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五十七章 想情景再现?

第八百五十七章 想情景再现?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52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五十七章 想情景再现?

电梯里面没有别人,姜芮书按了楼层,看着电梯缓缓合上,不动声色勾住他的手,在电梯数字开始变化的时候,小指不经意勾了勾他手心。

下一刻她的手就被秦聿反握住,扭头垂眸看着她。

姜芮书一本正经看着电梯门,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叮。”电梯打开,秦聿没松手,握着她的手朝房间走去。

他们的房间不是很远,来到门前,姜芮书顺手拿房卡刷了下,推门而入。

秦聿还是没松手,一只手拖着行李箱进了房间,将行李箱放在墙边,转身看着姜芮书,忽然靠过来,把她一步步逼到墙角,垂眸盯着她,“故地重游,是不是也想情形再现?”

姜芮书眼神漂移,“白天不大好吧。”

知道不好还撩拨他。秦聿惩罚性地捏了捏她鼻子,站直身体,把行李箱拖到里面。

小心思被戳穿,姜芮书不敢再招惹他,走到窗前看风景。

延绵的海岸线,葱郁的椰林,蔚蓝的海水,明媚的阳光,游人惬意行走在干净的沙滩上,这座海滨城市不曾因为冬季和春节而冷清。

她推开小窗,清爽湿润的海风迎面扑来,吹得人身心舒爽。

秦聿走到她身侧,看着外面的艳阳天,道:“天气不错。”

“傍晚我们可以去散散步,不过这边温度比较高穿不了冬装,我们晚点要先去买两套衣服。”

秦聿嗯了声。

两人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儿,一起去商场买换洗的衣物,买了衣服顺便在外面吃了晚餐,随后携手去沙滩散步。

这个季节海水还比较冷,游泳的人很少,尤其到了傍晚气温下降,风吹得海浪汹涌,连沙滩上的游人都少了很多。

两人在沙滩上看了日落,姜芮书拍了不少照片发了一波朋友圈,炸出一群柠檬精,天黑了才回酒店。

浴室的水声响起,姜芮书往浴室看了看,从化妆包里翻出一个小小的黑色戒指盒,她轻轻打开戒指盒,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枚低调的玫瑰金钻戒。

浴室水声停了停,姜芮书把戒指放回化妆包里,随即又有些不放心,化妆包太显眼了,很容易被发现。不过……秦聿不会翻她的东西,他的东西也不跟她的混在一起,正所谓灯下黑,便再次放回去,躺到床上。

望了一会儿天花板,浴室水声再次响起,她瞄了一眼,突然一个翻身,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讯录,发了条信息戳张雅婷。

张雅婷回得很快,【哟,这个点还没过夜生活呢?】

姜芮书:“……”这女人满脑子十八禁。

姜芮书回她:【你干嘛呢?没出门相亲?】

【姜小书你做个人叭,有男朋友了不起?】去年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今年她背叛了组织还反过来嘲笑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男朋友挺好的,今年我终于没被催了,别提多扬眉吐气。】

【呵呵,没催你结婚生孩子?】张雅婷身经百战,才不会轻易动摇,有男朋友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没男朋友催找对象,有男朋友催结婚,结婚了催生孩子,生孩了催二胎,二胎生了开始问成绩,从幼儿园到大学,小孩毕业后开始问工作,接着就是恋爱结婚生孩子,循环往复,这辈子都没有头。

【咱们换个愉快的话题。】这话题没法聊下去。

张雅婷问:【你大晚上找我干啥?你家秦律师不是跟你在一起?话说他不是回京城过年了,我前两天还看到陆斯安晒他们几个朋友一起喝酒的照片。】

显然她看到了朋友圈。

说起这个姜芮书心里甜得冒泡,【他前天开车去的我老家,今天我和他一起来Y市玩。】

张雅婷酸得不行,【才分开几天呢就忍不住去找你,秦师兄的高冷人设完全崩了。】

姜芮书好笑,秦聿才没崩人设,他一直都对人不假辞色,只是对她不同而已。

【跟你说个事。】

【秀恩爱就免了。】张律师表示不想吃狗粮。

姜芮书翻身下床,拍了张戒指的照片发给她。

张雅婷点开照片发现是戒指,想着这是秦师兄送的首饰吧,又跟她秀,都说了秀恩爱免谈。她正准备痛斥虐狗行为,一个念头突然划过脑海,整个人都愣住了。

“卧槽!”她手一抖,手机砸在脸上,疼得龇牙咧嘴。

但她压根顾不上这些,连忙抓起手机,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飞快打字:【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嘘,我还没跟他说。】

还没说是几个意思?张雅婷愕然:【你求婚啊?】

【我年前就订了这边的酒店,如果他没来找我,我也会叫他来这边玩。】找季先生定制戒指后,她就订了这个酒店,原本打算叫他提前回来,没想到他会亲自赶到老家找她,来这儿倒也更顺理成章了。

姜小书来真的啊?

张雅婷感觉有点不真实,这种不真实感比姜芮书说她跟秦聿在一起了更强烈,在学校的时候她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工作后便一心投入工作,单身这么多年不乏追求者,但从来不跟任何异性走近,她要求太高,一辈子都不恋爱也极有可能,可是现在,她要走向婚姻了?

【你怎么突然想结婚?干嘛不等你男人跟你求婚?】

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算长,算起来就大半年,她原来总觉得他们大概要谈一两年恋爱,各方面都明确且安排好才会想结婚的事,但是上次闹乌龙让她感觉他们可以有更亲密的关系,她有了这个念头,想走下一步了。

姜芮书抱着手机回想了一下,淡淡笑了笑,回道:【就是想让国家给他盖上我的戳,让他成为我的合法男人。】

【你打算怎么说?】

【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

姜芮书想到自己的安排,感觉有点点羞耻,不过生活要有仪式感是吧?

这时,浴室水声停歇,秦聿裹着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

【明天成了再给你说。】她瞄了眼,飞快打字,【回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