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二十三章 跟失恋似的

第九百二十三章 跟失恋似的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06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二十三章 跟失恋似的

秦聿嘴角扯了扯,“人家三番两次来找你,你就不会去找人家?”

“这是谁主动的问题吗?要是你刚跟芮书表白在一起,芮书就立马离开,你能高兴?”

“她为什么要走?”秦聿问。

陆斯安郁闷地抿了口酒,“她说有工作。”

“正当理由。”秦聿浅尝了一小口酒,“你们已经不是满脑子只有恋爱的愣头青,总不能为了你放弃工作。”

陆斯安当然知道张雅婷不会为了自己放弃工作,他也没有让张雅婷放弃工作的想法,但两人刚在一起自然希望能热乎一会儿,这有了女朋友跟没有一样,心情能好?

这恋爱谈得自己跟失恋似的。

想着就郁闷,他恹恹地喝了口酒。

“你现在倒是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你们以后怎么办。”秦聿道。

陆斯安一愣,这真是个问题。

他不会放弃自己在S市的事业,大安是他打拼多年的成果,不到必须放弃的地步他都不会离开,如果张雅婷的工作不转到S市的话,他们会长期处于异地恋状态,会不利于感情培养,而要张雅婷把工作重心转到S市,前提肯定是两人已经有相对稳定的感情基础,值得她放弃奋斗多年的京城。

这就像个死循环。

也就意味着他们将长期异地恋,这哪行啊?异地恋没前途的,短期还可以忍受,但长期他是万万不能接受,难道这段感情注定要凉?

他越想心越凉,忍不住怪秦聿:“你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恋爱的甜蜜我还没尝到,你就让我先品尝分手的伤心。”

秦聿控制不住抽了下嘴角,“你谈恋爱是奔着分手去的?”

“当然不是,我每段感情都奔着长长久久去的。”

“那你就不能想点好的?有问题解决问题,怎么就想到分手上去了?”

“刚才不是你自己说的,张雅婷不会放弃工作,我现在也没立场要求她来S市发展,就只能异地恋,异地恋有什么前途?”陆斯安开始不讲理,“你要不跟我说这事,我还能幻想一段时间,你这么一说,什么幻想都破灭了。”

秦聿:“……”

秦聿:“你有认真想过?”

陆斯安呵了声,“如果你和芮书异地恋,你能怎么办?”

“要么我去找她,要么她来找我。”

陆斯安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

秦聿顿了下,“也是,你现在考虑这个问题为时尚早。”

陆斯安:“……”

他又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和张雅婷走不远不用考虑以后?”

不看好的是他自己,别人说两句他自己又护上了。秦聿都不想跟他聊了,“我不是这意思,你别胡思乱想。”

“那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们很般配,希望你们长长久久,所以想的有点多。”

陆斯安不敢置信看着他,“你看我像傻子吗?”居然拿这种话敷衍他。

秦聿瞥了他一眼,低头品酒,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很明显。

陆斯安倒吸冷气,“秦聿,你给我说清楚,不然今儿咱俩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

秦聿转脸看他,“那我们考虑一下异地恋怎么维系?”

陆斯安:“……”

陆斯安闷闷不乐喝酒。

悠扬的音乐缓缓流淌,昏暗的灯光将情绪遮掩。

“其实不用想那么多,你觉得是她了,顺从心意去做就是了,等到某个时刻,或许这段感情就有结果了。”秦聿突然说道。

陆斯安微微一怔,这么简单?“你怎么确定就是芮书的?”

“就是一瞬间的事,突然想见到她,然后我就去见她了。”他说得很简单,实际也很简单,这段感情也就开始得很简单,发展也很简单,开花结果也很简单。

就这样?陆斯安突然得到了一点启发,但一时半会儿没想透,索性先不想了,兴致勃勃问道:“当初你和芮书是谁先主动的?”

“你是说追求还是说破?”

“还不一样?”陆斯安更有兴趣了。

“追求是她,说破是我找的她。”秦聿道。

“你们谁先亲对方的?”

秦聿扭头看他,微眯眼睛。

“不会是你吧?”陆斯安挤眉弄眼。

秦聿抿了口酒,慢条斯理道:“你是指单方面还是双方面?”

“还有区别?”

秦聿没回答。

陆斯安觉得他实在过分,勾起人的好奇心又不说明白,拽住他胳膊晃了晃,“你说说啊,你们谁先亲的?你不会偷偷亲过芮书吧?”

“隐私问题拒绝回答。”

“你刚才都说了半句了,别跟我扯什么隐私问题。”陆斯安好似逮住了他的把柄,“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偷偷亲过芮书?没想到啊,秦聿你居然是这种人!”

“喝你的酒!”

“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先亲的。”

“关你什么事?”

“越否认越心虚,心虚就是事实!”

“一边去!”

“你说嘛,说嘛~”

“别动手动脚!”

……

姜芮书接到秦聿电话时已经准备睡觉,听说陆斯安喝醉了,连忙从家里找了解酒药,又带了点宵夜,很快来到秦聿家。

“怎么喝这么醉?”看到在床上挺尸的陆斯安,姜芮书不由问道。

秦聿接过解酒药,示意她先上楼,随后自己给陆斯安喂了药片,做了简单的梳洗,调好空调温度,确定他应该不会呕吐,这才准备离开。

这时,手机突然震动。

“秦师兄,不好意思这么晚打给你,有没有打扰到你?”张雅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秦聿回头看了看陆斯安,走出客卧,这才道:“没有,我刚到家,你找陆斯安?”

“我打他电话打不通,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他怎么了。”

“他在我家。”秦聿回头看了看床上一动不动的人,“他喝醉了。”

张雅婷讶然,“……因为我?”

秦聿嗯了声。

张雅婷默了默,没想到新鲜出炉的男朋友会因为自己喝得酩酊大醉,这是什么品种的沙雕?想着有点心虚,又有点好笑,“他现在怎么样?”

“睡着了,没什么事。”秦聿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