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五十九章 他的幸运

第八百五十九章 他的幸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23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五十九章 他的幸运

餐厅里一曲未终,玫瑰依旧鲜艳而热烈,偌大的餐厅安静如初,但少了一个人后却陡然变得空荡,凭空生出了有几分寂寥。

姜芮书很快回过神来,连忙划开手机给秦聿打过去。

陆斯安在律政界好歹是个人物,寻常事情根本难不倒,需要秦聿这么远赶回京城,肯定是发生了紧急的大事。

但秦聿的电话一直到挂断都没有接通,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车不方便,她又打了一次还是没接通,连忙拨给陆斯安,但陆斯安的电话也没接通。

是没看到还是不能通讯?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再次翻开通讯簿,这次打了秦舒的号码。

“芮书?”这次终于接通了,秦舒那边很安静,似乎对她打电话过来有些惊讶。

“姐,是我。”她快速而平稳道:“刚才秦聿接了个电话说陆斯安出事了,他没来得及跟我说清楚就赶去机场了,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斯安出事了?小聿还为此赶回京城来了?”秦舒十分惊讶。

“对,他走得特别急,我有点担心。”她应该开车送他去机场,可是他走得太快,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走了,现在电话又打不通,她却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很糟糕。

秦舒听出她语气中的焦急,连忙道:“你先别急,我现在就去问问,有消息马上打给你。”

“好的,我会一直守着电话,你有消息就打给我。”

“你别太担心,他们律师经常会遇到紧急情况,但小聿和老陆身经百战,不会有事的。”秦舒劝慰了两句。

“嗯。”姜芮书应了声,很快挂断电话。

这时,侍应生举着餐盘过来,“女士,这是你们点的餐。”

姜芮书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她勉强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侍应生将餐盘放在她面前,微微一笑悄声退走。

“等等……”姜芮书突然出声。

侍应生驻足回头,“您有什么吩咐?”

“剩下的菜做了吗?如果还没做不用做了,餐费我会照付。”

“我需要去厨房问问才能给您答复。”

“好的,有劳。”

过了一会儿,一个戴着高高的白色厨师帽,领口打着白色角巾,头发花白的大叔走到她面前,礼貌又严肃问道:“女士,您要取消今晚的宴席?”

“是的。”

“我能请问原因吗?”大厨板着脸,语气严肃,让姜芮书想起了中学时的教导主任。

姜芮书垂眸看着餐盘中煎得微焦的鹅肝,低声道:“这顿本来要跟我男朋友一起吃的,他刚才有事先走了,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大厨神情稍稍松动了些,“也就是说您为此精心打扮,期待与男友共进烛光晚餐,但您的男友因为别的事放了您的鸽子?”

姜芮书有点诧异这位大厨的话多,不过没有感到被冒犯,因为他询问时神情格外认真,似乎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她不由失笑:“是的,不过我能理解他,他工作性质就是这样。”

“恕我直言这种行为有点欺负人,不过有您这样的女朋友是他的幸运。”大厨一本正经道。

姜芮书又笑了,“我也这么认为。”她又摸到了口袋里的戒指,情绪有些低落,忍不住跟面前的陌生人多说了两句,“其实我今天准备给他一个惊喜,不过也用不上了……”

“这顿烛光晚餐是为了那个惊喜?”

“嗯。”她手指在口袋里转着戒指,戒指在口袋里已经变得温热,可是她的胸口却热不起来,从做好决定她就在心里演练过很多遍,忍着分离和想念悄悄计划了半个月,想给他一段难忘的记忆,可是现在全都落空了。

不过她很快就整理好情绪,跟大厨说道:“麻烦您取消宴席,希望没有给你们添太多麻烦。”

“为您提供服务是我们的荣幸,不过您是否需要一份甜点?”大厨诚挚建议:“甜食会使人快乐。”

“谢谢。”姜芮书淡淡笑了笑,“不需要。”她没什么胃口。

“那么……”大厨略作沉吟,突然两手一翻,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希望这个能让您的心情变好一些。”

姜芮书惊诧不已,她确定刚才对方手上没有玫瑰,而桌上的玫瑰也没少,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变出来的。

“谢谢您的馈赠。”感觉到对方的好意,姜芮书接下了这支玫瑰。

“但是您看起来还是不开心。”大厨一脸严肃看着她,“我给您唱首歌吧。”

“唱、唱歌?”姜芮书感觉这画风怎么越来越奇怪,“不,不用了,您……”

“您喜欢流行还是摇滚?或者您喜欢这样的吗?”大厨清了清嗓子,没等姜芮书把拒绝的话说完就大声唱起来,“Do you hear me~I"m talking to you~”

音调高,却是破锣嗓。

姜芮书按住额头猛跳的青筋,这位大厨是喝醉了吗?

好在他有自知之明,唱了两句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看来我不擅长唱歌,不如换个人吧。”

“不……”姜芮书脱口而出,手还没伸出去,就见大厨非常帅气地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一瞬间,餐厅里的灯仿佛收到命令同时亮起来。

姜芮书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道干净流畅的吉他声在不知名的角落响起,姜芮书寻声看去,餐厅里演奏的地方不知何时站了两个人,一人抱着吉他,一人站在立麦前,在她看过去的一瞬,熟悉的曲调从吉他手指尖弹奏出来——

“Do you hear me,I"m talking to you,Across the water across the deep blue ocean,Under the open sky oh my baby I"m trying……”

姜芮书震惊得合不拢嘴,这不是上次和秦聿来Y市的时候,他们在街上碰到的那两个卖唱的小哥哥吗?

“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还唱着《Lucky》。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