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一十章 不接

第九百一十章 不接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37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一十章 不接

女人哭得眼泪鼻涕一脸,秦聿强忍着才没有一脚踢开女人,陶霖追上来把女人拉开,飞快瞄了眼秦聿的裤腿,迅速把人送到会议室。

一起来的还有两个男人,眉眼有几分相似,应当是父子或亲属,见女人被拉开,他们连忙跟上去。

秦聿额角青筋直跳,“怎么回事?”

陶霖道:“就昨天预约的客户,这是一家三口,那女的儿子杀了人,所以喊你救命。”

秦聿没说什么,回办公室换了条裤子,这才去会议室见面。

“秦律师。”三人连忙起身。

秦聿在他们对面坐下,“昨天是方女士预约见面?”

女人连连点头:“是我,秦律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

秦聿不置与否,“先说说怎么回事。”

女人叫方红画,旁边较为年轻的男人是她丈夫邱奇胜,另一个年长的男人是邱奇胜的父亲邱良工,方红画和邱奇胜有个儿子叫邱承望,这学期本来要参加高考,进入新的人生阶段,但变故就在一个周末发生了。

邱承望杀了他奶奶。

这对于这个家庭无疑晴天霹雳,谁也不敢相信孩子会杀了自己亲奶奶,现在邱承望已经被刑事拘留,案子处在侦查阶段,但很快就会移交检方起诉。

也就是说证据差不多确定了。

“证据明确的案子,你们不必找我,在任何一家正规律所找一个刑辩律师就行。”秦聿这么说不是傲慢,不接简单的案子,也不是怕翻不了案砸招牌,而是他的律师费很高,这样案情明确的案子基本就是走程序,随便找个有经验的律师确保在程序中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就行,没必要浪费钱,他看邱家人的打扮也不像经济条件很好的样子。

听他有拒绝的意思,邱奇胜脱口而出:“要不是情况明确,我们也不会找上你。”

秦聿眉心微蹙,这是想在证据明确的情况下轻判,确实挑战性很大,“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三人沉默,最后邱奇胜低声开口:“最好能判无罪……”

秦聿盯着他看,“死者是你的亲生母亲吗?”

如果是亲生母亲,怎么能说出让杀人凶手无罪的话来?

邱奇胜脸色涨红,咬牙道:“是,我妈突然去世我也很难过,但是现在她已经走了,我不能再失去儿子,他才刚刚十八岁,都还没上大学,要是被判刑,他一辈子就毁了!”

这倒是,杀人是重罪,何况杀亲奶奶,法律和道德上都极端恶劣,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一定会重判,至少无期。

人的心总是偏的,活着的人更重要。

秦聿明白他们的心思,但还是不想接这个案子,“我们律所有很多优秀的律师,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介绍。”

闻言三人都有些无措,没想到他会拒绝,邱良工救孙心切,急声求道:“我们给钱,别人给多少我们给多少,只要你能救承望,多少钱都行。”

“不是钱的问题,你们真的没必要。”他手上有别的案子,还要准备八月份的婚礼,时间精力都不充裕。

听到这话,三人的心更凉,这不就是说孩子杀人事实明确逃不掉了吗?这么想着,他们越发想要秦聿接下这个案子。

想到刚才秦聿问自己是不是亲生的话,邱奇胜以为他看不惯自己为孩子脱罪的想法,连忙解释:“如果杀人的不是承望,我们不惜代价也肯定要为我妈讨回公道,可那是我儿子,也是我妈的亲孙子,如果她知道孩子会被判刑,她肯定也不愿意的。”

听到这话,秦聿脸色微冷,淡淡道:“也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方红画打断他的话,目光灼灼看着他,情绪激动道:“我们只是不想失去了妈之后再失去孩子,有什么错?你都可以帮那个杀了自己老婆的人辩护,为什么不能帮我儿子辩护?是不是钱不够?我们可以筹钱。”

秦聿的脸色彻底冷下来,目光冷然看着方红画。

方红画被他看得有些畏惧,但忍不住继续说道:“我说的事实,一样是杀了家人,为什么你可以帮京城那个杀人犯不帮我们?是不是这种案子要很多钱?我们可以筹钱。”

秦聿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他们,“接不接是我的自由,你们另请高就吧。”

说罢他转身离开。

“这么快?”陶霖看他从会议室出来,问了句。

“送他们走,我不接这个案子。”秦聿冷冷丢下一句回了办公室。

陶霖看他脸色不渝,应了声,心里有点奇怪,杀人案又不是没接过,怎么搞得脸色那么难看?

今天姜芮书回家比较早,在家吃了晚饭才来秦聿这边,他都还没回来。

不过她已经习惯他的早出晚归,先去看了墨玉母子,给三只喵星人带了范阿姨做的豪华猫饭套餐,随后去给窗台上的仙人球浇水。

浇水的时候,电梯传来响动,她一转身,就看到秦聿站在电梯里。

姜芮书脸上露出笑意,“回来了。”

秦聿走过来,垂眸看了看她手上的洒水壶,轻声问道:“吃晚饭了?”

“吃了,我给你带了饭,今晚范阿姨做了咸蛋叉烧,我从我爸的虎口下给你抢了半块叉烧。”

他轻轻一笑,低头吻了下她额头,“我先去换衣服。”

姜芮书嗯了声,转身放下洒水壶,去厨房拿碗筷摆饭,又给秦聿泡了一杯冰柠水,秦聿便下来了。

秦聿的目光扫过几道色行为俱全的菜肴,“要不要一起吃点?”

姜芮书摇头,“不了,你吃吧。”

秦聿没再多说,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吃起饭来。

吃过晚饭,他收拾了碗筷,回到客厅,姜芮书真盘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视频,见他过来,马上朝他招手。

他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她便靠过来抱着他手臂,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他今天比往常要沉默许多,虽然平时在家里她的话比较多,但在一起这么久,她还是能看出他的心情好不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