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九十一章 进阶了啊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进阶了啊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76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进阶了啊

审判长没有当庭宣判,但是结果显而易见,校医难逃责任。

校医,准确说他现在已经不是校医,在学校介入调查后他就被开除了,现在是一名无业游民,本来凭借他的能力重新找一份工作不难,但是猥亵学生的事暴露,正规单位会毫不犹豫将他拒之门外。

外面还有很多媒体在等结果,这些媒体的报道会将他做过的事曝之于众,他将面临的是社会性死亡。

想到这一点,他脸色灰败,心中无比后悔。

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作为负责,作恶的人不仅受到道德谴责,还有法律制裁。

被告灰溜溜离开,连自己的律师也不打招呼,李逸寒却暗暗吐了口气,这事总算完了。

他慢吞吞收拾东西,直到法庭里的人都走光,才慢悠悠离开,不巧的是,他在卫生间碰到了某个熟悉的他一点也不想碰到的人影。

两人并排站在洗手池瞧着镜子里的对方,李逸寒马上想起了某段不美好的回忆,脸一下子拉长了。

“真巧啊,秦律师。”他阴阳怪气。

秦聿慢条斯理擦拭手指,没回他的话,好似完全没听到他的话,他露出一个无法直视的表情,哎哟哎哟,架子越来越大了。

讥讽的话真要脱口而出,秦聿终于擦完手了,转身居高临下看着他。

“……你看我干什么?”李逸寒也不矮,一米七八,加上鞋底妥妥一米八,在南方是很拿得出手的身高,但在秦聿面前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了仰望的感觉。

啊呸!仰望个鬼!不就是比他高一点点,长得高有什么用?这辈子在他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李逸寒挺起胸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高大,微抬下巴,从鼻子里发出气定神闲的一声:“嗯?”

“你这场庭审不合格。”秦聿说。

“什么?”李逸寒还以为他要发表胜利者的宣扬,说他又输了一次云云,心里做好了阴阳怪气的准备,谁知他居然说他庭审不合格,这是质疑他业务水准?

进阶了啊!

说他手下败将能衬托他的高明,但质疑他业务水准,这是要降维打击?

问题是,他好歹也是个略有薄名的资深律师,你想降维就降维?

他后退一步,让自己的头抬得没那么高,语气凉凉道:“秦律师,你赢了就赢了,这案子本来能辩的地方不多,你占尽优势完了来嘲笑别人业务能力,实在有点low啊。”

“我的意思是,你心里给被告定了罪,没有尽全力去给他争取。”

“他本来就不无辜。”作为代理律师,他比十一个原告还要清楚被告都干过什么事。

“你是他的律师。”

“我自认为尽了本分。”李逸寒冷笑,“如果你想在我面前显摆你的能力比我强,我无话可说,我确实没能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不像你黑的能说成白的。”

“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自愿就是自愿,你没有坚定这一点,甚至你可以用这一点反控原告们居心不良,被告多年口碑良好,不是没有优势。”

李逸寒满腔的话都梗在了嗓子眼里。

他很想反驳,但是仔细一想,他打一开始就对被告十分鄙夷,这种人扔垃圾桶就是个有害垃圾,最好早点回收,免得祸害社会,如果不是职业操守,他根本不想理这种人。

他自认为尽到本分,但潜意识不能说半点没影响到他。

不过他也不亏心,从专业来说这只能说明自己有所欠缺,“你现在跟我这些,不怕我让被告上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你不会。”秦聿轻描淡写却笃定,“上诉也赢不了。”

“……”李逸寒一口老血哽在喉咙,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他更在意的是,“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你这种充满正义感的律师不会去拯救这种辣鸡。”

李逸寒觉得这话不像夸奖,淡淡道:“人总有喜恶偏好,就算我是律师也不例外。”

“当然,不过——”秦聿轻轻扯了扯衣袖,将袖口打理整齐,走之前最后说了一句,“以后还是不要接这种委托,免得委屈自己。”

“当年给杀妻案辩护的时候,你一点偏见都没有?”李逸寒突然问道。

秦聿脚步一顿,回转身体,对上李逸寒的目光,“为什么有偏见?”

“他杀了人,你很清楚,一个杀人罪犯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才是正常的结果。”

“你没为罪犯辩护过?”

“这不一样。”李逸寒看着他,“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杀了自己的妻子,他辩无可辩,无可饶恕。”

秦聿毫不避讳对上他的目光,“没什么不一样,一场公正的审判需要辨控院方三方制衡,每个人恨欲其死,但按照合法程序他活了下来,这就是司法公正。”

“无罪不等于没做过,只是他侥幸无人证明。”

“这也是公正。”

李逸寒点头,但神情却是不苟同,“我不会成为你这样的律师。”

“你也成为不了我这样的律师。”

李逸寒嗤笑了声,“你等着吧,有一天你会翻车的。”

“下次法庭再见。”秦聿转身就走。

李逸寒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心里对他有点暗戳戳的佩服,敢这么当律师怎么说也是个勇士,可听到这话立即跳脚,谁要跟他下次法庭见!不见!一辈子不见!

“秦律师,你来了。”十一个原告在楼下等他,看到他都眼睛一亮,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走吧。”秦聿示意他们离开。

十一个男生簇拥着他走出法院大楼,早已等候在外面的媒体蜂拥而至,将他们团团围住。

计聪他们早知道会有记者采访,都提前做了准备,现在他们不怕被人知道自己的遭遇,他们想通过曝光帮助校医加快社死的速度,让他以后没办法再祸害人,至于他以后过得不好?那又怎样,他自己做的事就要承担结果;同时希望他们的遭遇能让更多人知道,关注男性被性骚扰的情况,如果能联系上更多受害者,追究校医的刑事责任就更好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