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八十九章 自愿的

第八百八十九章 自愿的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72  |  更新时间:

第八百八十九章 自愿的

原告这边气势高涨,以至于开庭的时候表现都很积极,审判长不由侧目,不过这也怪不得,没有这么积极的态度,也不会团结起来把猥琐男告上法庭。

核对十一个原告的证据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没有一个人不耐烦,因为这些证据都是他们得到公正判决的依据。

原告提交的证据很多,李逸寒知道这是一场硬仗,想要完全不负责是不可能的,能辩驳的是事实不清的地方以及减轻责任。比如计聪,他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校医对他进行了猥亵行为,顶多只是发送了骚扰信息。

“审判长,大多男性在交流的过程中都会开一些带暗示性的玩笑,尤其是关系好的同伴。”李逸寒一本正经道,“譬如男生聚在一起会分享自己的恋爱经验,谈论一些成人话题,这时候某个有性经验的人就会成为大家调侃的对象,男生之间还会分享某种限制级影片,其中某些片段会成为男生才懂的梗,只要一说出来大家都会露出意会的笑……这不是下流,是交流,是男性之间独特的交流风格,相信在场所有男士都有类似的体验。”

李逸寒扫视了法庭一圈,见无人反驳,继续说道:什么才是骚扰?将这些男士之间带性暗示的玩笑话说给女性听就是骚扰,所以大多男士不会跟女性开这些玩笑,因此我们可以明确一点,那就是——在边界之内说一些带性暗示的话并不是性骚扰,超出边界才是。”

说这话的时候,他看向审判席,征询对方的认可。

审判长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被告给原告一发送带性暗示信息的时候,双方关系处在融洽的阶段,这一点从原告一的回复可以看出来,原告一对这些带性暗示的信息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排斥,所以被告对原告一不应该构成性骚扰。”

审判长询问:“原告方有没有意见?”

秦聿道:“被告曾试在校医室脱下原告一的裤子,对其进行猥亵,被原告一拒绝后,被告又想脱下自己的裤子,要求原告一用手帮他刺激生殖器来满足性欲。”

李逸寒道:“这一点是原告一的单方面说法,没有任何证据佐证,原告一向学校投诉的时候,学校也就这一点做过调查,原告一跟被告之间有矛盾,极可能是因为矛盾才污蔑被告。”

“双方有矛盾这点是被告的单方面证词。”

秦聿先纠正对方的说法,随后道:“纵观被告对其他原告进行性骚扰的过程:凭借校医身份接近目标,嘘寒问暖与其交好,随后发送性暗示消息试探,若对方无明显排斥就会进一步行动,威逼利诱实施猥亵行为——被告与原告一的关系发展完全符合这几点,可见被告对原告一也抱着实施猥亵行为的目的。这是其一。”

“其二,被告给原告一发送骚扰信息与原告一向老师揭发被告不是同一天,当天有证人可以证明原告一当天确实去过校医室,学校监控也能证明原告一离开校医室的时候形态张皇狼狈,准确的描述是,原告一是逃出校医室的——种种迹象足以证明被告对原告一实施了猥亵行为。”

单是计聪一个人提供的那些证据不能证明校医的意图,但是另外十个原告的遭遇大同小异,其中另一位遭受言语骚扰便果断远离的同学与计聪差不多,虽然没有被校医得逞,但校医的意图昭然若揭。

“原告一离开时神态狼狈不能证明被告对其进行了猥亵,而不是双方争执,原告一落了下风才狼狈逃跑。”李逸寒咬定没有证据。

“原告方还有没有别的意见?”审判席询问。

出乎意料地秦聿没有过多纠缠,因为计聪的证据的确薄弱,需要其他原告的旁证,于是他果断进入对杨新宇的询问。

杨新宇也有事实不清楚的地方,校医对他确有猥亵行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杨新宇没有反抗,而是事后反应过来无法接受,才质问校医为什么要那么做。

“被告向原告二提出相互帮助的时候,原告二是完全自愿的,这不能构成猥亵。”李逸寒忍着恶心语气严肃道,“男性之间偶尔会有互相帮助的行为,事发当天原告二不但满足了被告的要求,被告也以同样的方式回报原告二,两者发生的行为应当定义为互相帮助。”

杨新宇被这话说得面红耳赤,既羞愧又痛恨。

是,他当时没有反抗,但心里一点也不愿意那么做,只是校医哄骗他男人之间相互帮助很正常,他碍于情面也慑于对方的强势,才忍着恶心满足了对方的要求。

计聪刚才就很想骂对方胡说八道,但秦聿没给他机会,听到“相互帮助”这话实在忍不住了,“简直搞笑!杨新宇一个黄花大男孩跟他一个老男人相互帮助什么?杨新宇要是真有这个癖好干什么不找年轻好看的,反而找他这种一把年纪的,图什么?图他年纪大?图他不洗澡?”

所有人:“……”

李逸寒心说他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是校医的律师,要是换他是原告律师,现在能喷死校医这个变态!

他马上举手示意,“反对原告一人身攻击。”

审判长警告地看了看计聪,“请原告一遵守法庭秩序,现在还没轮到你说话。”

计聪不敢跟审判长顶嘴,连忙缩回去。

审判长看了看校医,问李逸寒:“被告方,你觉得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向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提出相互帮助满足性欲的要求合理吗?”

李逸寒心说当然不合理,嘴上道:“审判长,原告二是自愿的,这足以说明一切。”

只要是自愿行为,再猥琐都不犯法,比如令人非议的爷孙恋,不论人们多么憎恶,只要双方已成年,就只能从道德层面谴责老男人不要脸,不能从法律上制裁对方,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