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六十章 这是给你的庆典

第八百六十章 这是给你的庆典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26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六十章 这是给你的庆典

姜芮书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大厨,“这到底……”

“今天我们有一个庆典。”大厨扶着她,“来吧,我们去看庆典。”

姜芮书不明所以被他带进电梯,她觉得自己需要理一理思路,但是没等想明白,电梯门“叮”一声打开了。

大堂一侧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经理模样的男人,旁边围着几个酒店服务人员和身着保安服装的人在听他交代工作,靠窗的卡座上坐着几个人正在低声交谈,前台还有一些在排队办入住手续的旅客,一切都正常又安静,而外面也风平浪静,连乐声都没有,那么……庆典呢?

“哐当——”

一声突兀的巨响刺破安静,交谈声戛然而止,大堂里仿佛瞬间静止了。

姜芮书抬头看去,原来是一个服务员走得太急撞到了另一个手举托盘的服务员,好在托盘上没有东西,不然要洒一地。

拿托盘的服务员瞪了眼撞自己的同事,弯腰捡起托盘,把托盘翻来覆去检查了两边,然后不放心地曲指敲了敲。

“叮~”声音出乎意料的清脆悦耳,他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又敲了一下,这一敲好像解开了封印,引来一道轻快的钢琴声。

姜芮书抬头,发现是二楼餐厅的钢琴,不知何时有人坐在了钢琴前。

服务员试探地又敲了下托盘,又不知从来响起一道鼓声。

他又敲了一声,钢琴和鼓声接着应声,三道乐声形成轻快而有节奏感的曲调,他跟着调子扭动起来,一边敲着托盘一边走,而他走过的地方,人们受到感染跟着舞动双臂,扭动腰肢。

跟着欢快的音乐,所有人舞动起来,整个大堂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姜芮书诧异地看着四周,就在这时,三个年轻人翻着跟斗从旁边跳出来,头转、Poppin、风车、托马斯连番上演,引得人群不停欢呼尖叫。

姜芮书看得眼花缭乱,三名舞者跟着节奏转到她面前,其中一人向她伸出手。

“这是……”

“这是给你的庆典。”

给她的庆典?姜芮书睁着眼,很快被人群簇拥着走到酒店外面,外面不知何时站着坐着到处都是人,在她走出去的一刻,一阵玫瑰花瓣雨飘然落下。

她刚抬头,一阵五彩缤纷的彩带亮片从另一侧撒落下来,却原来是两个穿着燕尾服戴着假胡子的男子在两旁,他们一左一右,一人撒花瓣,一人撒彩带,但是他们手中都没有道具,花瓣和彩带都是挥手而出。

这边刚撒了彩带,另一人马上撒花瓣,两人越撒越快,一边撒一边冲对方冲对方吹胡子瞪眼,还不忘冲姜芮书笑,仿佛在说自己的东西更浪漫,可谓戏精十足。

姜芮书忍俊不禁,就在这时,撒彩带的魔术师再次挥手,但这次却没有漂亮的彩带撒出来。他脸色一变,换了只手挥舞,还是没撒出东西来。而另一位魔术师仿佛为了嘲笑他,双手一挥,洋洋洒洒的花瓣随风散落,说不出的唯美。

卡壳的魔术师焦急不已,再挥手,还是没又,换个手势,还是什么都没有,当即顾不上被人发现自己的秘诀,抬起袖子看了看。这一看还真看出了问题,他连忙把手伸进衣袖,似乎扯住了什么东西,但是这一下并没有把东西出来,再扯,还是没出来,里面的东西似乎卡得很紧。

他气急败坏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咬着牙深吸一口气,使出吃奶的力把袖子的东西往外扯,直到五官渐渐扭曲,憋红了脸,嗖一下,一道黄色的影子从他袖子里飞出来。

一只尖叫鸡。

他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自己袖子里居然扯出这么个玩意儿,捏了捏。

“嘎——”尖叫鸡愤怒大叫。

人群哄然大笑。

姜芮书也忍不住笑出声。

而另一位魔术师笑得直不起腰,把他赶到一边,殷勤地在前面撒花,示意姜芮书走花路,姜芮书顺着他撒的花路往前走了几步,一群舞者从打着转出现在她面前。

欢快的音乐声中,他们翩翩起舞,旁边遮阳伞下坐着的客人纷纷看过来,很快受到感染挥舞起手臂,欢呼的欢呼,吹口哨的吹口哨,还有那兴致盎然的跟着扭起来,整个酒店外一片欢快。

坐在遮阳伞的小姐妹跟着鼓点甩头,路边英伦风打扮的老爷子跟着舞者跳起踢踏舞,对面的胖小哥扭着屁股吹口哨,站在台阶上的大妈挥舞着双臂……

姜芮书已经分不清哪些人是游客,哪些人是舞者,每个人都沉浸在快乐的音乐中尽情扭动身体,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享受这个美好的夜晚。

她忍不住笑起来。

这时,几个孩子蹦蹦跳跳跑过来,仿佛小精灵从花间飞过,围着她转了一圈,将她往前引。

两旁无数人快乐的扭着身体,让她也忍不住跟着音乐想动起来。

很快,她就看到了前面整整齐齐站着一排戴帽子的小哥哥,在她出现的一刻,小哥哥们整齐地踢着腿飞快换帽子,先是换自己的帽子,然后相互换帽子,再把帽子扔到天上交换队形接住帽子,组队站在彼此肩上换帽子,叫人看得眼花缭乱。

最后他们一个跟斗从伙伴肩头跳下来,同时呼喝一声,簇拥到姜芮书面前,以一个帅气的动作定型,引起一阵尖叫欢呼。

姜芮书会心一笑,这是个很棒的表演。

这时,音乐随着表演结束停了下来。

姜芮书若有所觉,抬起头。

只见前方的人群缓缓分开,让出一条道,而这条道的尽头站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挺括的黑色礼服,隔着人群,跨过时光,如彗星般撞进她的心里。

姜芮书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只有眼睛里映出那个人的影子,她忍不住捂住了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怕这是个幻影,自己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他隔空凝视着她,慢慢走了过来。

这一路走得很久,每一步都是仿佛慢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才来到她面前。

“芮书。”他叫出了她的名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