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一十一章 可爱

第九百一十一章 可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28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一十一章 可爱

秦聿低头看她,淡淡道:“没什么,突然想起一些以前的事。”

看来不是美好的回忆,姜芮书哦了声,“那么秦律师需要一个倾听者吗?”

秦聿默然。

姜芮书不愿勉强他,支使他干别的事:“对了,冰箱里有荔枝,我想吃荔枝。”

秦聿看了看她,心知她故意支使自己,但没说什么,起身去厨房给未婚妻拿荔枝过来。

正当季的荔枝又大又红,枝干上还带着翠绿的叶子,姜芮书一眼看到其中最大的一棵,轻轻撕开果皮,晶莹饱满的果肉露出来,些许甜美的汁液渗出,她还没吃就知道一口咬下去会有多甜。

她把荔枝塞到秦聿嘴边,“张嘴。”

秦聿垂眸看了看白胖的荔枝,其实他不大喜欢吃荔枝,觉得这东西剥起来粘手,还容易上火,不过未婚妻亲自投喂,他自然不会拒绝。

姜芮书知道他不爱吃荔枝,投喂完了就给自己剥了一颗,当季的荔枝果然如想象中甜美,难得诗兴大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夏季吃荔枝是她极为喜欢的事,范阿姨也喜欢荔枝,会做很多荔枝的美食,不过因为荔枝上火,范阿姨不会常做。

不过秦聿不喜欢吃荔枝,却拿了盘子和手套,给姜芮书剥荔枝吃,顺便还把核儿给去了。

如此贴心,姜芮书的心跟荔枝一样甜,悠悠说起小时候的事:“我第一次吃荔枝的时候还很小,是我舅舅给的,他怕我把核儿给吞了,骗我说荔枝核儿有毒,吓得我吃荔枝只吃表面很薄的一层,生怕咬到核儿会中毒,后来很久都不敢吃荔枝。”

秦聿:“……会中毒的东西你还吃?”

“那不还是小吗?我还听人说吃西瓜籽儿,肚子里会长西瓜,大家还不是照样吃。”姜芮书觉得可能每个小孩都被大人这么骗过,只是版本不同而已。

秦聿嘴角扯了扯,这的确是大人爱干的事。

姜芮书没吃太多,一个人吃了小半斤便住嘴了,她收拾了残局,回到客厅见秦聿还在,便坐到他身边玩手机,准备看看今天粉丝们有什么问题需要解答。

“今天有一家三口想委托我帮他们孩子辩护。”秦聿忽然开口。

姜芮书转头看他,就听他继续说道:“那孩子杀了自己的亲奶奶,我拒绝了他们。”

姜芮书猜测就是这件事勾动了他的情绪,“证据确凿?”

“他们想做无罪辩护,说我可以帮杀妻案无罪辩护,为什么不能帮他们做无罪辩护。”

姜芮书明白了,那些不美好的记忆是当年的杀妻案。

当年她也了解过杀妻案,妻子失踪或被杀往往有一个规律,那就是“It"s always the husband.”(每次都是丈夫干的),所以被害人死亡后,其丈夫成为了第一嫌疑人。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是丈夫杀了妻子,嫌犯身上确有说不清楚的地方,但是最后一场庭审被秦聿颠覆,最终被告人无罪释放。这个案子影响很大,秦聿因此饱受攻击,他离开京城跟这件事多少有点关系。

姜芮书伸出双手,把他的脸转过来,让他看着自己,“当年那个案子,你问心无愧吗?”

秦聿顿了顿,一瞬不瞬看着她,一直想看到她心里去,“我没有做违背法律的事。”

姜芮书暗暗松了口气,她相信他不会为了胜诉不择手段,可到底他知不知道真相,她并不知道,但她也信他没有骗自己。“作为一个律师,在法律规定之内依法为当事人争取利益,是律师的职业素养。”

秦聿这才明白她绕了这么大一个弯是为了安慰自己,也终于意识到她对自己的担心,淡淡笑了笑:“我只是不大喜欢反复被人提起,会想起那段时间总有人用各种方式骚扰我,感觉厌烦,但不论外界如何,业内只会赞誉我。”

这倒是,这个案子判决后,秦聿在业内收获一片掌声,当然相应的,检方就很讨厌他了。

“你来S市,除了陆老板邀请,该不会是被京城的检方拉黑名单了吧?”

秦聿想起某个恨不得拿放大镜在他身上找破绽的检察官,“我离开京城的时候确实有人表示了欢送。”

欢送他去祸害别的地方吗?姜芮书想了想,“金城律所李逸寒的师兄?”

“你知道?”秦聿颇为意外。

“我就是稍微打听了一下下,就知道了你们的爱恨情仇。”当初追他的时候,她费了不少劲儿打听他的事,李逸寒的师兄就是杀妻案的公诉人,在京城也挺有名的,随便打听就知道当年他一直盯着秦聿不放,也不知道秦聿离开京城是不是也因为他太烦了。

“没有爱恨情仇,他就是看不惯我这种律师。”秦聿淡淡道。

“不愧跟李逸寒师出同门。”姜芮书对李逸寒印象颇深,因为他总是输给秦聿,“做律师就是这样,具体尺度看个人,问心无愧就行。有些律师喜欢行侠仗义,专注帮助弱势群体,像小赵律师,为了正义可以放弃个人利益,面对强权无所畏惧,他们都很勇敢,可是我觉得你更勇敢,法律赋予每个人同等的权利,不因性别、身份、民族而异,譬如每个有都有诉讼和辩护的权利,不会因为犯罪与否而被剥夺。可是你要面临的不只是赞誉,还有诋毁,你做的事有时候是站在道德这边的,但有时候你的胜利会被人们以道德的名义谴责,你或许还要比其他人更多面对自己的内心,违背自己的真实想法,可这是律师的职业道德,你都做到了。”

听她滔滔不绝大谈律师之道,秦聿好笑,“你一个法官跟我一个做律师的说律师的职业素养。”

“我也是差点成为律师的人,以前也是打过官司的好吧?”姜芮书表示自己是有经验的人,看事情的角度比他还多,她现在还是法官呢。

秦聿低头一笑,揽住她肩头,“我知道了,谢谢姜法官的开解。”

姜芮书顺势靠住他,轻声道:“世界上没有百分百完美的规则,但我们一直在完善,你不必苛求自己。”

秦聿笑了笑,没再说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