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七十章 无中生友

第八百七十章 无中生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65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七十章 无中生友

秦聿回到律所也被同事们好一番调侃,圈子里基本已经知道他在Y市求婚的事,着实颇为轰动。

上午碰到一个客户认出他,一个劲儿追问他求婚的事,连正事都忘了问,谁知下午的客户更过分,来这一趟就是为了问他在Y市求婚请了多少人,请哪家公司策划的,花了多少钱,想学习学习,搞得他烦不胜烦。

好不容易把客户打发走,陶霖便过来说是有不少人预约会面。

“都推了,这两天暂时不接预约。”他想也不想就拒绝。

“咚咚。”

突然有人敲门,他抬头一看,就见陆斯安站在门口。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随口问道。

“一下飞机就过来了。”陆斯安上下打量他,似笑非笑道:“来看看突然变浪漫的秦律师还是不是以前那个秦律师。”

秦聿今天已经被调侃太多次,对诸如此类的话已经完全免疫,“看完赶紧走,我这儿还有事忙。”

陆斯安啧了声,“我说你也忒不厚道了,让我背黑锅还不告诉我怎么回事,那晚芮书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那时候她肯定很无助,我一想起来就觉得良心受到了谴责,明知道怎么回事却不能告诉她,这一点都不符合我做人的原则。”

秦聿抬头看他,看他装模作样的样子便知道,以他的尿性肯定要点什么好处,道:“有事说事,别拐弯抹角。”

这小子也太敏锐了。陆斯安在心里吐槽,回头四周看了看,转身走进办公室,顺手关上门。

看他这些举动,秦聿便确定他有事相求,“私事?”

陆斯安一本正经道:“你看你求婚我帮了你一个小忙,你也帮我一个小忙怎么样?”

“你先说。”秦聿没有一口答应。

“是这样的。”陆斯安轻咳了声,“你知道我爸妈着急我的个人问题,但是往年咱哥几个都单着谁也不说谁,可你今年不仅谈了女朋友,还火速求婚,我爸知道这事肯定绕不过我,本来我提前来S市避避风头,争取今年给他带个女朋友回去,谁知道被他逮个正着,老头子可气了,我怕他气坏身体,一时情急就无中生‘友’了……”

秦聿:“……”亏他想得出这么损的主意。

“你爸能信?”

“不信啊,我妈也不信,老两口见过的妖魔鬼怪多了,很不好忽悠。”陆斯安一脸烦躁。

秦聿若有所悟,“所以你找了个假女朋友给你爸妈?”

陆斯安也知道这办法很蠢,“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秦聿知道他要自己帮什么忙了,“需要我配合你的说辞?”

“这是其一,其实我找的那个人你也认识。”

“谁?”

“张雅婷。”

秦聿以为自己听错了,“张雅婷?”

“我也不想找她,但是那会儿在京城的我爸妈又不认识的能配合我的人就只有她。”陆斯安说出自己的目的,“她那边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会配合我一段时间,就是以防万一我爸妈问你知不知道我的事,你别穿帮就行。”

秦聿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陆斯安看他的眼神很不舒服,“你这什么眼神?”

“你觉得这样你爸妈就能信?”秦聿跟他爸妈很熟,他妈是个能顶半边天的铁娘子,不但会治病,还专治各种不服,他爸是个几十年的老兵,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老爷子最擅长的就是透过现场看本质,他不觉得找个看起来合适的女人来演戏就能骗过他爸妈。

“为什么不信?人证物证我都给摆出来了。”

“我记得你朋友圈没屏蔽你爸妈,以前你和张雅婷没有一点互动的迹象,你爸妈能信?”

“因为我说了我们年前才在一起的。”

“就算这个理由勉强糊弄过去,但以后呢?你们在一起没有一点互动说不过去。”陆斯安的好友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朋友圈一向很热闹。

“我会给老两口专供版。”

“撒一个谎要靠无数个谎去圆。”

“那我有什么办法?”陆斯安也知道自己走了一步臭棋,可是事到如今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图以后。

“至少有两个办法。”秦聿看着他,“坦白从宽,或者假戏真做。”

“你开玩笑吧?”陆斯安差点被口水呛到,“秦聿,我知道你跟芮书感情好,芮书跟张雅婷是好朋友,但你不至于为了女朋友,啊不,未婚妻开心就把我卖了吧?张雅婷那女人馋我身子,我落到她手上是什么结果你不知道?”

“开个玩笑,你那么激动干什么?”秦聿轻描淡写道。

感觉被玩弄了的陆斯安:“……”

“坦白从宽,不用撒谎,假戏真做,皆大欢喜。”秦聿突然又说了一嘴。

陆斯安:“……”确定了,这厮就是在玩弄他。

他恼怒道:“你就说帮不帮忙吧?”

秦聿深深看着他,不知为什么,在秦聿的注视下,他有一种要被看穿的感觉。

很快,秦聿收回目光,“你打算骗你爸妈到什么时候?”

这就是帮忙的意思了。陆斯安暗暗松了口气,“先看着办吧,至少过一两个月再说吧,反正我也不常回家。对了,这事你不要告诉芮书。”

秦聿抬头看他,“你还知道羞耻?”

他陆斯安是什么人?风里来雨里去经历这么多年,脸皮早已是铜墙铁壁,能为了一点事羞耻?这事勉强可以说是朋友救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他却不想叫姜芮书这个张雅婷的好朋友知道,未免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是怕知道的人太多穿帮。”他强辩。

“如果张雅婷不告诉芮书的话。”这就是答应了。

“这个可以放心,张雅婷别的方面不说,职业道德还不错。”

“你倒是挺相信她。”

“为了这事我欠她一个人情,但我陆斯安的人情那么好拿的吗?”他的人情含金量可是很高的,一般人想帮他,他还不乐意给这个人情。

秦聿不置可否,“你心里有数就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