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百九十八章 希望能帮助你

第八百九十八章 希望能帮助你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59  |  更新时间:

第八百九十八章 希望能帮助你

“我乐意。”胡小双语气淡漠,仿佛放弃了多年奋斗的一切不值一提,“我的东西只能我来处置,姜法官我也不怪你,给你打这个电话只是想告诉你,不管怎么判我都没钱给他们,别白费劲了。”

姜芮书不确定她是说真的还是为了逃避赡养父母,她奋斗多年才在这个城市扎根,有了不错的工作,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切都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她吃了这么多苦,会轻易放弃好不容易奋斗来的一切吗?

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她这么决绝。

十四岁离家出走,一走十余年不跟家人联系,只是赌一口气吗?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姜芮书问。

“怎么办都好,反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她显然没把父母和弟弟妹妹当家人。

“你现在一无所有,可是你总要再找工作,等你有工作,赡养父母的义务还是要履行,即使你以后没有工作,结婚后,有了夫妻共同财产还是要履行这个义务,除非你一直处在国家规定的最低收入状态,可是为了不赡养父母,你宁愿让自己蹉跎几十年吗?”

电话那头顿了顿,冷声道:“反正我不会让他们如愿。”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我希望能帮助到你。”姜芮书想弄清楚她这么做的原因,不然判决书下达也难以执行。

“可以判我不用给钱?”

“法律原则问题不能,但你面临的困境可以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你解决一些困惑。”姜芮书约她明天见面。

胡小双并不想跟法官多打交道,但临到开口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改了主意:“既然你想知道原因,把他们也叫上吧。”

这里的他们指她父母。

她连爸妈都不愿意叫。

姜芮书隐约猜到她的心思,或许不是想跟父母说清楚,而是想看他们的反应,但还是答应下来,“明天下午三点你来法院。”

第二天,胡小双父母先来到法院。

他们已经从律师那里知道,胡小双赡养他们是不可抗拒的义务,加上胡小双在法庭上态度恶劣,法官肯定不会偏向胡小双,没有当庭宣判也就是在斟酌胡小双要出多少钱。

接到姜芮书的电话,说胡小双把房子卖了,钱都捐了,现在一无所有,他们急得立即去胡小双的那套房子找人,可是那里已经人去楼空,没人知道胡小双现在住哪里,于是第二天早早就赶来法院,见到姜芮书就连忙问道:“姜法官,她真的把房子都卖了?”

姜芮书还没确定,“她是这么说的,实情还有待确定。”

“她肯定说谎话!就是不想给我们钱!”胡小双父亲骂骂咧咧。

“造孽啊!”胡小双母亲拍大腿。

姜芮书眉头轻蹙,“胡小双跟家里有什么矛盾吗?”

“哪有什么矛盾?她从小就不听话,十来岁就跟学校外面的混混搅和在一起,整天不学好,老师管不了,我们讲她几句,她就骂人,还欺负弟弟妹妹。”

胡小双母亲抹眼泪,“下面两个小的都很乖,就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发起脾气来敢跟爷娘老子动手。”

“她离家出走是自己走的还是跟别人走的?”姜芮书又问。

“不知道,要不是邻居的妹子说看到她自己去车站,说要出去打工,我们都要以为她被人拐了。”

“她离家出走后你们没去找过?”

“怎么没找过?但是人海茫茫上哪里找?”

“你们报警了吗?”

“她自己跑出去的怎么报警?”

姜芮书想起胡小双来自一个小村庄,父母文化程度都不高,“那这次你们是怎么找到她的?”

“我们登报找她,后来碰到好心的大V帮我们转发寻人启事,发动了很多网友帮我们一起找,找了半个月才有人说认识一个人可能是我女儿,这次找到的。”

姜芮书默然,主要还是因为没钱治病,想找女儿要钱。

为了治病想找女儿要钱倒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前面十来年没找人,需要的时候才想起找,到底不是因为亲情。

“姜法官,她要是不愿意给钱怎么办?”胡小双父亲很关心这个问题,见她没说话,忍不住问出来。

姜芮书收回思绪,道:“如果有经济条件却拒绝赡养,法院会强制执行。”

胡小双父亲松了口气,“她出来打工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买上房子,怎么会舍得卖掉还全部捐给别人?肯定就是不想给钱说谎话,姜法官你不要被她骗了。”

“是真是假确定后才知道,法院会依法办事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下一刻,胡小双便出现在门外。

她身材不高,一米六左右,但作为健身教练,她的身材比例很匀称,身上没有一丝赘肉,露出的胳膊隐约可见结实但不夸张的肌肉,个子不高却充满力量感,是那种男女都爱的身材。

见到她,她父母的脸色马上变了,忽然感觉这个女儿一点都不像他们,她出来这些年仿佛把身上所有出身的印迹都洗掉了。

胡小双瞥了眼父母,在对面坐下,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看到爸妈都不会叫一声?”她父亲斥道。

“叫你一声你能飞升?”胡小双嗤笑。

“你怎么可以这么跟你爸说话?”

“怎么不可以?”胡小双不屑道,“我十几年前就这么说话了。”

胡小双父亲破口大骂:“早知道你是这个样子,生下来的时候就应该把你扔尿桶里溺死!”

“我倒情愿你们溺死我,免得看到你们,真恶心。”

“你——”

“小双,你怎么能这样?你知不知道……”

“得了,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也很恶心,你们两个都一样的恶心。”胡小双打断母亲的哭诉,“这就受不了了?更让你们接受不了的在后面呢,你们找我不就是想要我出钱养老,实话告诉你们,我房子卖了,钱也捐了,我现在也没有工作,没有能力赡养,法院判了我要赡养你们我也给不出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