常出差全国各地,可以的话我倒更喜欢挣时薪,虽然钱少,但不用东奔西跑,每天还能接芮书下班。”

所有人:“……”这、这还叫钱少?

姜芮书倒是相信他这话是真的,陆斯安就经常说他不务正业没上进心,时薪也确实不如委托钱多,但这凡尔赛的气息实在过于浓烈。

原来你是凡学大师!

姜芮书偷偷看他,男人坐小板凳上依旧正襟危坐,仿佛置身谈判现场,浑身的精英气质叫人不敢跟他大声说话,连呼吸都自觉放轻了,怕唐突了对方。

姜小婶就被这么个大实话给戳到了心窝子,但她觉得秦聿在吹牛,“那你一年能挣多少?”

秦聿露出倾听的神情,但听到她的话后眉心轻蹙,姜小婶见状还以为他被自己踩到了死穴,谁知接着就听到秦聿十分礼貌询问:“您可以说普通话吗?”

姜小婶哽了下,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又问了一遍。

秦聿顿了顿,没有马上回答,凑到姜芮书耳边低声问道:“你小婶说什么?”

他的声音很低,但旁边的人还是听到了,而且他的表现显然是听不懂姜小婶说什么,只是顾忌姜小婶的面子没有明说。

虽然大家都说方言,但普通话也是会说的,口音也都差不多,但这冷不丁地发现人家正经说普通话的听不懂你的普通话,那就有些丢面子了。

姜小婶当即感觉到了耻辱。

姜芮书瞅他,怀疑他装听不懂。

秦聿也看着她,“嗯?”

姜芮书小声给他翻译小声的话,他自然的哦了声,微笑道:“这是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姜小婶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

她觉得秦聿故意这么说的,收入怎么还是商业机密了?但是她对律师行业毫无了解,想反驳也无从下手。

春婶连忙打圆场,“那肯定只多不少,小秦你可真是年少有为,一等一的出息!”说罢见秦聿没反应,才想到他听不懂方言,便用普通话说了一遍,秦聿礼貌微笑,也不知听没听懂。

姜小婶一口气噎得实在难受,冷哼一声,道:“对了,我们家倩倩离婚就是你搞的?”

这话说得好像姜如倩离婚是他从中作梗,这盆脏水不管别人信不信,姜芮书头一个不答应,“婶,倩倩离婚是因为吕靖不做人,倩倩还想做个人所以把他甩了,吕靖自己垃圾,还想按着倩倩的头一起吃垃圾,我男朋友把倩倩救出了垃圾桶。”

“妈,你不要讲了,我离婚还得感谢姐和秦律师……”姜如倩连忙拉着她妈,让她不要说这些得罪人的话。

“你家庭都被搅和没了还谢人家!”见女儿还帮对方说话,姜小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律师就是认钱不认人的,只要有钱管你死活!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眼见气氛紧张起来,秦聿又感觉到这些争吵跟自己有关,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女朋友。

姜芮书看了看他,给他翻译。

“你堂妹的律师费不是你给的吗?”他说道。

姜小婶骂骂咧咧的话戛然而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