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八十八章 有屁快放

第八百八十八章 有屁快放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759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八十八章 有屁快放

全校轰动。

包括计聪在内足足九个受害者,这很难说是污蔑了。

当天晚上,计聪又在下自习的路上遇到了校医,这次他没有上次那种透着居高临下的淡定闲适,眉宇间带着几分焦虑,不知道是不是计聪的心理作用,他感觉校医像去掉了滤镜,整个人畏畏缩缩的,透着一股子的猥琐。

“计同学。”看到计聪,校医马上叫住他,“你先别走,我有点事跟你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要谈就法庭上谈吧。”计聪说话一点不客气。

“哎你——”路上还有人,校医不敢拿他怎样,叹了口气,一副对他很无奈的样子,“相识一场,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你啊,还是太年轻,受点委屈就把事情做绝,以后你会吃亏的。”

计聪不想听他放屁,冷笑一声,抬脚就走。

“唉唉,你等等。”校医连忙拦住他,“我话还没说完。”

计聪侧身躲开他,冷声道:“有屁快放。”

校医语重心长道:“你说你干什么要闹那么僵?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谈,怎么就闹到法庭上去了?上法庭那是好上的吗?闹得人尽皆知,你别看网上有人支持你们,但现实里所有人都会异样的眼光看你们,学校肯定也不乐意你们闹这么大,打学校的脸啊!就算你们坚持下去让学校让步,但你们都还没毕业,以后日子可不好过,我在学校这么多年很清楚学校这么处理刺头学生。”

计聪听明白了,这威逼恐吓的想叫他撤诉呢。

他插着口袋居高临下看着校医,“所以?”

“如果你一定要我再道歉,我可以道歉,还可以给你们一点补偿,在学校这么多年我也呆够了,过段时间我就辞职,以后我们谁也不碍着谁。”

话说得真好听,好像他们逼着他为一件无足轻重的事道歉,还补偿呢,说得他多好心似的,做了这么多恶心龌龊的事还想全身而退辞职去别的地方祸害人?

计聪心中冷笑,“我现在不要道歉,也不要钱。”

校医皱眉,“你想要什么?”

“我要对你的审判,要你付出代价,要你再也没法害人!”计聪一字一句道。

“你——”校医鼓着眼睛大步上前。

“你要是敢动我,我就大喊你要猥亵我。”计聪往后退了一部。

校医生生刹住脚步,这会儿虽然人少,但周围也不是没人,现在他是猥亵嫌疑人,计聪要是真这么喊,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你不要含血喷人!不然我告你诽谤!”

校医丢下这么一句狠话,狼狈退走。

计聪看着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夜色里,哼了声,转身回宿舍。

虽然对校医的话嗤之以鼻,但计聪心里确实有点担心学校会给他们施压,担心在压力下会有人退出,不过这份担心没持续多久,学校再次介入调查,随着调查深入,收集到的证据越来越多,后来又找到了两名受害者。

计聪知道应该还有更多人,但人海茫茫,有些人不知所踪,有些人已经无法追诉,有些人怕被非议不愿站出来,很多人对这样的事还抱有偏见。

开庭这天,包括计聪在内的十一个原告一起前往法院。

秦聿在法院大楼下遇到了一个老熟人,对方一见到他,当场表演脸色一变。

秦聿想着怎么也是老相识,先打个招呼:“李律师,好久不见。”

李逸寒一点也不像见到他,这大半年来没碰到这个煞神,他又变成了响当当的李大律师,胜券在握,意气风发,何等快活?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煞神,但这次接的案子是上面派下来的,他正好得闲,就黏在了手里。

这个案子的当事人,他一了解情况就恨不得代表月亮消灭掉,垃圾桶都没有这个辣鸡的分类!

知道原告律师是秦聿,他心情更加不好。

不过当着秦聿的面,他人不能输,阵也不能输,皮笑肉不笑打量秦聿,“秦律师,好久不见,听说你快结婚了?长得帅就是优势哈。”

你也就是有这张脸迷惑人!

秦聿微微一笑,“这种优势李律师大概体会不到,我就不多说了,祝李律师知耻后勇,早日为国家逐年下降的结婚率做贡献。”

李逸寒磨后槽牙,狗男人!有未婚妻了不起啊?

秦聿这张脸太有辨识度,校医第一眼就认出了他,听李逸寒叫他律师,心里有些不妙的预感,连忙问自己的律师,“李律师,他是谁?”

李逸寒冷声道:“一个黑心律师。”

“他是什么案子?”

李逸寒没好气道:“原告的律师。”

校医抖着手指指着他,“你、你上次去学校故意的?”

李逸寒皱起眉头,“他去过学校?”他目光警惕盯着秦聿,“你去学校做了什么?”

“打听一些消息。”秦聿看着校医,“如果不是上次见面,我也不能肯定还有其他受害者。”

“你套我的话!”校医勃然色变。

“你还不走?”李逸寒赶人。

秦聿知道他怕自己再说下去扰乱当事人的心绪,虽然他确实有这个目的,不过都是老熟人,还是得给个面子,“一会儿法庭见。”

校医却慌了,“李律师,他会不会耍别的花招?”

李逸寒心里同样怀疑,秦聿这人最擅长耍心机坑人,他担心对方有自己不知道的大招,马上道:“你把上次跟他见面的经过一字不漏告诉我。”

秦聿来到法庭外,计聪他们已经在外面等候。

“秦律师。”

秦聿微微颔首,过了一会儿,李逸寒和校医也来了,双方碰面,气氛陡然僵硬。

计聪这边几乎每个人的性格都比较软弱内向,也是因为性格上的软弱和不擅表达,他们都曾经屈服于校医的淫威,为了逃避骚扰,很长一段时间都躲着走,这时乍然见到校医,一个个都下意识有些畏缩。

校医见状微微一笑,让人心里发毛,学生们脸色苍白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你们看他。”秦聿忽然开口,“身高不超过一七五,中等身材,但你们十一个人,一起围上去给他一拳,他根本打不过你们。”

十一个原告愣住,是啊,他们这么多人,怕什么?

这么一想,他们眼睛一亮,看着校医跃跃欲试。

校医被看得心里发毛,“这里是法院,打人会被抓起来!”

“他怕了。”秦聿道。

男生们摩拳擦掌很想试试的样子。

李逸寒板着脸,“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秦聿瞥了眼校医,看得校医往李逸寒身后躲了躲,没再说话。

没多久,书记员来了。

这次庭审涉及隐私,不公开审理,只接受了少数人的旁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