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八十五章 为什么坚持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为什么坚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53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为什么坚持

结束通话后,计聪建了个反性骚扰的群,随后把群号发到论坛上去,希望有同样遭遇的受害者能站出来。

他最近是当之无愧的校园“风云人物”,帖子刚开就引起了不少关注,有人嘲笑他太把自己当盘菜,看到他就心理性厌恶,有人觉得他的精神可能真的有问题,不然怎么闹到现在还没消停,反而越闹越大,居然还臆想出其他受害者,但也有人看到他这么执着,开始相信他可能真的深受伤害,一时间论坛热闹不已。

宿舍同学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更复杂,王浩博还好些,其他两人还试图劝说他,但计聪都没在意这些,帖子发出去后,他抱着手机一直在等消息。

但帖子里热闹得很,群里却一个入群申请都没收到。

“计聪,你要不要去晚自习?”王浩博想让他干点正事。

计聪本想拒绝,但又想到自己最近落下不少课,便答应了,“你把这两天的笔记借我抄一下。”

自习回来,计聪还是没有看到有人入群,不免有些沮丧。

见他看着手机闷闷不乐,王浩博便猜到怎么回事,开口劝道:“你这么大张旗鼓找别人,不说有没有,就是有,人家肯定也不愿意说出来,你看现在大家……”都在看你笑话。

他的话没说完,但计聪却懂,“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

“你现在试了,结果呢?”

计聪语塞,距离他公开群号已经过去半天,知道的人很多,但一点消息都没有。

其实他也不是那么确定,如果像秦律师说的那样还有其他受害者,他们这么久没说,现在有人出头就会说了吗?

“我……”

就在这时,一条入群信息跳出来。

计聪一激动,差点把手机摔地上,“有了有了!”

这是叫“给爷爬”的号进群后没说话,计聪正想着怎么开口,就见又有两个人入群,他心中激动,发了句:【欢迎你们。】

【你是计聪?】给爷爬@他。

【我是,同学你是……】

【你建这个群是为了找其他受害者?】

【是的。】

【你怎么知道有其他受害者?】

【流氓大多是惯犯。】计聪用秦聿的话回道。

【也就是说你什么证据都没有,就凭空猜测还有别的受害者咯?】

【你们不是?】计聪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跟我们说说你怎么被校医性骚扰的呗,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伸张正义。】对方答非所问。

计聪一颗激动的心仿佛浸到了冰水里,这些人都是来看热闹的,或者说把他当笑话看的,还要他亲自表演一场。

“怎么了?”见他表情不对,王浩博连忙问道。

“没什么,这些人不是。”计聪低声道。

王浩博明白了,应该是看热闹的,“把他们踢出去就好了。”

这不是大问题,计聪已经想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这样的人大概不会是少数。

果然,接下来加群的人越来越多,但没有一个是他要找的人,群里乌烟瘴气的,计聪从一开始的满心期待,慢慢地变得失望。

一晃好几天过去。

计聪找人的事传得沸沸扬扬,老师找他谈话,希望他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他一意孤行,老师拿他没办法,但他心理压力很大,晚上睡不好,这些天精神状态很差,一张脸白里透青,肉眼可见地瘦下来,单薄得风一吹就倒。

“计同学。”一道熟悉的男人声音,“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又病了?”

听到这道声音,计聪下意识紧张起来,往后退了两步。

校医站在树荫下,如果不是他在路灯下露出半边身体,计聪都看不到他。

“听说你在找人,找到了吗?”

计聪定定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会找到的,你等着吧!”

“你这是何必呢?本来只是一点小事,我已经跟你道歉,你还是学生,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你心里很清楚为什么!”

校医摇摇头,“希望你早点想通。”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计聪暗暗握了拳头,心里涌出无数暴戾的念头,随着那道他憎恶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情绪才慢慢平复。

校医早就下班了,他也不住学校里,这个时间应该早就回家了,所以他在这里应该不是偶遇。计聪想了想,给秦聿拨了个电话。

“你好?”电话响了很久了才接通,那边是个清亮的女声,计聪第一反应是打错了,拿开手机看了看,没打错,便听到那边问:“你找秦聿?”

“啊,对,我找秦律师。”他反应过来。

“稍等。”

那边传来,模糊传来一句“你的电话”,接着电话里传来秦聿的声音,“计聪?”

计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晚打电话,可能打扰到对方了,有些赧然。

“喂?”没听到回应,秦聿再次出声。

“秦律师,是我。”他回过神来说起正事,“刚才我在路上碰到校医了,他好像是专门在我下完课的路上等我。”

“他跟你说了什么?”

计聪把校医的话复述一遍,“你说他什么意思?”

“这说明真的有其他受害者。”秦聿道,“他知道你在找人,担心你找到,亲自来探底。”

“可是好几天过去了,很多人都知道这事,但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计聪语气沮丧。

“再等等。”秦聿没多说。

计聪哦了声,也没有别的办法。

挂电话前他突然问道:“刚才接电话的是谁?”

“我未婚妻。”

计聪:“……”

不知道为什么听出了炫耀的意味。

秦聿的话让他多了点信心,也对,无缘无故的校医跑来偶遇他干什么?嘲笑他吗?肯定心里有鬼。

但这份信心没持续多久,一周很快过去,他仍是一无所获。

等下去真的会有消息吗?

他很茫然。

周六这天,他接到秦聿的电话,让他出来见个面。

连日受挫,他忍不住猜测,这么久没有拿到证据,秦律师是不是要跟他说这个官司没有打下去的必要,让他去解除委托关系?

地铁上人很少,他独自一人坐在车厢里,心情低落。

半小时后,播报提示前方到站,他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看,突然发现有一条好友申请:【计聪,你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