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零八章 工具人

第九百零八章 工具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85  |  更新时间:

第九百零八章 工具人

还挺特别的,她指了指旁边的秦聿,“你看他是什么画面?”

酆白舒的目光落到秦聿身上,“他太深沉了,我感觉很模糊,有点像北极的海,冰天雪地,衔接着澄澈蔚蓝的深海,有最明媚的阳光,也有最凌冽的风。”

“郎才女貌,实在般配。”酆白舒言笑晏晏,目光转向张雅婷,“这位呢?”

“这是……”陆斯安看着张雅婷,顿了下,含糊道:“芮书的朋友张雅婷,当然我们也是熟人。”

张雅婷微笑着把一张名片塞给她,“这就是我。”

不知道为什么,陆斯安感觉她塞名片的动作有点眼熟。

如果姜芮书知道他的想法就会说,跟炮友塞房卡似的。

“律师?”酆白舒素白的手指捏着名片看了看,“我喜欢。”

陆斯安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笑着插话道:“白舒,你说了他们三个人,还没说我的呢,你看到我是什么画面?”

酆白舒把名片收进口袋,上下看了看陆斯安,“我看到了一座火山,光裸的火山岩上几乎寸草不生,翻滚的岩浆被压抑在火山深处,一旦喷发……会是很美的景色。”

姜芮书眼神微妙,压抑的火山啊……

陆斯安表示不认同,“我以为你会看到夏威夷的沙滩。”

“浪打浪吗?”张雅婷突然说。

陆斯安皮笑肉不笑,“是炙热与浪漫。”

“没感觉到。”

“你平常不接触艺术,应该体会不到。”

张雅婷抱着双臂,把他上下扫了遍:“我倒觉得人酆白舒说得很形象,你现在挺像压抑的火山。”

姜芮书和秦聿对视了一眼,忍俊不禁,她都觉得陆斯安的怒气值在不断攀升,再说下去火山真的要喷发了。

这女人就是故意的吧?是吧是吧?陆斯安心中腹诽,面上保持着温文尔雅的风度:“白舒说的跟你说的不是一个意思,你别总是看表面,多跟白舒学学,沾沾艺术气息。”

张雅婷轻声叹息:“我知道你对艺术很有了解,你不用反复跟我强调了。”

陆斯安:“……”他什么时候反复强调了?

这时,酆白舒道:“艺术无处不在,不是放在展馆里的作品才叫艺术,在我看来张律师今天的妆发也是很美的艺术,姜法官灵动的一颦一笑也是艺术,还有秦律师……你整个人就是艺术,陆律师你不要那么狭隘。”

陆斯安:“……”不是,他就跟张雅婷怼了一句,怎么就变成思想狭隘了?

张雅婷微笑道:“没关系,他就是好强,人不坏。”

靠!好一个茶艺大师!陆斯安心中暗骂,“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生活更丰富一些,你啊,就是喜欢乱想,人家随便一句话你就想东想西的。”

绿茶谁不会?来啊,一起泡茶!

张雅婷无奈一笑,没说什么。

酆白舒却好似理解了她,“陆律师,你不用解释,我都理解。”

你理解什么呀?陆斯安觉得她根本没理解,反而被张雅婷带着走,真想解释,这时张雅婷先开口了,“你不是说带我看你的作品吗?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酆白舒转向姜芮书,“姜法官有没有兴趣一起?其实我在人群中一眼都看到了你,你很特别,跟张律师不一样的特别,我现在很多想法想跟你们聊聊,我有预感我们会聊得很开心。”

姜芮书讶然,瞥了眼身边的秦聿,笑着答应:“当然,我很有兴趣。”

秦聿:“……”

笑容逐渐消失。

三个女人手挽着手离开,秦聿面无表情转向陆斯安,说好的暧昧对象呢?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啊!陆斯安麻爪,“别管她们女人,我们男人自己看展吧。”

两个男人凄凄惨惨逛了一圈,展挺好看的,但逛完整个展厅,女人们也没回来,秦聿给姜芮书打电话才知道她们已经去喝下午茶了。

秦聿:“……”

两男人赶去喝下午茶的地方,陆斯安本想加入话题,但他根本插不上话,几次没插上话,他索性闭嘴了。

秦聿和陆斯安就像两个摆设,全程除了陪吃就是付款,完美的工具人。

送走酆白舒后,姜芮书跟张雅婷告别,“我觉得陆斯安这座火山要喷发,你小心点,他要是欺负你就给我电话,我杀上门去救你!”

陆斯安这半天一直保持着风度,但他们老熟人了,姜芮书还能看不出他心里不痛快?就不知道是暧昧对象被抢走还是因为被冷落,又或者两者都有。

张雅婷瞥了眼不远处面无表情的陆斯安,忍不住笑了,“我还蛮想看他喷发是什么样。”

姜芮书一下子明白了她的心思,这女人心里开小火车了吧?“那你别欺负陆老板,你还住人家家里呢。”

“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张雅婷笑骂。

“你是!”姜芮书眼神真诚。

张雅婷白眼,“我是律师,不会做违背原则的事情,OK?”

“OKOK。”姜芮书就跟她开玩笑,“那我回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你们又在密谋什么?”姜芮书钻上副驾驶,秦聿忍不住问了句。

“你怎么我们在密谋什么?”姜芮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道。

“你就差把幸灾乐祸写在脸上了。”

“那么明显吗?”姜芮书对着后视镜照了照,挺正常的。

秦聿嘴角抽了抽,这就自己暴露了。

姜芮书反应过来,笑道:“也不是幸灾乐祸,只是吃瓜而已。”

秦聿想到一个表情包,表面是“你们别打了”,内心是“打起来打起来”。

他突然身后捏了捏她的脸颊,疼得她叫起来。

“他们俩的事,让他们顺其自然吧。”他没说他们是谁,不过显而易见是指张雅婷和陆斯安,张雅婷对陆斯安的心思也是显而易见。

姜芮书揉脸,“我知道,感情这东西,要自己亲手酝酿才够香甜。”

她话中有话,秦聿轻轻笑了笑,打着方向盘,把车开出去。

-

陆斯安和张雅婷是各自开车回住处的,陆斯安先进的门,过了几分钟,外面传来响动,陆斯安过来一看,果然是张雅婷回来了。

想到今天的事,陆斯安就感觉不爽,“你今天玩得挺开心?”

“是挺开心的,认识了新朋友,还得谢谢你介绍我们认识。”张雅婷脱掉高跟鞋,从鞋柜里拿了双舒服的拖鞋换上。

陆斯安阴阳怪气,“不用谢,没想到你这么会交际,才半天跟酆白舒就比我还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