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五十五章 老实人

第八百五十五章 老实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49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五十五章 老实人

秦聿坐在黄老师对面,将两人的异样收入眼底。

黄老师?

老师?

他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

黄老师一抬头就对上他的视线,本想打量对方,谁知一个照面他就扛不住,那暗藏锋芒的目光仿佛能洞察他心底所有的想法,只一眼就让他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连忙低头,却仍然能感觉一道存在感极强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一点点地将他剖开,连毛孔里的秘密都无所遁形。

他如坐针毡。

这时,二姑端着两杯茶回到堂屋,撂姜芮书和秦聿面前,冷冷淡淡道:“喝茶。”

“谢谢二姑。”姜芮书端起茶杯意思意思喝了一口。

见秦聿看着黄老师,二姑轻飘飘问道:“小秦,你一直看黄老师做什么?”

姜芮书的手一顿,这语气古里古怪的……

“感觉黄老师有些面善。”秦聿平淡道。

“啊?是吗?”黄老师摸摸自己的脸,“可能我大众脸吧。”

说着他忍不住瞄了眼秦聿,饶是以男人的目光,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矜贵的男人长得特别好,他自觉男人长相不重要,但这一比,他就是个灰扑扑的凡人,人家是云端上的人物。

二姑却不赞同,“你还叫大众脸?你这长相端正又大方,一看就是正派人,找男朋友就要找你这长相的。那些什么小鲜肉,一个大男人细皮嫩/肉妖里妖气的有什么好喜欢的?用一个词形容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娘炮!长得比女孩子还要好看,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姜芮书往身边瞥了眼,身边的男人静若处子,毫无反应。

“哦,想起了。”他说道,“黄老师像我见过的一个当事人。”

黄老师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人?”

“那是一个老实人……”

姜芮书嘴里的茶差点喷出去,老实人?他确定不是在含沙射影?

秦聿慢条斯理说下去:“那个当事人因为工作忙碌长期忽略个人问题,有一天有人说要给他介绍对象,对方是城市户口,名校毕业,工作稳定,没有经济压力,他一听条件这么好欣然答应。很快介绍人安排他和女方见面,他大清早带上礼物到介绍人家等候,没想到女方来的时候带了男朋友。原来介绍人根本没同女方说这件事,单方面觉得女方应该找个老实人托付终生,仗着自己是长辈想包办婚姻。”

屋里安静如鸡。

包、包办婚姻?!姜芮书倒吸冷气,秦律师你可真会说话!

二姑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黑,跟调色盘似的,眼珠子快瞪出来。二姑父目瞪口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张着嘴想说话,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黄老师的脸涨得发紫,像被人打了几巴掌,倍感羞辱却又无从反驳。虽然秦聿没有明说,但谁都知道是在说谁,越想越耻辱,他恨不得找个洞当场钻进去,哐一声霍然站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落荒而逃。

二姑夫伸手,但挽留的话卡在喉咙里一个字说不出,眼睁睁看着黄老师狼狈离开。

二姑回过神来,看向秦聿的目光骤然冷厉,厉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秦聿淡然道:“讲个故事而已。”

“你当我听不懂?!”她从来没丢过这么大的脸,也从来没有人当着她的面敢这么不给她脸,一时气到失去理智,“还没结婚就这么不敬长辈,结了婚还得了?!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你现在只是芮芮的男朋友,随时都能分手——”

“二姑!”姜芮书打断她的话:“秦聿这个男朋友好不好由我说了算,便是有不妥当的地方,还有我爸在,我的婚姻大事不劳你操心。”

“你——”

二姑父反应过来,连忙劝道:“一家人好好说话。”

二姑大怒:“在我家当着我的面就敢含沙射影羞辱人!简直目中无人!我不管你们认不认,反正芮芮这个男朋友我不认!”

姜芮书淡淡笑了笑,起身看着她:“因为我和秦聿的原因让二姑这么生气,实在是我们的过错,但是这个男朋友不管你认不认,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劝二姑还是不要让自己不痛快。”

说完这话,二姑气得胸脯急剧起伏,“你这样,不怕以后结婚没有亲人到场?!”

“我的婚礼不会缺人。”说着姜芮书牵住秦聿的手,“既然二姑这么排斥我和秦聿在一起,为了二姑安好,以后我就不来戳二姑的眼了。”

“芮芮——”见他们要走,二姑父连忙挽留,“这么快就走?你姑脾气不好,你别跟她计较……”

姜芮书回眸一笑,“姑爷,我没所谓的,你好好劝劝二姑别跟自己过不去,还有少管闲事活得久。”

“哎?”二姑父一时不知怎么接话,看着两人携手离去的背影,心知以姜芮书的脾气以后恐怕真的不会再来,这好端端的闹成这样,忍不住长叹一声,“哎……”

从离开到回车上,秦聿都在观察姜芮书的神情,发现她轻松自然的什么事都没有,好似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嗯?”注意到他的目光,姜芮书扭头看他。

“闹成这样不要紧?”她刚才离开时说的话,是要跟二姑这个亲戚断了来往,。

姜芮书闻言忍不住笑了,“我要说不能坏亲戚关系,你能忍?”

秦聿握着方向盘,当然不能,当着他的面给他女朋友介绍别的男人,当他死的吗?不过他有别的办法就是了。

“其实我今天本来是想给二姑看看我男朋友多好,叫她死了心别再烦我,谁知道她操作这么骚,居然把人家老师给叫来了,可怜人家一个老实人平白被卷进来,以后怕是有心理阴影了。”那位黄老师来得这么巧,以二姑的尿性,姜芮书觉得肯定是二姑瞒着人家把人叫来的。

“你倒是挺理解老实人。”

姜芮书忍不住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但是你刚才说故事的时候好帅。”

秦聿转脸看着她,对上她含笑的眼睛,突然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凑上来亲了一口。

这个吻甜得她心花怒放,嘿嘿笑了声,像只偷了油的老鼠傻乐。

秦聿唇边扯开一丝笑,“你舅舅家怎么走?”

姜芮书系好安全带,给他指路:“往前,先开到大路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