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二十章 送别

第九百二十章 送别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06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二十章 送别

看到张雅婷的信息,他放下心来,第二天起床时给她回复。一连几天,张雅婷每天给他发条短信,告诉他恢复情况,两人打时差般用信息保持交流。

原本打算周末去探望,结果因为临时加班错过,好在姜芮书周末两天都去了,张雅婷已经能自由活动,恢复很快,没什么好担心的。

一连疯狂加班一周,陆斯安忙到近乎疯魔,每天回家倒头就睡。

又一次睁开眼,卧室里一片漆黑,厚实的窗帘遮住了所有的光线,叫人不知时间,只有一盏床头的小夜灯发出暖黄的光,隐约能看到天花板。

陆斯安望着模糊的天花板,知道自己这次睡了很久,因为这次醒来精神充沛,没有前几天压榨到极致的枯竭感,整个人像机器人一样麻木不知疲倦。

好在加班效果显著,这两天可以松口气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趿拉着拖鞋去洗漱。

洗了个澡,他整个人更加放松,感觉自己就像正在快充的充电宝,很快就能满血复活。

刷一声,他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争先恐后落进卧室里,将整个卧室照亮,他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过了一会儿才适应这过于明亮的光线。

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是个艳阳天。

好天气容易带来好心情,陆斯安决定给自己做个早餐再去律所,精致生活要从精致的早餐开始。

“baby,baby,baby,oh——”

哼着曲儿,他扭着腰甩着臀,迈着风骚的舞步朝厨房走去。

“like——”

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听到动静,对方抬头看过来,跟他的目光对个正着。

他整个人僵住,手都没放下来。

张雅婷穿着一条藏蓝色长裙,长发披肩,看他如同雕像般凝固,满脸懵圈和震惊,不由莞尔一笑,“早。”

一瞬间陆斯安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听到她说话,意识到这是真人,连忙把手放下来,吃惊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出院了啊,昨晚不是给你发信息说了,你没看到?”张雅婷道。

昨晚他回来倒头就睡,压根没看手机。

他上下打量张雅婷,化了点淡妆,但还能看得出脸色有些苍白,人比住院前要瘦削了些,不过看着精神不错,一双漆黑的眼瞳恢复了光彩。

“昨晚太忙没看手机。”他解释了一句,“你怎么就自己出院了,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

张雅婷笑道:“你们这些天不是忙吗?出院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自己办了。”

陆斯安的目光落到她面前的行李箱上,“那你现在是……”

“我回来收拾东西,下午两点的飞机回京城。我本想回来收拾点东西就走,没想到你还在家。”她还挺意外的,还以为回京前见不到面了。

陆斯安一愣,“回京城?”

张雅婷嗯了声,“我已经离京半个月,很多事等着处理,本来我该好好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我以为你们没时间就没想打扰你们,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下次再请你们吃饭。”

算是解释了为什么走得这么快。

陆斯安一点准备都没有,还以为张雅婷一时半会儿不会走,谁知这么快,“姜芮书知道你要走吗?”

“我昨晚已经跟她打过电话。”张雅婷笑,“怎么,舍不得我?”

“谁舍不得你?就是觉得你奔命似的,不嫌累?”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还没实现财务自由的中产,不工作就没饭吃。”张雅婷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你要是缺业务,我这儿多的是。”

张雅婷笑,“我不缺业务。”

陆斯安原本的意思是他手上业务很多,随时可以介绍给她,她可以先休息一段时间,把伤彻底养好再工作。

被张雅婷误解,他也不好解释,又道:“你回去一个人住?”

“你不是去过我那里吗?我一直都一个人住的,有什么问题吗?”

“你大伤初愈一个人住行吗?”

“我一个人住了十来年了,有什么不行?”

陆斯安无言以对。

张雅婷笑了笑,“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你收拾东西吧。”他轻咳了一声,又问道:“你早上吃了吗?”

“吃了。”张雅婷很快道。

陆斯安哦了声,“我还没吃,我先去做早餐了。”

他原本想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但现在却没什么心情,随便煎了两个蛋,准备做个简单的三明治应付。

他一边在厨房里忙活,一边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但什么都没听到。

三明治味道还可以,但他有点食不下咽,吃了几口就扔下了。这时候,客厅那边传来脚步声,他抬头张望,就见张雅婷朝厨房这边走来,立即端正了坐姿。

“这几天麻烦你了,我先回去了。”张雅婷过来跟他道别。

“我送你去机场吧。”陆斯安说着擦擦嘴,结束用餐。

“你不用去律所?”张雅婷问。

“差不多忙完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他轻描淡写道。

张雅婷看着他,随后笑道:“如果方便的话,就麻烦陆老板了。”

陆斯安回卧室换了套衣服,帮她推行李箱:“走吧。”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陆斯安其实想说点什么,但不知道从何说起,张雅婷坐在副驾驶上,偏头看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景色,安静得让他有点不习惯。

想起半个月来接他时的情景,他有些恍如隔世,又同时有一种时光如梭的感觉。

这一别,至少两个月后才会见了。

他默默想着,机场出现在视线里。

“送我到六号入口就行。”张雅婷终于开口,六号入口比停车场要方便,不过这边即停即走,不允许停留。

陆斯安却直接把车开到了停车场,“你还是病号,我送你进去。”

张雅婷看了看他,最终没说什么。

他推着行李箱把张雅婷送进航站楼,又帮她托运了行李,随后把登机牌交给她。

“谢谢。”张雅婷笑着道了声谢。

他嗯了声,看着他,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他应该走了。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