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零五章 烂桃花

第九百零五章 烂桃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04  |  更新时间:

第九百零五章 烂桃花

在陆斯安到达律所的时候,张雅婷也跟客户见上了面,沟通的过程还算顺利,中午,客户邀请她共进午餐,一顿饭吃完便是下午了。

张雅婷先去提了租好的车,看看时间还挺早,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上网一查,下午正好有一场姜芮书的庭审,便开启导航朝C区法院开去。

“请审判长,陪审员入庭!”

书记员的声音刚落下,身着黑色法袍的法官步履沉稳走进法庭,两名陪审员紧随其后。

姜芮书走上审判席,习惯性往法庭里扫了眼,突然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眸。

旁听的大约有四五人,应该是双方家属,旁听席的角落里坐着一个身着职业装的女人,一本正经盯着她看。

这女人怎么来了,也不跟她说一声。

姜芮书心中的念头飞快掠过,两个老朋友的目光在空中接触了一瞬便自然移开,确定原告和被告均已到庭,姜芮书宣布开庭。

原告和被告是邻居,原本两家关系不错,经常相互串门,算是知根知底。原告家里有两个孩子,头胎是个女孩,六岁半,二胎是个男孩,儿女双全,夫妻俩感情稳定,经济负担也不大,可谓十分幸福。

夫妻俩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要二胎就是单纯想再要一个孩子,性别无所谓。但二胎出生,在姐姐基本生活能自理的情况下,难免会将更多精力放在什么还不懂的弟弟身上。

姐姐难免不开心,但她是个懂事的孩子,没跟爸妈吵闹,没意外的话,一家四口会这样幸福美满下去,但有一天邻居跟姐姐开了一个玩笑:“你是你爸妈捡来的,现在他们有了亲生儿子,以后就不要你咯。”

小姑娘知道邻居叔叔,把他的话当真了,伤心之下离家出走,在外面发生意外,落下了残疾。

原告夫妻找回孩子知道怎么回事后,找邻居大闹了一场,要邻居赔钱,邻居觉得不就是开个玩笑吗?谁知道小孩会当真。

于是原告夫妻将邻居告上法庭,要求邻居赔偿道歉。

邻居在法庭上喊冤:“审判长,是他们自己没看好小孩,怎么能怪我?我就随便开个玩笑,这种玩笑大家都会开,这样都要负责,以后谁还敢开玩笑?”

“你怎么跟孩子开玩笑的?”姜芮书问。

“我就是随便开了个玩笑,没别的意思。”被告道。

“你一字不漏地把你跟孩子开的玩笑当庭陈述一遍。”

被告不情不愿,憋了半天,最后大概是在姜芮书的目光凝视下扛不住了,这才慢吞吞道:“……我就是跟小孩说有个秘密告诉她,小孩问是什么,我说甜甜你其实不是你爸妈亲生的,是垃圾桶捡来的,你爸爸妈妈有了亲儿子,以后就不要你了。”

“你怎么能跟小孩说这种话?”孩子妈妈听到这话气得发抖。

“小孩从垃圾桶捡的谁没说过?别人家都没出事,就你们家出事,估计你们教育有问题。”

“你——”

“安静。”姜芮书打断他们的争吵,让书记员把刚才被告的话记下来。

被告证词跟孩子说的基本一致,事实清楚,姜芮书也不啰嗦,当庭判了被告负主责。

被告不服,姜芮书也不怕他上诉,乱说话出了事也是要负责的。

闭庭后,她把原告也说了一顿,孩子要一视同仁,不能因为一个忽视另一个,做不到就别生二胎。

原告夫妻连连称是。

人群散去后,张雅婷从角落走出来,朝姜芮书竖起大拇指:“姜法官真威风!”

姜芮书没好气,“就埋汰我吧,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想到来这儿找我?”

“昨天晚上到的。”张雅婷道,“就是想近距离瞻仰瞻仰我们姜大法官的风采,果真名不虚传!”

姜芮书扯了扯嘴角,“你语气不是那么夸张还有点可信度。”

“我说真的。”张雅婷笑着看她,“判得很果决,也很公正,要是法庭上都能遇到你这种法官,我们律师不知道要省多少事。”

“你这彩虹屁吹得再响,我还是得问你,你来S市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律师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满嘴口花花,姜芮书知道她什么尿性,也不多计较,抬手看了看时间,快下班了,“我先去办公室收拾一下,你去楼下等我。”

张雅婷在楼下等了二十分钟,姜芮书就穿着常服下来了。

“我叫了秦聿一起吃饭,他一会儿过来接我们。”

“不用叫他过来,我开了车,我俩一块过去行了,让他直接去餐厅吧。”

“行。”姜芮书马上给秦聿发信息。

张雅婷挑眉,“你家秦律师经常接你上下班?”

“不加班会顺路过来。”姜芮书发完信息问她,“你想吃什么?上次那家泰国菜还是日式料理,或者吃火锅?”

“随便。”

“去吃泰国菜吧,我也挺久吃那家了。”

秦聿接到信息的时候正要走,给姜芮书回了消息,脚步一转,朝陆斯安办公室走去。

陆斯安看到他没好气道:“找我干什么?”

“饭局约不约?”秦聿道。

听到有饭吃,陆斯安脸色顿时变好了,这家伙的饭局多半是跟姜芮书一块,不会有乱七八糟的人,“看在心诚的份上就给你个面子。”

“张雅婷也在。”

陆斯安一顿,不过也不意外,姓张这女人来S市肯定要找姜芮书,这饭局估计就是给张雅婷攒的,“那正好见见我名义上的女朋友。”

“不是说要分手?”

提起这个陆斯安就没好心情,“分个屁,我妈那儿交不了差,过段时间再说吧。”

秦聿深深看着他。

“你这什么眼神?有话直说。”陆斯安觉得这家伙肯定没憋好话。

“我看你印堂发黑,似有不祥之兆,偏又面若桃花,应当是桃花煞。”秦聿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不就说他跟张雅婷会烂桃花,陆斯安竖起手指摇了摇,“看来你还不够了解我,我陆斯安要固守本心,谁也撩不动,不信你瞧着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