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九十七章 嚣张

第八百九十七章 嚣张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70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九十七章 嚣张

“胡教练什么事都跟人算得清清楚楚,大家其实不大喜欢这种太计较的性格,有时候过于强势,不过现在想想,她那么小出来打工,性格太软的话可能早就被人不知道哄到哪里去了,也挺不容易的。”胡小双的同事感慨道。

姜芮书道了声谢,离开健身房。

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偷跑出来打工,十四岁能做什么呢?但凡正规点的地方都不会聘用,餐馆洗盘子都不一定会用她,今年才二十六岁的胡小双已经有十二年打工史,十二年一次都没回去过,性格不是一般倔。

想到她说一分钱不会给,姜芮书一点也不怀疑她在置气,她怕是真打算这么做。

希望她不要这么做吧,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

很快到了开庭的日期,姜芮书特地给胡小双打电话提醒开庭,但胡小双的电话打不通,心里有了不妙的预感。

果然,开庭当天,姜芮书步入法庭,看到空无一人的被告席,心中的不妙得到了应验。

“被告呢?”她问书记员。

“没来。”刘一丹道。

“被告的代理人呢?”

“也没有。”

姜芮书皱眉,赡养纠纷被告没到场没法开庭,胡小双这是故意的。

她当即再给胡小双打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的,这要不是故意的,姜芮书也不信。

难道她以为拒不到庭就可以不用面对庭审?

不过赡养纠纷中负有义务的当事人必须到场才能开庭,胡小双不来,现在这个庭确实开不了,姜芮书联系了两次无果,只能宣布:“由于被告未到庭,本庭将再次传唤被告,择日开庭。”

休庭后,姜芮书立即再次传唤胡小双,但没想到的是,第二次开庭的时候,她还是没到庭。

姜芮书就有点生气了,躲也不是这么躲的,当法院吃素的呢?

确定再次开庭的日子,她直接拘传了胡小双。

当天下午,胡小双被法警强制逮到了法庭上。

姜芮书到点走进法庭,淡淡瞥了眼被告席上的胡小双,走上审判席,“现在开庭。”

胡小双冷着脸,虽然被强制带上法庭,但她一副全世界都欠了她钱的样子,对法官也不假辞色。

姜芮书也不管她,按程序开始审理。

胡小双父母请了律师,准备很充分,提交了病例证明,证明自己已经失去劳动能力,以及胡小双的收入证明,充分证明胡小双有能力赡养父母,他们要求胡小双承担医药费和生活费。

姜芮书看了看各项证据,随后询问胡小双,“被告,你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可有异议?”

胡小双看着对面冷冷道:“才五十岁就要女儿养,还要我一个人养,真不要脸!”

“反对被告羞辱父母。”原告律师马上道。

姜芮书看着身边空荡荡的胡小双,觉得她破罐子破摔了,太阳穴跳了跳,“被告,你回答提问即可,不要说别的。”

胡小双面无表情:“我说的是事实。”

“被告,你只要回答有还是没有。”姜芮书加重了语气。

“没有,但我不会给钱的。”

“要不要给钱不是你说了算,法律说了算。”姜芮书眼神警告,不想承担不利后果就积极辩诉,否则后果自负。

“不是法官你说了算?”

“我只会依法判决。”

胡小双闭上了嘴。

询问完原告的证据,姜芮书又问她:“被告你有没有证据?”

“没有。”一个眼神都不多给。

简直破罐子破摔。姜芮书还是又询问了一遍,“如果你没有证据,下面就是法庭辩论,辩论结束就是合议庭评议,进行宣判。”

“没有。”胡小双惜字如金。

姜芮书不再多说,进入辩论环节。

原告请的律师很尽责,虽然被告表现消极,他依旧事无巨细地陈述了原告需要赡养的情况,又引用《宪法》等各种法律条款,表明胡小双作为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

胡小双是真的破罐子破摔了,问她有什么话想说,她就一句:“我无话可说。”

对这样的当事人,姜芮书也无话可说。

她没有当庭宣判,不过判决结果已经很清晰。

虽然胡小双父母的确是为了钱来找她的,但是她也确实负有赡养义务,且有能力履行赡养义务,在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她就有义务赡养父母。不过赡养父母不是她一个人的义务,所以胡小双需要按收入比例承担赡养义务。

还没下达判决书,胡小双突然打电话过来问,“姜法官,判决结果出来了没有?”

这时候打电话来难道是想争取什么?姜芮书想起她在法庭上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觉得她打电话来是关心结果,“你不用着急,月前判决书会送到你手上。”

“是不是判了我要给他们钱?”

姜芮书心里突然又有了不妙的预感,“赡养父母是子女的义务,不过你们是多子女,所以每个人都有义务。”

虽然没明说判了多少钱,但肯定是判了她要给钱。

胡小双道:“姜法官,你判了也没法执行。”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嚣张,敢跟她说你判了也没法执行。姜芮书觉得很有必要跟她普普法,“你不执行就会强制执行,这由不得你。”

“反正我不会给钱。”胡小双语气强硬。

“我不希望你这么固执,否则到时候你会被列入失信人名单,直到强制执行结束,这对你生活影响会很大,得不偿失。”姜芮书劝道。

“不是我不执行,是你判决了我也执行不了,因为我已经辞职了,现在是无业游民,没有收入。”

“你名下有房产。”

“房子也卖了。”胡小双没有语气,“卖房子的钱都捐了,一分不剩。”

姜芮书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就为了不给钱给你父母?”

“对。”

姜芮书久久无语,“……为什么?”

“我就是不想给他们。”

“你十四岁出来打工,走到现在很不容易,不用因为一时意气毁掉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生活。”姜芮书虽然对她感官不大好,但也不希望她走偏路,因意气之争伤害自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