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零六章 泡茶大师

第九百零六章 泡茶大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19  |  更新时间:

第九百零六章 泡茶大师

看到陆斯安跟秦聿一起来,张雅婷一点也没意外,姜芮书先看了看她,接着看了看陆斯安,戏谑道:“这兔子吃了窝边草啊。”

陆斯安知道她取笑自己,无奈叹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别埋汰我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秦聿不告诉你,张雅婷还能不告诉你?我身边最大的两个眼线都是你的人。”

“这还真不是他们告诉我的,我是看到你在朋友圈秀恩爱才知道的。”

陆斯安:“……黑历史莫提。”

姜芮书笑,点到为止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将菜单推给两位男士:“我和雅婷已经点了几道菜,你们看看要加点什么?”

秦聿添了两道菜,而陆斯安加了一瓶红酒。

一顿饭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姜芮书很喜欢这样老朋友相聚,心里由衷希望张雅婷能跟陆斯安在一起,然后到南方发展,那样她们就可以经常一起吃个饭,聊聊天,逛逛街。不过除了开始那句玩笑,她后面没再提这个话题,当朋友的帮忙牵线可以,起哄就多事了。

张雅婷表现很平淡,聊天也带陆斯安,也很聊得来,但就是太自然,跟陆斯安是个平常朋友一样。陆斯安觉得这样相处很融洽,却又摸不准她到底对自己还有没有想法。

“芮书,你周六有没有安排?”

姜芮书想起昨晚秦聿说的事,“你是说看艺术展?”

“给朋友捧个场。”

姜芮书余光瞥了瞥张雅婷,撑着下巴问道:“什么朋友呀?”

“一个很有才华的女性朋友。”

姜芮书觉得这个“女性朋友”别有深意,真要是君子之交的朋友,不必特地说明性别,陆老板这是有新目标了?

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陆斯安又问张雅婷:“张雅婷你有没有空?一起去。”

姜芮书暗暗吸气,陆老板先搞事情啊!叫名义上的女朋友去看他的疑似暧昧对象,过分了叭!她偷偷觑了眼张雅婷,只见张雅婷依旧风轻云淡,“什么类型的展?”

“你去了就知道了,别整天忙工作,偶尔也要接受下艺术的熏陶,生活才不会那么无趣。”

这是在暗示张雅婷是个无趣的人?是吧是吧?

孰料张雅婷微微一笑,“好啊。”

不知是不是姜芮书的错觉,她感觉杀气凛冽,硝烟无声弥漫!

张雅婷喝了酒,姜芮书自然不能让她开车回酒店,便提前叫了司机过来给她代驾,“雅婷,你住哪个酒店?”说罢她突然改了主意,“不然你跟我回家吧,晚上咱们再聊聊。”

张雅婷闻言笑道:“下次吧,我有住处。”

姜芮书还挺想开卧谈会的,极力劝说她:“你一个人住酒店多无聊?还是去我家吧,房间一直给你留着,范阿姨也挺想你的。”

“这次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还有同伴?”

陆斯安轻咳了一声,“她住我家。”

姜芮书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住在了一起,看他俩的眼神微妙起来,“你们俩……”

陆斯安想解释,张雅婷微微一笑:“别多想,你知道我假装他女朋友,他妈妈知道我来S市,非要他给我安排住处,长辈的要求不好拒绝。”

她把假装女朋友这事说得特坦荡,陆斯安心里一下子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姜芮书把张雅婷拉到一边,瞥了眼陆斯安,悄声道,“温水煮青蛙?”

“是也不是。”张雅婷没否认也没肯定。

“什么意思?”

“他知道我对他有意思,但他很排斥我,不给我接近的机会。”

“以退为进?”

张雅婷笑着摸了把姜芮书的脸,“知我者,姜小书也。”

姜芮书竖起大拇指,“泡茶大师!”

张雅婷呵了声,“男人吃这套。”

想起陆斯安前两次遇到的暧昧对象,姜芮书深以为然,陆斯安这人别的方面很精明,就是看女人的眼光不大行,不过她有点担忧,“但他好像有新目标了,就明天那个艺术家。”

“去会会就知道了。”张雅婷淡然道。

姜芮书看她这么从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达成了无声的默契。

“你刚才跟张雅婷说什么悄悄话?”回去的路上,秦聿问了句。

“女人间的悄悄话咯。”姜芮书不打算告诉他。

秦聿便明白她们肯定在打陆斯安的主意,看她眼睛雪亮满怀期待,明天说不定有一场好戏。

同样的问话在张雅婷和陆斯安之间说起,陆斯安问:“你跟芮书在打什么鬼主意?”

“你知道我们说了什么?”张雅婷反问。

“不知道,所以问你。”

张雅婷闻言扭过头看着他,忽然凑过来,近到呼吸喷在他耳边。他正想拉开距离,就听她小声说道:“我的回答是……不告诉你。”

陆斯安:“……”

张雅婷退回去,愉快地哼起小调,看得出心情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陆斯安觉得寒毛竖起来,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周六,张雅婷仍然做了早餐,陆斯安本来还以为她会说点什么,谁知她优雅不失速度地吃完早餐就把碗筷扔给他收拾,等他收拾好碗筷,就见她换了身衣服,挎着包,顶着精致的妆容,跟一只欢快的花蝴蝶似的飞出门去。

这才几分钟,陆斯安望着已经合上的门,突然感觉自己像那留守家中的那什么,眼睁睁看着那谁出门去浪。

【下午两点半看展别忘了。】陆斯安给她发了条信息。

【知道。】张雅婷回得很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陆斯安实在摸不清她干什么去了,难道是姜芮书约她?可等他约姜芮书和秦聿中午吃饭,姜芮书就拒绝了他,说她爸要跟秦聿一起吃饭。

所以张雅婷一个人花枝招展跑出去干什么?

怪不得说女人心,海底针。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个人在家没多久便觉得无聊,索性跑到律所加班,到了中午自己一个人吃了午饭,估摸着时间,又给张雅婷和秦聿分别发了信息,随后独自驱车前去办展的地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