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六十六章 彩衣娱亲

第八百六十六章 彩衣娱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87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六十六章 彩衣娱亲

陆斯安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感觉张雅婷要不干人事。

很快他的预感就应验了,作为一个律师,她想拉近跟谁的距离很容易,没一会儿就哄得张芳霎眉开眼笑,一向冷脸的陆正辉也态度软和,看着一老一少聊得开心,绷直的嘴角也有了上扬的趋势。

光若只是哄老两口开心,陆斯安还挺感激张雅婷的,但是两老一少能聊什么?当然是聊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男人——陆斯安!

聊着聊着,黑历史就聊出来了。

比如上幼儿园时为了一口吃的要给人家当上门女婿,又为了一口吃的要把老师娶回家,比如小学时突然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他爸随口说了句他是垃圾桶捡的,吓得他偷偷哭了好几场,那段时间又勤快又努力,活似地主家怕被卖掉的小男仆,后来跟同学交流才发现大家都是垃圾桶里捡的,还有十一二岁的时候个子长得慢,为了长高天天蹦着回家,有一天蹦到了坑里……

三人欢声笑语,别提多开心了。

唯一不开心的就是陆斯安,他打断了好几次没成功,急赤白脸道:“妈!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就不能说点好的?我小时候长得好看成绩优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你怎么不说?”

“你再好看也没隔壁小聿好看,学习再好也没有小聿好,人家还跳级,你虚长人家几岁还没人家成绩好还好意思说?”张芳霎嫌弃道。

陆斯安:“……”秦聿这厮害人不浅!

接着张芳霎兴致勃勃还给张雅婷看相册,让张雅婷看到了他又黑又胖的照片。

张雅婷看看照片又看看他,似笑非笑,“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有人叫你陆大黑了。”

陆斯安恼羞成怒,“谁告诉你的?”

“还有个大黑的绰号?挺贴切的。”张芳霎哈哈一笑,把儿子的脸皮揭了,“这是他暗恋失败了呢,他以前可不像现在爱打扮,糙得小姑娘都拿他当哥们,他不思进取算了,胡吃海塞把自己喂成胖子,上大学的时候快两百斤了,后来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才讲究起来。”

陆斯安:“……”亲妈哎,您可是我亲妈!我不要面子的吗?

阻止不了父母,他连忙给张雅婷使眼色,别那么不懂事!

张雅婷盈盈一笑,继续看相册。

陆斯安暗暗磨牙,找了个借口把她拽到楼上,小心翼翼关上门,转身把她逼到墙角:“你看不懂我眼色还是不懂装懂?我暗示你那么多次你就不能换个话题?”

张雅婷推了推他胸口,让他离自己远点,“你叫我来是为什么?”

来灭火的。

陆斯安哽了下,“所以?”

张雅婷悠悠闲闲转身看窗外的景色,“你爸妈不是聊得挺开心的?你就当彩衣娱亲。”

“娱乐你吧?”陆斯安看透了她。

“效果一样。”

“对我可不一样!”

张雅婷转身看他,“你这么在意我干什么?”

陆斯安呵呵,“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容我提醒一下陆老板,是你求我帮忙,我才来你家的,不是我死乞白赖跑你家来的,你要不乐意我现在就走,不过这人情我照样收下了。”张律师提醒他践行契约精神。

“我的人情不是这么好赚的,你要这个人情就听我的!”

“但是照你的想法来,你爸妈不会这么快放下对我们俩关系的怀疑,作为女朋友我应该想要想了解你过去的,你爸妈跟我说你的事完全是为你考虑,他们想让我更了解你,也想通过这些话题拉近跟我的距离,希望我对你的家庭留下一个好相处的印象,给你加分。”张雅婷看着他的眼睛,“他们都是为了你。”

陆斯安默然。

“雅婷!你伯父切了水果要不要吃?”楼下张芳霎突然喊道。

张雅婷没动,看着他说道:“我是走是留取决于你,如果你觉得戏演够了,我现在就下楼道别。”

陆斯安深深凝视着她,似乎想从她眼睛里捕捉到什么,张雅婷毫无遮掩对上他的目光,任由他探寻。

“雅婷?”

张芳霎的喊声再次传来。

他忽然后退一步,“我妈说让你吃晚饭再走,那就晚点再走。”

“没问题。”张雅婷态度专业,“我会圆满演完这场戏,不多收费。”

陆斯安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开门。

张雅婷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随即跟了上去。

晚餐是陆正辉掌勺,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还做了张雅婷老家特色的锅包肉,张雅婷尝了尝直说地道,让陆正辉颇为自得,两人在饭桌上交流起地方菜来。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陆斯安很久没看到爸妈这么热情,不同于亲朋好友来家里的热情,欢喜是欢喜,热闹是热闹,可总是很多人,好像角落里都是人。

不像现在就四个人,却整栋房子都是人气儿。

“发什么呆呢?还不把鞋换了送雅婷回家!”陆正辉一巴掌扇在陆斯安肩膀上,老头当了一辈子兵,现在虽是满身伤痛,但那手劲儿一点不虚,陆斯安疼得龇牙咧嘴,感觉自己肩胛骨要骨裂了。

“马上马上。”他连忙溜出去。

把人送到车库,张雅婷把老两口送的礼物放后排,回头跟陆斯安说道:“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你回去吧。”

“那不行!”陆斯安直接绕到驾驶座,“我爸让我送你,我要是现在回去,肯定是男女混合双打。”

张雅婷忍不住笑,这还真有可能。“那么就劳烦陆老板送我一程。”

夜幕已经落下,寒风呼呼地吹,周围一片漆黑。

两人不知为何都没说话,车里出奇的安静,车窗外的景色快飞倒退,沉默蔓延。

陆斯安摸索了一会儿,打开播放器,放了首歌。

“Under styled and feeling breathing,You say you like the way……”

听到歌词他瞥了眼张雅婷,切了一首。

“You"re my little flower,Blooming in the night……”

陆斯安翻了翻歌单,“你歌单里怎么都是小黄歌?”

“我只听节奏,没注意歌词。”

陆斯安:“……”我看你就是喜欢搞颜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