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一十五章 后悔

第九百一十五章 后悔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65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一十五章 后悔

下一刻,他的眼睛猛然睁大。

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却是用白布盖着,一动也不动。

他眼瞳里映出一片雪白,猛地上前一步,掀开白布,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张雅婷一直不是个传统美女,个子高,骨架大,偏麦色的健康肤色,但很有自己的风格,印象中,她一直是神采飞扬的样子,走起路来都带风的,但是此时,她脸色雪白,唇也失去了颜色,所有的生机都被抽离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形,连忙伸手,试探她的呼吸。

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脑子嗡嗡作响,昨晚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一天没到就变成了这样?张雅婷这样的女人有着很充沛澎湃的生命力,应该连生病都不会,活到七老八十仍然是个神气十足的老太太,一张嘴惯会占便宜,甚至还有心情欣赏小帅哥……

可是今天这些都被粉碎了,铺天盖地的心慌席卷而来。

他木木地坐下来,一瞬不瞬看着张雅婷,可是盯了许久,那双总是带着戏谑打量他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他心底涌出浓浓的后悔,不忍再面对这样的一幕,低下头,双手捂住了脸,声音低哑开了口:“对不起……”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会总是用不耐烦的语气跟她说话,也不会防狼一样防她,喜欢一个人从来不是错,被她这样优秀的女士中意应当是荣幸,他不应该总是抱着偏见去看待她,其实跟她相处很自在……

“我总以为自己看透了这个世界,人情世故、凡俗冷暖、生离死别,我对自己的周围都掌握在手,可现在才知道我连眼前的人都掌握不了,昨晚还见过的人,今天就能离我而去,永远都无法再见到……”

他一直都知道人生难逃生离死别,生离经历多了,给人错觉也可以面对死别,但现实给了他一记重创,告诉他,实际并不可以。

生离是在生命中割一刀,时间久了可以愈合,死别是彻底失去,从生命中硬生生挖走一块,永远残缺,留下直到生命终止都无法代替的空洞。

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越想越后悔,可是再后悔也无济于事,这世上有很多种失而复得,唯独永别没有。

“我应该告诉你,你做的早餐很好吃,曲奇也很棒,我不该一直挂你的电话,我应该清楚你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却自以为是地以为你想引起我的注意……”

他眼眶一阵发酸,咬着牙狠狠道:“你放心,我会让那个伤你的孙子牢底坐穿!不惜代价叫那孙子这辈子都不得安宁!我……对不起呜……”

“我还没死呢。”一道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早知道我就……”陆斯安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抬头一看,活见鬼了!

“就什么?”在陆斯安瞪大的眼睛中,张雅婷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他发红的眼睛,突然笑了笑,“你哭了?”

她脸色苍白,眼睛却是雪亮,心情很好的样子。

陆斯安的心情却很不好了,“你没死呢?”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张雅婷好笑。

陆斯安气得不行,什么悲伤都没有了,霍然起身破口大骂:“你有病啊?没死你拿白布盖脸干什么?”他接到医院电话说她被人砍了,请他尽快到医院来一趟,那不就是说情况危急吗?他一来就看到她盖着白布,还能有什么想法?

不过这会儿他也反应过来了,隔壁还有病友,真要死了人该送去太平间才对,再就是张雅婷的手放在被子里看不到,但点滴还在打着,就挂在床头,但凡他多看一眼就不会误会。

都怪张雅婷盖死人一样的盖着她自己,让他误会了。

张雅婷很冤枉,“我现在身体虚弱,需要大量睡眠来自我修复,白天光线刺眼,这儿又没有眼罩,就只能拿被子遮了。”

陆斯安看了看四周,今天是大晴天,阳光特别明媚,这儿窗帘不是很遮光,帘子只有遮挡视线的作用,要睡觉是有点光线过亮了,不过她没有陷入昏睡,是不是意味着伤势不重?

“你什么时候醒的?是不是装睡?”他忍不住怀疑上了,不是他多疑,是这女人人品靠不住!

“就你巴拉巴拉说了好久,我硬生生被你给吵醒了,听到你说什么要给我报仇?”

陆斯安目光审视,不确定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见她面无血色,决定先不跟她计较,勉强止住了怒气,换了个话题:“你伤哪儿了?”

“腰上。”张雅婷有气无力靠着枕头,“那孙子本来想扎我肚子,幸好我躲得快,鉴定出来至少是个轻伤,判刑尽够了。”

这时候还惦记判刑,陆斯安不知道说什么好,“你怎么回事,打个官司把自己给弄到医院来了?”

“别提了……”张雅婷说起来就叹气,“今天那个案子的被告是个家暴男,我的当事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离婚,家暴男不同意,除非我当事人净身出户并且个人背负所有的夫妻共同债务,这个人渣……但是家暴事实明确,婚是离定了的,财产也必须分,还要予以相应赔偿给我当事人,结果一出法院,那孙子就在停车场堵我,他觉得是我怂恿他老婆离婚,就给了我一刀。”

“人呢?”

“已经被抓了。”

陆斯安看她说话还挺顺溜,应该真没事,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你不问我为什么第一个打电话给你?”张雅婷突然问。

陆斯安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你希望我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跟你解释。”她说,“手术前我跟医生说了你和芮书还有秦聿的名字,在我睁开眼之前,我也不知道你们谁会先来。”

陆斯安有点不自在,“你不用解释,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遇到这种事情谁都会来。”

张雅婷淡淡笑了笑,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格外虚弱,“我怕你误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