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六十九章 男男授受不亲

第八百六十九章 男男授受不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51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六十九章 男男授受不亲

“愿意来帮忙就不错了,这也是小安第一次叫女孩子到家里来,多接触接触不就有戏了?”

“可是她在京城,小安在S市,这异地恋可不好谈……”

“你儿子什么恋都没有,有个异地恋就不错了,再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陆正辉安慰妻子。

谁知张芳霎给他一个白眼,“得了吧,异地恋的苦你没吃够我是够了,我不希望我儿子还吃这苦。”

早年他们两口子一个在军营,一个在医院,都是时间不由己的人,时常好几天见不了面,跟异地恋差不多,用现在的流行词儿形容就是丧偶式婚姻,虽然丈夫一有时间就会在家帮忙,但也就两人感情好,不然日子很难过下去。

陆正辉自觉得对不起妻子,耐心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谈上了再图下一步,你看雅婷是个有本事的律师,上哪儿工作都能站住脚,正好小安有一个律所,到时候她去南方工作不就圆满了?要是小安愿意为了女朋友回京城工作,那更是皆大欢喜。”

“那也得谈得上……”张芳霎不咸不淡道,“雅婷对小安应该是有点心思的,但小安好像还对雅婷有意见,仗着人家姑娘喜欢他,对人冷冷淡淡的。”

“这小子就是不知道珍惜。”陆正辉嘀咕。

张芳霎摇了摇头,顿了两秒,突然没头没尾道:“以后那种话不准再说,你说过的话要做到的。”

“什么?”陆正辉不明所以。

“人均寿命……”张芳霎看着他的眼睛,“前半辈子你亏欠我四十年,后半辈子你要用四十年来还我,至少要活到一百零四岁才行。”

陆正辉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搂住妻子瘦削的肩头,低声笑道:“是,我是军人,一个唾沫一个钉,前半辈子为国尽忠,后半辈子为你尽忠……”

-

陆斯安回到卧室泡了个澡,把满身的寒意都驱逐掉,这才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他裹着睡袍从浴室里出来,走到窗前,外面零星亮着两排路灯,周围已经沉入深夜之中,他拉上窗帘,趿拉着拖鞋走到床前一屁股坐下,顺手捡起手机。

时间已经过了零点。

手机里躺着一条助理发来的航班信息,说给他订好机票了。

他给助理回了条信息,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放下手机准备睡觉,但刚放下他忽然又拿起来,给张雅婷发了条消息:【你什么时候上班?】

张雅婷大概正在玩手机,几乎秒回:【明天,有事?】

陆斯安才想起假期已经结束,【没事,随便问问。】过了一会儿,【我明天也要回S市了。】

【哦。】她回了一个字。

接着又回道:【一路顺风。】

陆斯安看着这客套话,回了个【谢谢。】

这句谢谢回过去,那边没有再回复,陆斯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重新放下了手机。

-

S市。

今天是新年开工一天,姜芮书起了个大早,不过她起床后才发现全家是她起得最晚,她下楼的时候范阿姨在厨房里忙活,而秦聿正在跟姜明德聊天。

她和秦聿是昨天傍晚到家的,姜明德要晚一些,晚饭后才到家。秦聿那边好些天没人住,于是晚上就住在了这边。

“你们都这么早?大早上聊什么呢?”她抱着拦路撒娇的姜大橘在旁边坐下,顺手就来了套马杀鸡。

姜明德淡淡瞥了她一眼,“说见面的事,你没意见的话,小秦家人正月十五过来见个面。”

这事啊?姜芮书心里有数,道:“我没意见,现在看您老人家的意见。”这次见面不仅仅是双方家庭正式会面,确定她和秦聿的关系,还会商定婚期,没意外的话今年就会举行婚礼,那就还要商量婚礼在哪举行,邀请哪些人参加,结婚所需的东西要开始准备……

她一下子想了很多。

“看我意见?”姜明德睨她:“我不是很想同意。”

姜芮书:“……”

我现在收回上一句话还来得及吗?

姜明德轻扯嘴角,跟秦聿道:“就定在十五吧。”

姜芮书:“……”

都说好了还故意逗她。

秦聿唇边溢出一缕笑意,“谢谢伯父,我会转告给家人。”

-

早餐后,姜芮书搭秦聿的顺风车去法院,一到法院,她就受到了同事们的热情问候和围观。

“姜法官,Y市那个求婚大典的女主角是你吧?”

“姜法官,在万众瞩目中被求婚是什么感受?”

“姜法官你让我摸摸,我不敢奢求找个像秦律师那样好的男朋友,有秦律师十分之一的好就够了!”刘一丹直接上手。

“我也摸摸!”另一个女同事笑嘻嘻摸她小手。

“我也摸摸!”

“我也要!”

“大家都摸,那我也摸。”

“我也——”

吴佳声笑嘻嘻伸出手,大家正想说男同事不能摸,却见他的手搭在朱玮霖胸口上,“摸摸~”

朱玮霖板着脸扔开他的手,“吴法官,男男授受不亲。”

刘一丹马上道:“吴法官,今年开始男性被性骚扰也纳入法律保护范围之内了,你当心朱法官告你性骚扰。”

她不解释还好,解释后,朱玮霖的脸一下子黑了。

大家忍俊不禁,“小刘,《民法典》学得不错啊!”

刘一丹嘿嘿一笑,“正好知道而已。”

朱玮霖狠狠瞪了吴佳声一声,姜芮书心下好笑,给他塞了一包糖,

“什么?”

姜芮书笑着给大家分手信,“吃糖,吃糖。”

“喜糖呀?这是不是Y市拿回来的?”吴佳声嚷嚷,他这一嚷嚷,路过的同事跟着凑上来,“什么喜糖?姜法官结婚了?”

“还没呢!”姜芮书又给吴佳声塞了一把,“吃糖还堵不上你的嘴?”

“这不是糖,是狗粮。”吴佳声剥了一颗塞嘴里。

大家忍不住笑,“我也来尝尝这狗粮的滋味。”又问,“婚已经求了,姜法官你应该好事将近了吧?什么时候发喜糖?”

姜芮书哭笑不得,“有好消息会告诉大家的,我给出去的份子钱一定会收回来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