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八十六章 受害者名单

第八百八十六章 受害者名单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21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八十六章 受害者名单

计聪一愣。

这些天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但是大多是看他笑话的,还有少部分是好心劝他不要再闹腾的,也有人不解他为什么这么坚持,但这两天加他的人已经很少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他对加自己好友的人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激动,尤其是点开对方的头像,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个新号,昵称是一堆数字字母乱码,像是脸在键盘上滚出来的,不知道这个人是否也是来看热闹的。

怀揣着微弱的希望,他还是通过了好友验证。

【我想知道你拿到证据会怎么做?】没等计聪打招呼,对方发来这么一句话。

计聪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滴滴滴!”

关门的警报声响起,他连忙冲出车门,在他冲出去的那一瞬间,车门砰一声合上,差点夹住他。但他无心在意,用力抓着手机,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有直接回答:【你是谁?】

发了这句过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对方一直没有说话,计聪只觉得度秒如年,因为心里的那个猜测,他整个人抓心挠肝的胡思乱想,猝不及防跟人撞个正着,手机咚一声摔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撞到他的人连声道歉。

“没关系。”计聪捡起手机,发现没有摔坏,心里松了口气,按亮屏幕,突然睁大了眼睛。

【跟你一样的人。】对方回道。

-

“先生,这是您点的咖啡。”服务员端着一杯轻轻放在秦聿桌前。

“谢谢。”秦聿看着手机头也没抬,服务员有点遗憾,这位先生长得可太好了,可惜太高冷,一个正脸都不给。

咖啡冒着热气,他没有动手,仿佛只是买了一杯咖啡来做装饰,服务员离开之后,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眉心微微一蹙,计聪迟到了。

“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计聪猛地推开双开的玻璃门,门上的风铃被撞得当当直响,引得里面的人纷纷看来。

没等服务员上前,他便看到了坐在落地窗前的秦聿,大步跑过去,“秦律师!”

秦聿闻声抬起头,就见他气喘吁吁跑到自己面前,脸颊通红,话都不说清楚,“找、找到了……刚刚有人……”

“坐下说。”秦聿道。

计聪用力摇头,双手撑着桌子,激动道:“我、我找到其他受害者了!就在刚刚,有个人加我好友,他是四年级的,跟我一样,他也是、也是……”

他太激动,说得忘乎所以,咖啡馆里的人不由看过来。

秦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坐下慢慢说,随后打了个手势,叫服务员上一杯冰水给他。

计聪这次意识到自己的不妥,连忙坐下,喝了口冰水,情绪这才平复了些。

他眼睛晶亮,先前的阴霾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希望,“秦律师,刚才我收到一个好友验证,是一个中文系四年级的学长,他说也被校医性骚扰过,他手上有证据!”

“大四的学生?”

“对!”计聪点头,“他说想跟我和你一起见个面。”

“叫什么,哪个班?”秦聿问。

“叫杨新宇,中文系二班。”

秦聿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慢条斯理翻起来,计聪瞥了眼,发现上面写着不少名字,有点像那种名字带电话的班级通讯录,每个名字后面还有一段备注,不过秦聿翻得太快,他没看清备注里写了什么。

“杨新宇……”秦聿修长的手指停在表格的某处。

“这是什么?”计聪好奇。

“可能是受害者的名单。”秦聿把资料递给他。

计聪接过资料才发现这不是一份通讯录,而是一份基本信息调查表,他粗略翻了翻,全是男生,几乎每个院系的人都有,估计有百来人,而跟他联系的学长杨新宇赫然就在其中,不由目瞪口呆,“这是哪来的?”

“你没注意到你们学校社团上周做过一次全校性的摸底调研?”

计聪回忆了一下,是有这么回事,有个搞社科的社团搞了一个专门针对全校男生的调查,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上门调查,王浩博还说他们好拼,全校有大几千男生呢。“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我赞助他们做了这么个调查,然后从性格、相貌、身高、人缘、健康等各方面筛选出符合条件的人,这些条件不全面,但足够筛选出部分受害者。”

先前去学校见校医,从引导性的聊天中对校医进行了一个大概的评估,从校医对计聪下手的过程来看,他一步步地试探,极可能倾向于保持长期猥亵关系,所以受害者应该经常出入校医室,而他选择的目标应该是大致类似的,比如计聪这样长相清秀身材瘦弱,成熟男性特征不明显的男生更容易成为他的目标,性格上大概是较为温和内向的人,这样的人才好控制,反证的例子便是王浩博,王浩博长得也不错,因为喜欢运动的缘故也经常跟校医打交道,但校医从来没有对他有所企图……

这些分析不够准确,但他的目的不是要把每一个受害者都准确找出来,筛选一个大概范围就够了,因为人数太多,花了不少时间,直到现在才确定名单。

计聪下巴都合不拢了,还能这么操作?他还以为就自己在找受害者,所以这两周一直没消息特别沮丧,没想到秦聿也一直在做准备。

他心中感动,“这……花了不少钱吧?”

“社团本来就要做调研,我顺水推舟而已。”

言下之意很便宜。

计聪:“……”社会人果然狡诈。

他看着密密麻麻的名单,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中间有多少受害者,又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跟我一起指控校医。”

这些天全校都知道他在找人,可就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他心里有点没底。

“拿到杨新宇的证据我就帮你们去法院立案。”秦聿道,“很多人不愿站出来,是因为缺少一点点勇气,如果把希望摆在他们面前,很少有人能拒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