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一十四章 临时跑路

第九百一十四章 临时跑路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24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一十四章 临时跑路

刚到办公室一会儿,助理便过来询问什么时候开会,今天上午的会议对接一个很重要的项目,陆斯安亲自带队,会议少不了他的主持。

“人都到了?”陆斯安问。

“都到了。”助理道。

陆斯安抬手看了看时间,“五分钟后开会。”

“好的。”助理道,“需要给你泡杯咖啡吗?”

“不用。”

“OK。”助理迅速退走。

五分钟后,陆斯安提着笔记本电脑前去会议室,在会议室前排看到秦聿也到了,见秦聿看自己,他随口问道:“这么看我干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你今天比前几天来得晚。”秦聿道。

陆斯安走到自己的位置,一边开电脑一边说道:“路上堵了一会儿,S市真是越来越堵了。”

“不是因为没人做早餐?”

陆斯安抬头审视,“你有话直说。”

“我就随便说说,你别多想。”

本来没多想,你这话才叫人多想!陆斯安质问,“你都知道什么?”

“除了早餐还有别的?”秦聿若有所思。

陆斯安:“……没有别的!”

“是吗?”秦聿说了这么句就不说了。

陆斯安怎么瞧都觉得他在猜测自己跟张雅婷发生了不清不楚的事情,但要解释吧,就显得自己在乎什么,他也没说什么,自己上赶着解释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

这时,其他人陆续进来,陆斯安瞪了眼秦聿,两人默契地结束了话题,很快,会议开始。

会议关系重大,所有人严阵以待,投入了百分之两百的时间精力,陆斯安为此也做了很多准备。

“嗡……”

手机突然振动,打断了陆斯安的演说。

打的是他的私人号码。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张雅婷打来的电话。

这是打完官司了?

准备回京城了吧?

他只是顿了一下,很快挂断了电话,随后将手机调整静音。

谁知手机还没放下,电话又打了过来。

陆斯安眉心微蹙,再次挂断,把手机装进口袋里,这下她应该知道自己在上班不方便接电话了吧?

“下面接着……”

“嗡……”

他刚开口,另一只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居然还是张雅婷。

陆斯安:“……”

张雅婷怎么回事?非要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秦聿瞥见来电显示,淡淡道:“接一下吧,打了三个说不定有事。”

陆斯安深吸了一口气,“我接个电话。”

“谁这么锲而不舍给老陆打电话?打完私人号打工作号。”

秦聿那话的意思应该是一个人打的电话,听语气他估计也认识,于是大家纷纷把八卦的目光投向秦聿。

秦聿只装作没看到大家疯狂暗示的目光,心里想的却是张雅婷应该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上班时间打电话被挂断,肯定是人家不方便,这么一而再再而三打给陆斯安,不知道是什么事……

“老陆怎么这么久没回来?”

这一等七八分钟,陆斯安一直没回来,大家都有点奇怪,今天的会议很重要,陆斯安从来没这样掉过链子。

“嗡……”

秦聿正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我出去一趟,会议你来主持。”陆斯安张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秦聿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那边就挂了。

秦聿差点口吐芬芳,说句干什么去很难吗?

“怎么回事?”见他脸色不对,旁边同事连忙问。

“陆律师暂时有事,会议由我主持。”秦聿放下手机,还知道叫他主持会议,看来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就是急成这样,难不成张雅婷要生了?

大家面面相觑,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大家专业素养都很高,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就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究竟是什么人呢,居然一个电话能让陆老板丢下一屋子人跑出去。

-

陆斯安一路疾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市人民医院,随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咨询台,“请问今天上午是不是有个被砍伤的女人送过来?叫张雅婷,大概三十三、三十四岁,是个律师,现在怎么样?在哪里?”

二十分钟前,他接到张雅婷的电话,但打电话的却不是张雅婷,而是医院的医生,说张雅婷被人砍了。

当时他整个人都震惊了,张雅婷不是开庭去了吗?怎么就被人砍了,法治社会还有当街砍人,还砍律师的?

砍人,这也太可怕了,那可是人,不是排骨。

可是一把菜市场里卖肉大叔拿砍刀砍排骨的情形带入到张雅婷身上,他整个人都麻了,心跳都不规律了,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慌笼罩,张雅婷她、她不会这么挂了吧?

他从来想过张雅婷这么个活蹦乱跳的人可能突然就没了,他经历过很多变故,可是再多的变故也从来没包括过永远也无法再见到某个人。

同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失去过谁,他生命中重要的人全都还在,即使有些已经离开的人曾经在他人生中留下了很重的痕迹,但那些人离开后也都好好的生活在世界的其他角落,渐渐地变成他不重要的人。

“您稍等。”前台查了下,“是有这么一位病人,她在……”

听到病房号,陆斯安丢下一句“谢谢”,转身就跑。

“……我还没说完呢。”前台护士无奈。

另一位前台护士笑道:“这么着急,估计是男朋友吧。”

她们在这儿见多了病人家属,对此见怪不怪,很快有其他人过来询问了。

“叮。”电梯打开。

陆斯安从里面跑出来,左右看看,随后拔腿就跑,循着前台护士给的病房号一间间找过去,很快找到了张雅婷的病房。

里面拉起了帘子,将病床遮住,从窗户看不到病床上的人。

他一口气冲进去,刷一下掀起帘子——

“你谁啊?”

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的女孩抱住被子,警惕地看着他。

陆斯安愣住,怎么不是张雅婷?

他退出去看了看房号,是这个病房,于是又走进来,这才看到里面还有一张被帘子挡住的病床。

他大步走过去,伸手拉住帘子,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拉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