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二十五章 拜托

第九百二十五章 拜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41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二十五章 拜托

“你每天跟早上都跟芮书一起吃早餐?”他突然问。

“没意外的话会一起。”秦聿随意道。

“就像咱俩现在这样?”

秦聿抬眸看他,“有时候会听新闻,或者聊一些话题,不能看手机。”

陆斯安微微一顿,放下手机,“没想到芮书年纪不大,爱好挺复古。”又问:“那你每天下班回家,芮书是不是也在家等你,然后跟你一起吃晚饭?”

“会尽量一起吃晚饭。”

“吃完晚饭呢?”

“你问这些干什么?”

“问问呗,又不是私密话题。”

“天气好会一起散个步,或者在草坪跟猫玩一会儿,时间还早的话一起看书上网,如果我在家工作,她会抱着电脑到我书房,什么也不做,就窝在沙发里上网,如果第二天休息,她会调两杯酒喝,偶尔心血来潮会尝试做夜宵……也没什么事。”秦聿淡淡说着,语气带着不易觉察的温柔。

这种平淡温馨对陆斯安来说有点陌生,他前几段恋情都没有这样平淡,下班不是一起泡吧就是参加派对,大部分时间都很嗨,很少呆在家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羡慕。

但羡慕也没用,女朋友不在身边。

想到这一点,他心情就不大好,怎么就想不开谈了个异地恋呢?面见不着,电话也打不通,真是谈了个寂寞……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他微微一怔,随后轻咳了声,这才接通电话。

秦聿看他这装模作样的做派,就知道肯定是张雅婷的电话,果然,就听他拿捏着腔调对电话说道:“是我,有事吗?”

也就是对着熟人他才这么作。

秦聿抽了张餐巾纸拭了拭嘴角,起身给他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上楼去,便离开了餐厅,将空间留给他。

“抱歉,昨晚加班太晚,才刚醒来,手机调了震动没注意到。”张雅婷的声音有点沙哑,刚醒来看到陆斯安的未接来电,她马上回拨,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接电话。

一听他这语气,她就忍不住笑了,这脾气,真叫人想rua一下。

陆斯安闻言忍不住问:“你昨天刚回去就加班呢?”

“事情太多,没办法。”

陆斯安皱起眉头,“你那伤还没完全养好,要钱不要命啊。”

“能推我的已经推了,我会注意的,谢谢你关心。”她笑着说。

陆斯安呵了声,“我是怕自己新鲜出炉的女朋友还没约过会就得二进医院探望。”

张雅婷忍不住笑,温声道:“是,这次是我草率了,没顾及自己伤势未愈就加班,后面我会多注意,把自己身体养好,不让你担心。”

她认错很自然,似乎换成了女朋友的身份,她语气温柔很多,也不总是跟他作对了。

陆斯安心脏扑通乱跳了下,有点不习惯,“你知道就好,我会定时查岗的,让我知道你乱来,呵。”他冷笑了声,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张雅婷眼底的笑意快要溢出来,“好啊,欢迎查岗。”

陆斯安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顿了两秒,又问:“你吃早餐了没有?”

“还没。”张雅婷跟他说,“家里没吃的了,一会儿出门吃。”

陆斯安嗯了声,这下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时,张雅婷道:“你还要上班吧?晚上我再打给你,中午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给你发信息,当然,你也可以发给我,我看到会尽快回复你。”

“不介意。”陆斯安轻咳了声,“你赶紧吃早餐吧,别迟到了。”

“嗯。”张雅婷笑着应声,“以后少喝点酒,我会尽快去看你。”

陆斯安又嗯了声,这才挂了电话。

挂断后,忍不住将刚才的通话回味了一遍,过了片刻回过神来,他四下张望,见餐厅里没有别人,轻咳了声,收敛了情绪。

看在她态度这么好的份上,就不计较她跑路的事了。

随后眉头又皱起来,伤没好就熬夜,太不把身体当回事了。

他想了想,翻开通讯录,拨了个号码。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电话接通,传来张芳霎懒洋洋的声音。

陆斯安:“……妈,早安。”

“说吧,什么事。”张芳霎开门见山。

“没事我就不能打电话?”陆斯安觉得母子之间偶尔委婉一点是需要的,张女士太直接了!没人情味!

“能啊,当然能。”张芳霎道,“不过你没事啊?那我挂了,赶着出门呢。”

“别别别!”陆斯安连忙喊道。

“有事就说。”

“就想问候问候您……”

“我好得很,挂了——”

“等等等等!”陆斯安飞快道,“跟你说张雅婷!”

张芳霎一顿,随后轻描淡写道:“雅婷怎么了?”

“她回京城了。”

“是吗?雅婷在S市呆那么久,你有没有好好招待她?”张芳霎此时还不知道张雅婷受伤,只知道她因为工作在S市呆了半个月,作为老母亲她很是喜闻乐见。

陆斯安想了想自己在张雅婷住院期间就去过探望过一次,顿时有点心虚,不过这不是要紧事,他道:“妈,我想拜托你一个事儿。”

“什么事?”

“就张雅婷受了点伤……”

“受伤?”张芳霎马上问道,“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现在怎么样?”

“不算严重,她已经出院了。”

“还住院了?到底怎么回事?”张芳霎质问。

“打官司的时候被人伤的,怕您担心就跟您说,不过真的不是很严重的伤,您放心就是,不然她也回不了京城。”他连忙保证。

张芳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随后品出点不同寻常的意味,“你告诉我这事干什么?”

陆斯安还有点难为情,“……妈,你要是不忙的话,帮我去看看她,她一个人住,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养伤。”

“你再说一遍。”

陆斯安不明所以,还是重复道:“妈,你要是不忙就去看看张雅婷,看看她有没有养好伤。”

“女朋友受伤你让她一个人回来?小陆同志,我跟你爸没教过你这么不负责吧?”

“我这不是走不开吗?拜托拜托了,张医生!”

张芳霎似乎被说服了,“就这次。”

“感谢万分!”陆斯安感恩戴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