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一十二章 大郎,喝药

第九百一十二章 大郎,喝药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33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一十二章 大郎,喝药

夜已深了。

陆斯安满身疲惫推开家门,满室寂静,分外冷清。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往里走,突然厨房里传来一声响动,他循声看去,便看到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来,这才突然想起家里还住着一个人。

等那人出来,陆斯安差点吓了一跳,“我去!”

只见一个白面无脸女穿着一身小熊维尼睡衣,披散着头发,手里端着一杯冰水,正好也看到了他。

半夜见鬼啊有木有!

他酒都吓醒了一半,“你大半夜吓人呢?”

“敷面膜没见过?”张雅婷打量他,反应这么大。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斯安的心稍稍安定了些,就有点气不顺,“屋里这么暗,你跟个鬼似的突然出现,能不吓人吗?”

“我也不知道你会这时候回来,怎么这么晚?”

“应酬。”

张雅婷走过来,果然闻到他身上的酒味,脸颊微红,眼眸似水,一看就没少喝。“你这是喝了多少,身上酒味这么重?”

俗话说灯下看美人,别说,陆斯安这么看着别有一番风姿,比平时要多两分颜色,整个人瞧着格外诱人。

陆斯安往后退了两步,实在不想面对她这无脸女的样子,“只是把想灌醉我的人都灌醉了。”

他轻描淡写中带着点不屑,一群傻逼,他陆斯安出了名的千杯不醉,还想灌醉他。

话说完,他突然皱起眉头,按了按太阳穴,不想再跟张雅婷多说,“先回了。”

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喝酒,他头有点晕,回到卧室就想往床上躺,但身上一股浓郁的酒味,他自己都有点嫌弃,偏又不想动弹,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坐了一会儿,手机突然响了声。

【在?】张雅婷发来的信息。

在什么在,他当然在,刚刚才见过,这女人失忆了吗?

陆斯安回了个问号,怀疑她是不是发错了,在?典型的勾搭台词,跟谁撩骚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家里就两个人,除了他只能是张雅婷。

陆斯安皱起眉头,这大半夜的,他喝了这么多酒,张雅婷来找他干什么?

他心里闪过种种猜测,到底还是起身开门,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事,门打开的一瞬,只见张雅婷还穿着那套可以出门的小熊维尼睡衣,手里端着一杯水。

“有事?”陆斯安皱着眉头道。

“蜂蜜水,预防头痛。”张雅婷说着把水杯递到他面前。

陆斯安低头看了看,没接,但隐约能闻到一点蜂蜜的甜味,“我记得家里没有蜂蜜。”

“我买的。”

“你买蜂蜜做什么?”

“做烘焙。”

“你来出差的还有心思做烘焙?”

“我做烘焙解压。”

陆斯安说不出话来,行吧行吧,反正他也不用厨房,她爱咋咋地。

但又忍不住挑毛病,“你这蜂蜜哪个牌子的?纯不纯正?”

“你到底喝不喝?”张雅婷直接怼他。

陆斯安啧了声,“你给人送蜂蜜水就这语气?”

“不是这语气要什么语气?”张雅婷皮笑肉不笑,捏着嗓子说道:“大郎,喝药~”

陆斯安浑身抖了下,做了个勉强下咽的动作,“有点想吐。”

“酒喝多了小脑失控。”

陆斯安:“……”我觉得你在羞辱我,但是没有证据。

“拿着,我要回去睡觉了。”张雅婷催促他。

陆斯安接过水杯,还是说了声,“谢了。”

语气不是很有诚意,张雅婷知道他什么德性,没放在心上,临走前说了句:“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你一个人住喝那么多容易出事。”

陆斯安看她不大顺眼,但不是好歹不分的人,知道这是她的好意,“知道,平时不会这样。”

做律师得时刻保持逻辑清晰,酒精会腐蚀神经,他不会允许自己陷入浑噩不清的状态,平时不会让人灌酒,真有人想勉强他,他也有的是办法拒绝,知道他的人都知道他什么脾气,少有人会故意惹他。

今天他就是实在看不惯饭局里的人,一副“给了钱律师就得像条狗一样听命行事”的做派,对方还想在酒桌上给他下马威,他没控制住洪荒之力,把对方喝到桌子底下。

张雅婷嗯了声,丢下一句“早点休息”,便回了自己卧室。

陆斯安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水杯,端起来慢慢抿了口,是温水,刚好入口的温度。

他慢慢地一口接一口地把蜂蜜水喝完,又看了看安静空寂的走道,这才退回卧室。

许是喝了蜂蜜水,第二天醒来时没有宿醉的后遗症,这一觉睡得也极好,陆斯安感觉精力充沛,可以跟对手大战三百回合。

一番梳洗,他溜到餐厅,张雅婷果然做好了早餐。

陆斯安一看就知道哪份是自己的,自然地坐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前,慢条斯理吃起来。

张雅婷的厨艺实在不错,连着几天在家吃早餐,陆斯安感觉这样也挺不错的,开始考虑要不要找个做饭的阿姨……

“对了,没意外的话我明天回京城。”张雅婷突然说道。

陆斯安一愣,“明天?”

“庭审顺利就明天下午走,也可能后天上午。”张雅婷边吃边说。

“你不是说要一周?明天才周三吧。”

“我是说大概一周,不是准确的一周七天,明天开完庭我就可以走。”

陆斯安才意识到她来S市也有几天了,“你明天什么时候开庭?”

“早上八点半。”

“哪个法院?”

“A区。”

“什么案子?”

张雅婷不由看他,“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随便问问。”陆斯安戳了下荷包蛋,金黄诱人的溏心缓缓流出,“你走那么急不跟芮书道个别吃个散伙饭?”

“以后又不是不见面。”张雅婷不以为意,“再说过两个月她跟秦聿举行婚礼,我还要做伴娘的。”

“你当伴娘?”

“当然,我们还在大学的时候就约好了,这伴娘非我莫属。”张雅婷突然明白过来,“你是伴郎?”

“以我和秦聿的关系,不是我还能是谁?”

张雅婷上下打量他,“你这伴郎年纪挺大的,可别给秦聿整个中老年伴郎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