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零九章 奇奇怪怪

第九百零九章 奇奇怪怪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50  |  更新时间:

第九百零九章 奇奇怪怪

张雅婷抬眸一笑,“吃醋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今天是有点冷落男士们,但想必绅士能体谅女士们交到新朋友的兴奋。”张雅婷说着擦肩而过,空气中残留着一缕香气,在陆斯安身边缠绕了一圈才淡淡散去。

是在暗夜中妖娆绽放的红玫瑰……

陆斯安反应过来时,张雅婷已经消失在客厅。

第二天清晨,张雅婷做了丰盛的早餐,陆斯安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营养早餐,忽然感觉清早能在家好好吃顿早餐也很不错,平时他只请了保洁阿姨,没有请保姆,一天三餐不是在外面吃就是自己糊弄,没有现在这种期待和满足感。

“白舒?”吃着早餐,张雅婷突然收到语音,酆白舒对新朋友十分热络。

陆斯安突然有种不知道自己是被张雅婷绿了还是被酆白舒绿了的感觉。

“你去哪?”收拾厨房的时候,见张雅婷要出门,陆斯安马上问了句。

张雅婷转身看他,“我去哪里要跟你报备吗?”

“……我随口问问。”

张雅婷回了个微笑,踩着优雅的细高跟哒哒哒的出了门。

陆斯安摘下围裙扔到桌上,只觉百无聊赖。

张雅婷出去就是一天,直到天黑才回来,要不是听到响动,陆斯安都不知道她回来了。

这女人,把他家当旅馆了吧?

陆斯安暗暗腹诽,悄悄回了自己卧室。

周末很快过去。

夏季来临,天气越来越热,律师们也换上了轻薄的正装,这也是考验身材的时候。

也不知是不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安的律师颜值都不错,年轻的青春靓丽,年长的端方儒雅,秦聿无疑是最受瞩目的那一个,作为大安公认的门面担当,他个子高,比例好,饶是共事已久的同事也忍不住多看他两眼,不为别的,实在养眼。

“真羡慕姜法官。”看着刚刚走过去的秦聿,萧然发出一声由衷的感慨。

在场都是老司机,一个个露出微妙的笑容,乔律师笑着说:“秦律师这种极品万里挑一,可远观不可近玩,我等凡人找个精品足矣。”

萧然乜她,“你是说你家小助理吗?”

乔律师笑而不答,轻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这时,陆斯安从外面进来,看到茶水间里站着几个人,打了声招呼很快路过。

萧然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说道:“陆老板也挺不错的。”

“不然你去试试?反正大安不禁办公室恋情。”

萧然嗤了声,“得了吧,他那狗性格当男朋友我可受不了。”

乔律师看着陆斯安消失的方向,淡淡笑了笑:“就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搞定我们陆老板……”

回办公室前,秦聿交代陶霖,等陆斯安来了告诉他一声,他有点事要跟他谈谈,谁知没一会儿就听陶霖说人来了。

他整理了一下资料,去陆斯安办公室找人。

就是点小事,秦聿很快说完,突然盯着陆斯安,“你怎么这副模样?”

“什么模样?”陆斯安从桌子里拿了面镜子出来,挺帅的啊。

“眼无焦距,魂不守舍,像……”秦聿找了个合适的形容,“被妖精吸了精气。”

“……你胡说八道什么?”陆斯安收起镜子,“就昨晚没睡好。”

“又没睡好?”

陆斯安觉得他说这“又”字别有深意,他自己是老司机,一下子思维就发散了,“什么事都没发生,我现在是清清白白的单身贵族,每天早出晚归忙工作,泡吧的时候都没有。”

“我又没怀疑你。”秦聿道。

“你那意思就是怀疑我。”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没事我先回去了。”

“别急着走。”陆斯安忽然叫住他,见人回头,狗狗祟祟勾手指让秦聿走近点,要说悄悄话的样子。

秦聿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事,但以他对这家伙三十年的了解,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事儿,不过还是走到办公桌前,“有话就说,我手上还有事做。”

“你说张雅婷是不是个双?”陆斯安突然问。

秦聿:“……”

忍不住翻白眼的冲动。

他耐着性子,“为什么这么说?”

陆斯安道:“那天去看展你也看到了,她第一眼见到酆白舒就奇奇怪怪的,对我还有敌意,故意不给我跟酆白舒说话的机会,后面对酆白舒黏黏糊糊肉麻得要命,昨天早上当着我的面跟酆白舒聊得火热,然后出去一天,很晚才回来,问她去哪儿还不说,估计找酆白舒去了。”

“就这样?”

“你不觉得很奇怪?”

“不觉得。”秦聿一副波澜不惊的语气,若是谈恋爱前,他大概也不能理解女人之间怎么那么黏糊肉麻,但是现在他已经见怪不怪,女人的友谊有时候来的很奇怪也很凶猛,一起上个厕所就能做好朋友,大概只有她们自己才懂为什么。

“张雅婷前几次恋情都是找男朋友,她本人应该是异性恋。”

“万一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另一面呢?”

“她从业这么多年,什么人没遇到过?要知道早知道了。”秦聿觉得张雅婷纯粹是想断陆斯安对其他人的念头。

陆斯安想想也是,以张雅婷的性格和能力,要是也喜欢女人,她压根用不着隐瞒。“你说……她对我到底还有没有意思?”

秦聿打量他,“她有意思没意思又怎么样?”

“她现在奇奇怪怪的又跟我住一起,我就是想弄明白才知道怎么对待她。”

“反正你坚守本心撩不动,管她对你有没有意思。”秦聿拿他的话回他

陆斯安:“……当然。”

秦聿深深看他一眼,“没事我走了。”

“去吧去吧。”陆斯安赶苍蝇似的,他感觉再说下去秦聿嘴里肯定吐不出好话。

秦聿淡淡笑了笑,转身离开。

“律师!秦律师!救命啊!求你一定要救我儿子的命!”

秦聿还没回到办公室,一个女人哭着飞扑过来,他下意识闪开,躲开了正面袭击,仍然被对方抱住了腿。

“求你!我就这一个儿子!他还小!不能就这么被毁了一辈子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