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九十三章 杀人诛心

第八百九十三章 杀人诛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891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九十三章 杀人诛心

原被告父母撇开脸,但都没说什么。

原被告也没吱声,姜芮书暗暗叹了口气,最后依法判决被告返还原告八万块彩礼。

“又一对被彩礼棒打鸳鸯的有情人。”吃午饭的时候,刘一丹感慨。

“说什么呢?”吴佳声端着餐盘坐下来,没头没尾的听到半句话。

刘一丹简单说了一下上午的彩礼纠纷,“谈了三年呢,喜帖都发了,就这么掰了。”

“其实我觉得原被告双方问题不大,主要问题出在他们父母身上。”姜芮书道,最主要是女孩父母,一次次加码,哪怕十万块彩礼不算高,也给人贪得无厌的感觉。

“那原告还真可怜,不过她自己不知道争取吗?要是我爸妈因为我男朋友拿不出彩礼拆散我们,我肯定不答应。”刘一丹道。

“首先你得有个男朋友。”吴佳声嘴贱。

刘一丹眼神杀,“别人说男朋友话题的时候,低情商的法官会说你得先有个男朋友,高情商的法官提都不会提……”

姜芮书忍俊不禁。

吴佳声嘴角抽了抽,怼刘一丹:“你要是不要彩礼非要跟男朋友结婚,你爸妈肯定打断你的腿,养了二十几年养到一百多斤的女儿白给了一个什么都不愿付出的男人,啊,随便带入一下我就开始生气了。”

“你结婚给了多少彩礼?”刘一丹反问。

吴佳声哽住,“两万。”

“两万块跟白给你有什么区别?”

“你要知道男人跟男人是不一样的,我——”吴佳声拍自己胸口,“这样有责任感的男人,给不给彩礼都会对老婆好,但是有些男人,你什么都不要的话,人家会觉得你倒贴白给,一家子都瞧不起你。啊,还有那种千万别未婚先孕,我前段时间审了个案子,女孩子未婚先孕,本来谈好的十万块彩礼,未来婆家知道她怀孕后一分钱都不乐意给了,觉得她已经被自己儿子睡了,肚子还揣了个仔,不嫁给自己儿子也嫁不了好人家了,各种瞧不起她,好在那个女孩子硬气,立马跟那男的掰了,不然以后日子有的熬。”

“你自己也是男人,怎么把男人说得这么可恶?”

“只有男人才知道男人能有多可恶。”吴佳声意味深长。

刘一丹嘁了声,“碰到这种人我宁愿单身一辈子。”

“这就对了。”吴佳声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两条腿的男人遍地是,别吊死在一棵树上。”

姜芮书笑道:“吴法官说得没错,没有合适的可以慢慢找,找到不合适的要及时止损,擦亮眼睛继续找。”

刘一丹看看她,看看吴佳声,嘀咕:“你们一个已婚,一个订婚,一起欺负单身狗不要太过分了。”

“这不是还有一直单身狗吗?”吴佳声拿下巴指了指身边一声不吭的干饭人,“你俩可以抱团取暖。”

单身狗朱玮霖面无表情,“已婚可以变离异。”

姜芮书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吴佳声却是真的被呛到了,咳到脸颊通红才缓过气来,“老朱,你什么时候改姓杀人诛心的诛了?”

“我不会嫌弃你。”朱玮霖又补了一刀。

吴佳声:“……”不,我嫌弃你。

姜芮书忍着笑打圆场,“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快吃饭吧。”

吃了一顿热闹的午饭,姜芮书回到办公室准备小憩一下,电话突然响了。

“喂,你好,这里是C区法院。”

姜芮书没注意看来电显示,接通后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没说话,她看了看电话,是在通话中,“你好?”

“姜法官……”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范女士。”姜芮书听出来了,是今天彩礼纠纷的女孩子,“有什么事吗?”

那边又沉默了几秒,低声问道:“不要彩礼不会被瞧不起吗?我爸妈说我身边的小姐妹都有彩礼,不要彩礼会被人瞧不起,一辈子都笑话我。”

这确实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今天吴佳声还说过这种人,女孩子不图物质愿意裸婚,一点不知道珍惜,反觉得人家女孩子倒贴白给。但是要彩礼又很容易被说物质,动不动就把彩礼打成糟粕,说人家国外的女人从来不要彩礼,好赖都让这些人说了。

姜芮书道:“你爸妈说的也没错,但如果对方家里不在意这个问题,有没有都无所谓,至于其他人,他们的看法有什么关系?”

“那,那如果我不要彩礼,你觉得我和他还能在一起吗?”

姜芮书:“……”怎么不早说呢?现在庭审都结束了,就差发判决书了,还有啥好说的?

“不要彩礼你一个人说了算吗?”

“如果呢?”

“我没法给你肯定的回答,你能自己做主,他能吗?”两人应该感情不错,但因为彩礼闹上法庭,就算是父母闹成这样的,也说明他们反抗的意志并不强烈,现在一方不愿放弃,但有什么用?这种事一头热是不行的。

女孩再次沉默。

大概正在无比纠结中。

“就算他也有心,可是你家和他家因为彩礼闹上法庭,他爸妈对你应该也没有那么好的印象了,你跟他复合要做好准备面对他父母的不喜。”

女孩心情低落,“我们在一起三年,三年都很好……”

“你跟我回忆一万遍你们的美好,我只能给你一个遗憾的感慨,你期望回应的人半点不知道你的不舍。”姜芮书直言不讳。

女孩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沉默了许久,再开口时语气坚定了很多:“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你姜法官。”

姜芮书一听便知她还想挽回,这条路大概会很难走,不过不试试就放弃,以后不如意的时候可能会一次又一次的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坚持。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感情这事如人饮水,别人觉得不好未必真的不好,“如果你确定他值得你忍受他的父母对你的不满,那就努力一次吧,但希望你不要委屈自己,情浓时无所谓,但是等激情退却,委曲求全的感情很快会被现实打败。”

女孩顿了顿,随后说了声谢谢,挂了电话。

听到挂断的忙音,姜芮书拿开电话,一时不知作何感想。

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

“姜法官。”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姜芮书听出是谁,突然感觉微妙,“方先生?”

“是我,姜法官。”对方迟疑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想撤诉,现在还可以吗?”

姜芮书:“……”你们两口子玩呢?

她语气严肃道:“已经宣判的不可以。”

那边一下子沉默了,不能撤诉意味着这件事尘埃落定,没有改变的机会。

他语气低落,“我知道了,打扰你了姜法官……”

姜芮书暗暗叹气,“刚才范女士打电话过来,问我不要彩礼会不会被人瞧不起。”

“她、她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去问吧。”姜芮书道,“彩礼不是幸福的保障,有些人觉得有没有都无所谓,但有些人觉得有彩礼才有尊重和仪式感,这都无可厚非,双方互相尊重才能走下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