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八十四章 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

第八百八十四章 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31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八十四章 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

秦聿抬眸,校医站在桌子后推了推眼镜看着他,中等个子,不胖不瘦,穿着白大褂,看起来干净整洁,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但这份普通也让人感到容易接近,就是个寻常又可靠的医生,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是个性骚扰男生的流氓。

秦聿走到他面前,“有没有感冒药?”

“有。”校医道,“你是自己吃还是别人吃?”

“别人。”

“有没有发热咳嗽?”

“没有。”

“稍等。”校医起身去橱窗拿药。

秦聿看着他,突然问道:“你为什么做校医?”

校医手上动作一顿,回头看他,“什么为什么?”

“听说你医术很好,进个好医院应该不难,为什么要在这里当校医?”秦聿似乎纯粹对他感到好奇。

“你怎么知道我医术好不好?”

“听家里小孩说的。”

校医恍然,“就我们学校的学生吧?”他笑道,“先生你家小孩叫什么名字,哪个系?我记忆力很好,你告诉我名字,我说不定有印象。”

“张振豪。”秦聿很自然地说了个名字,“外语系的。”

“男生?听着有点耳熟,但对不上人,下次张同学再来,我肯定能记住。”

“你肯定没见过。”

校医失笑,“学校里的学生有点小病基本都会来我这里看,我听这个名字很耳熟,应该以前来过吧。”

“他要是来过,你肯定有印象。”

“这么肯定?”

“他小白鸡一只,干啥啥不行,柔柔弱弱的像个女孩子,还不爱跟人打交道,先前跟同学吵翻,被人误会也不知道解释,自己生闷气在教师宿舍那边租了个房子一个人住,我大老远跑来看他,感冒药还要我买。”

“这个年纪的男生多少有点脾气,也不什么大事。”校医从橱窗里找到一盒药,从里面取出一板胶囊,随后又剪了一小半出来,“其实感冒不用吃药,一般挨过七天就差不多自愈,所以这药我先开个三天,后面症状减轻就不用吃了,还没好的话再过来拿药。”

秦聿接过用纸袋包好的六粒胶囊,“多少钱?”

“六块钱。”校医指着桌面的二维码,“这里扫码就行。”

秦聿垂眸看着手里的胶囊,“难怪学生喜欢来你这里看病,你看病这么便宜,能赚到钱吗?”

校医呵呵一笑,“但是能跟学生在一起,感觉自己会比较年轻,我喜欢他们的朝气。”

秦聿淡淡一笑,扫码支付了六块钱,“多谢。”说罢转身离开。

回到车上,他给计聪打了个电话,“你找个你们管院的同学去校医室看病,看他会不会问你们管院是不是有个叫张振豪的男生。”

“啊?”计聪一头雾水,“张振豪?我们管院好像没这个人……”

“待会儿我编一套张振豪的信息给你。”

“编?”计聪觉得秦律师每个字都听得懂,怎么连在一起就听不懂呢,“什、什么意思?”

“你就当有这么个人,看校医会不会问起,如果他问起,你就告诉我。”

“哦……”计聪还是不大明白,但律师让他这么做,他只管做就是了。

给计聪现编了一段基本信息过去,计聪回复明天告诉他结果,他收起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校医开的六粒胶囊。

六粒胶囊,一天两粒,共三天。

看一次病只要六块钱,一杯奶茶的钱都不到,三天没好再去校医室拿药。

可真是个为学生考虑的好校医。

但一般感冒需要七天自愈,吃药也要五到七天,三天没多大用处。

计聪说过,校医经常只给他开两三天药。

计聪的套话不是多高明,但对方能只字不提,计聪说他连个表情都没破绽,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做过,足以说明是个很谨慎的人,他发给计聪的那些信息处在玩笑和性骚扰之间,其人也可以从中窥见一二。

这么谨慎的人,就算有别的受害者旁人也无从所知。

学校里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每一个充满让人喜欢朝气。

一个人数上万的学校,目标何其多?

医术好、花费低、人负责,能吸引来多少学生?

秦聿看向车窗外,这时还在上课,教学楼里隐约飘来老师抑扬顿挫的声音,操场上夹杂着哨声和呼喊声,近处有学生抱着课本三三两两说笑着路过,或许是去自习,也或许是准备上课,三月春的校园里到处是新意。

只是不知,这个朝气蓬勃的学校里,藏着多少受害者……

第二天傍晚,秦聿在去接姜芮书的路上,计聪打电话过来,声音有点小小的激动,“秦律师,他问了!我让我们宿舍另一个同学假装去校医室看病,校医知道他是管院的,就问我们管院是不是有个叫张振豪的同学,我同学说有这么个人,不过他就问了这么一句就没说别的了……”

“知道了,做得很好,后面不用管了。”

秦聿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校医那么谨慎的一个人不会贸然暴露太多痕迹,甚至问过这次后不会再有下次,他在校医面前提这么一个人只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不管他问不问影响都不打,他的反应只是让他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而已。

“秦律师,你编这么个人去试探到底是为什么?”

“我怀疑你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什、什么?”计聪大吃一惊,整个人都震惊了。

“不管是偷偷摸摸的还是明目张胆的,流氓都是惯犯,目标也不会只有一次。”秦聿目视着前方,语气平淡道,“你们学校的校医具备良好的作案条件,你觉得他会看着那么多可口的小男生视无动于衷吗?”

计聪后背一阵恶寒,同时心中无比肯定,不会的,他有别的机会一定会下手。

“可是从来没有人举报过他性骚扰……”

“因为你们是男生。”

计聪浑身一震。

是的,因为是男生,吃了亏更不愿意宣之于口,觉得这种事丢脸,同时又觉得自己是男生,被占点便宜也不是多大的事……

“所以我们要找到其他受害者?”

“对。”

“他们手上会有证据吗?”计聪担心其他受害者跟自己一样。

“根据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所有不法但凡发生过就会留下痕迹——”秦聿在电话里说,“放心吧,你手上没有证据,他们未必没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