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六十一章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第八百六十一章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23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六十一章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姜芮书慢慢抬起手,指尖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轻抚上他的脸。

秦聿握住她抬起的手,裹在掌心,凝望着她:“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知道彼此存在已经16年,但真正认识只有两年,在一起八个月,是我生命的五十分之一,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未来百分之百都有你。从第一次见面到在一起,每一次都是你主动,但是这一次,我希望由我来说——”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美的戒指盒,后退一步,单膝跪下,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她:“芮书,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所有人都凝望着他们,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女主角的回答。

姜芮书被巨大的惊喜击中,看到这一幕幕其实心里已经有所预期,可是当他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说要跟她共度余生的时候,眼睛止不住泛起水雾,情绪濒临失控。她索性低头捧住他的脸,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秦聿将她拥入怀中,给予她同样的回应。

“我愿意。”她声音有些颤抖,却异常坚定:“我已经在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噢噢噢噢!!!!!”

欢呼声和口哨声同时响起。

秦聿唇角上扬,将戒指戴在她左手无名指上,这是距离心脏最近的一根手指。

戴上这枚戒指,他们之间的牵绊更深了,以后他们不只是热恋的爱人,他们向彼此做出了承诺,要结伴步入人生的下个阶段。

欢呼声如浪潮越来越高。

秦聿低下头来,要吻自己的未婚妻。

“等等。”姜芮书突然说道。

欢呼声戛然而止。

秦聿也愣了愣,不明所以看着她。

姜芮书低头笑了声,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眼眶微红,唇边却是明媚的笑意,“亲爱的秦聿先生,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玫瑰金戒指的钻石上闪烁着动人的光,一如此刻的她。

“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几乎要掀翻穹顶,所有人都激动地注视着这对情人,疯狂呐喊:“答应她!答应她!答应她!”

秦聿眼中仿佛有万千星辰,在这一刻都被点亮了。

“不能更愿意。”他给出回答。

姜芮书唇边的笑意如四月春阳,刹那灿烂,给他在同样的位置戴上戒指。

“未婚夫先生。”

“未婚妻女士。”

两人深情凝望,同时深深吻住彼此。

五光十色的烟花冲上云霄,在夜空中绽放出绚烂的花火。

“噢噢噢噢!!!!!”欢快的音乐伴随着人们的欢呼声将气氛推向高潮,在场的每个人都将铭记这个春夜的浪漫,或许他们会忘记这场求婚的主角是谁,但永远不会忘记在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有一对深爱彼此的情人当着大海和星空互许终生。

这场狂欢直到夜深才结束。

姜芮书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夜晚,第二天睁开眼时,看到自己无名指上,她眼里的笑意便轻轻荡出来。

这是一枚白金钻戒,交错缠绕的双戒圈设计,顶端镶嵌着一颗漂亮的钻石,每个角度都折射着璀璨的光,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惊艳,再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好贵!

她给秦聿的那枚戒指上刻了两人的名字缩写,不知道这个戒指有没有……

这么念头冒出来,她就想把戒指脱下来看看,这时,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把她按回被子里。

姜芮书翻过身来,看着还闭着眼的男人,点了点他鼻尖,“你醒了?”

秦聿搭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些,发出一声鼻音,“嗯?”

姜芮书抓住他左手,掏出来跟自己的手放在一起,比着两枚戒指看了不停。

“喜欢吗?”秦聿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垂眸看着她。

姜芮书没说话,两人看着彼此,看着看着不约而同轻声笑了。

“你有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她突然问。

秦聿缓缓睁开眼,垂眸看着怀里的她,疑惑道:“什么不一样?”

“你已经不是昨天的秦聿,你现在是姜芮书的未婚夫。”

秦聿看她一本正经,还以为真有什么不同,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笑了,突然翻过身来,把她压在身下一顿猛亲。

姜芮书被他亲得差点无法呼吸,推了推他,他这才松开她,“有点不一样,未婚妻更可口。”

姜芮书:“……”

姜芮书双手按在他胸口,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又想把戒指摘下来看看,但她刚动手就被秦聿逮住,“不准摘。”

“我就想仔细看看,又不是说摘下来就说话不算话了,再说我又不是整天不干事的人,这戒指我总有要摘下来的时候,法庭上人家见我戴这么闪的钻戒,不得举报我干了违法的事?”

“这是求婚戒指,不是首饰。”意思是未婚夫送的,贵不贵跟她没关系。

“可是戒指一直戴着弄花弄脏了怎么办?”

“戒指就是拿来戴的。”

“我心疼。”

“结婚会有结婚戒指。”

姜芮书又懂他的意思了,等结婚的时候会有新戒指代替,这枚戒指很快就会退休。

这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这么固执。姜芮书不想跟他争辩,戴着就戴着吧,就像他说的是求婚戒指,价值在于求婚,而不是炫耀。

也不知是不是爱屋及乌,她觉得这戒指特别符合自己审美,“这枚戒指你找谁做的?”

“秦舒。”

难怪她觉得风格有点眼熟,说到戒指她想起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安排昨晚的?”昨晚那么大的场面绝对不是一两天能安排好的,所以他应该早就有计划,她原本还想要用什么理由把他从京城叫到Y市,结果他不请自来,还暗示她订这个酒店,她以为的诸事顺利,原来是他顺水推舟。

“年前。”

姜芮书想起他年前一周开始休息,陆斯安为此跟她吐槽过,说她男人不求上进,别人忙得脚打后脑勺,他却给自己放假了。

想来就是那时候开始安排的吧?

她也是那时候开始计划求婚,没想到他跟自己想到了一处,真是心有灵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