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九十二章 彩礼

第八百九十二章 彩礼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97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九十二章 彩礼

C区法院。

第11审判庭里突然发出一阵激烈的争执声,引得其他法庭外等待开庭的人纷纷望过来,可惜这个法庭关着门,什么都看不到。

“安静!安静!”姜芮书连敲了几次法槌,“再吵就判你们扰乱法庭秩序!”

她看着年轻和善,可是板着脸气势很足,情绪激动的双方这才不情不愿闭嘴,但仍觉得不甘心,同时狠狠瞪对方。

见双方终于安静下来,姜芮书语声冷淡地又警告了一句,“问到谁谁说话,没问到的保持安静。”

原被告双方终于感觉到法官的威严,连连点头,不敢再吱一声。

这是一起婚约财产纠纷,简单说就是因为彩礼产生的纠纷,情况也很简单,原被告双方本来要结婚,最初说好彩礼六万,男方答应了,没多久女方突然要加价到八万,男方也给了,但临到头女方说还要加两万,一次次没完没了的,男方不干了,两家在婚礼前闹掰。

婚礼取消,男方要女方还八万块彩礼,女方不答应,就闹到了法庭上。

姜芮书看着被告席里,“被告,今年二月十四日被告与其父母去你家拜访的时候,是不是曾经给过你八万元,言明这八万元是作为彩礼的?”

被告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孩,长相颇为清秀,刚才双方争吵的时候她一直低头不语,听到姜芮书的问话,还没等她说话,她妈妈就抢先道:“给了,但是八万还不了,这八万块我们已经拿来买东西了。”

“买什么了?”

“买了家电。”

“买家电做什么?”

“就是给小两口结婚用的,我们家不图他们的钱,彩礼都拿来给小两口买东西的,谁知道他们居然还不乐意。”

听到这话,原告那边神情着急,似乎有话想说,姜芮书瞥了眼没让他们开口,继续问道:“现在这些家电在哪?”

“在家里咯,现在婚没结成就没法给他们。”

“你们什么时候买的?”

“这个我不大记得了,反正上个月买的。”

姜芮书不动声色继续问,“有购物凭证吗?”

“没找着,可能丢了。”

“都买了什么家电?”

“冰箱、洗衣机、空调……就是家里常用的,结婚用的,买的不便宜。”

“都在哪买的?”

“商场买的。”女孩妈妈反问,“法官你问这些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你回答我问题就行。”姜芮书没解释,“一共买了多少钱?”

“六万多块。”

“六万多少?”

“大概六万八。”

“也就是说还剩下一万二千块钱?”

“大概还有几千块吧。”

“不是只买了六万八吗?”

“我也不懂,反正只剩下了几千块了。”

原告那边听到这话露出愤怒的神情,这分明是不想还钱!

姜芮书看着一声不吭的被告,“被告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女孩表情木然地抬眸看了看她,摇摇头。

“请你回答有或者没有。”

女孩的脖子动了动,似乎想转向对面的原告席,可又顾忌着什么,只用余光掠了一下,便飞回收回目光,过了几秒,她声音沙哑道:“我不知道说什么,方骏……他是给了八万块的。”

姜芮书点点头,“原告,你还有什么意见?”

原告看了看正对面的被告,见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眼神暗了暗,紧紧抿着唇,沉默了片刻,突然问:“审判长,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姜芮书把两人的反应看在眼中,感觉可能还有些情况没了解,“你问。”

“彩礼很重要?”

这个问题可就触及社会痛点了,姜芮书道:“看情况,一般而言挺重要的。”

“没有彩礼不可以吗?”

“有些人可以有些人不可以。”

原告看着她。

姜芮书道:“看你和你们双方家庭怎么看待彩礼,如果把彩礼当做小夫妻组建新家庭的启动基金,这是长辈的祝福,如果把彩礼当成感谢父母养育之恩的回报,这是孝心,不过这样和睦的家庭一般会彩礼还给小夫妻,这两种情况彩礼轻重都无所谓,但如果把彩礼当成买卖,想把自己或自己女儿卖个高价,或者拼命压低彩礼,想用一个便宜的价格买个媳妇回家,这样从算计开始的婚姻,彩礼就格外重要,这桩婚姻里涉及的每个人都会待价而沽,坐地起价就地还价,试图让自己占更大的便宜,不过以算计开始的婚姻,以后的日子大概也会在算计中度过。”

原被告双方父母忍不住代号入座,脸色顿时有点不自然。

原告继续问:“也就是说可以不给彩礼?”

女孩妈妈听到这话激动起来:“方骏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想给彩礼?我们家小柔跟你谈了三年,最好的三年给你了,难怪扣扣索索的不肯给,是不是早就打好注意不给彩礼?”

“安静。”姜芮书警告,“现在没到你说话的时候。”

接着回答原告的问题,“可以,只要你们双方都愿意。”

女孩妈妈不服气,“法官!难道你结婚不要彩礼?”

“这倒是有。”她压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秦聿爸妈早就确定好了聘礼。

“给多少?”

姜芮书顿了下,“比一般的彩礼高一点。”

S市这边的彩礼在六万到十万左右,比这个水平高,那应该超过十万。

得到这个回答,女孩妈妈一下子有了底气,“你们看?人家法官的未来公婆都给彩礼!”

“我家人同样给陪嫁。”姜芮书知道对方什么心思。

“给多少?”

“大概比彩礼多一点。”她本来略有积蓄,等聘礼和嫁妆一起给她,她可以养秦聿几辈子都没问题。

这回轮到原告妈妈趾高气昂,“人家彩礼多,陪嫁也多,你们家给小柔什么陪嫁啊?”

女孩妈妈吃瘪。

“结婚是两个人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不论是彩礼还是陪嫁应当以祝福为主,量力而行,不要过多计较,你跟别人计较,别人也会跟你计较,结婚是为了结两姓之好,不是结怨。”

现在她看出来了,原告不像斤斤计较的人,被告似乎也不是那么贪财的女孩,最大的问题可能出在双方父母身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