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二十六章 固执

第九百二十六章 固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03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二十六章 固执

“谁来的电话?”陆正辉从屋外回来看到妻子眉飞色舞,忍不住问了句。

“我儿子。”

哦,依据“高兴时是她儿子,不高兴时就是他儿子”的定律,陆正辉心想,陆斯安哄他妈开心了。“说了什么把你哄得这么开心?”

“跟我说雅婷回京城了,雅婷在S市受了点伤,让我去看看。”

陆正辉一愣,哎哟,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叫自个亲妈去亲自去探望,这要不是做了亏心事就是有点别的图谋。

“这女朋友名副其实了!”张芳霎肯定道,这臭小子感情上不大着调,但从来没敢动劳过长辈照顾女朋友,破天荒头一次,一定是定下来了。

陆正辉深以为然,难怪妻子这么高兴。

想到张雅婷刚出院,张芳霎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小安跟我说雅婷一个人住,她刚出院肯定很多地方不方便,我得去看看,他们年轻人最喜欢图方便,随便吃点就完事,养伤可不能这样。”

见妻子风风火火就要出门,陆正辉连忙喊住她,“万一雅婷今天上班,你现在去也见不着人,先打个电话问问。”

张芳霎想到电话里说张雅婷赶着回来上班,这会儿估计可能真不在,“那我一会儿给雅婷打电话,等下班我去看她,顺便给她炖个汤补补。”

“汤还是我来炖吧,保管营养又好喝。”陆正辉道。

张芳霎笑,“也行,雅婷喜欢你的手艺,你再给她露两手,说不定能把这个儿媳妇早点勾到家里来。”

陆正辉看她笑得开心,也忍不住露出笑意,“你高兴就好。”

这边,陆斯安挂了电话,秦聿刚好收拾妥当下楼,陆斯安也吃好了,两人一起上班去。

刚到律所,陶霖过来打招呼。

“陶助理今天这身很适合你。”陆斯安微笑夸奖。

“啊?是吗?”陶霖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打扮,跟平时没什么区别,等他走了,小声问秦聿,“陆老板今儿怎么这么高兴?有啥好事?”

秦聿嘴角扯了扯,“不用管他。”

陶霖哦了声,上前半步,低声道:“对了,上次来过的方女士和邱先生又来了。”

秦聿看他,“方女士,邱先生?”

“就是儿子杀了亲奶奶那对夫妻。”

“不是已经拒绝过?”

“大清早过来非要见你,人在接待室等着。”

“没空。”秦聿想也没想就拒绝。

谁知第二天,他们又来了。

“指定要见你,说你不在都赶不走。”陶霖无奈道。

秦聿仍想拒绝,但话到嘴边打了转,改了口:“算了,让他们来我办公室。”

两分钟后,一对面容憔悴的中年夫妻来到秦聿办公室。

“秦律师!”方红画看到他情绪激动起来,“秦律师,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时隔半月,夫妻俩憔悴了许多,邱奇胜满脸焦虑,眼神疲惫,抬头纹深了许多,方红画两鬓竟有了些霜白,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夫妻俩满身风霜,在这短短的半个月历经了前半辈子都没有的坎坷。

“上次我已经拒绝过,让你们来只是想说清楚,我不接这个案子,S市很多好律师,他们都可以帮你们辩护。”

方红画哽咽道:“我们找了很多律师,每个律师都告诉我们,他们救不了我儿子。”

“那么多律师救不了,我未必能救。”他辩护的成功率确实高,甚至外界打出不败的名号,但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能完全推翻,证据确凿的案子任何律师都翻不了,律师的能力再强也要以尊重事实证据和法律规定为前提。

“你能!你帮过很多人脱罪,都成功了,别人救不了你肯定可以!”方红画执着道。

“你们也太轻看国家司法机关了。”

听他这么说,方红画心生绝望,“真的没可能无罪吗?”

“杀人事实明确的,绝无可能无罪。”

邱奇胜突然道:“罪轻呢?我们问过很多律师,说他很可能死缓,情况好也是无期,我儿子才十八岁,刚刚十八岁,如果他要坐几十年牢,这辈子就毁了,我们整个家也毁了……”

秦聿看着他没说话,可目光无形压力。

邱奇胜动了动唇,艰难道:“我知道对不起我妈,可人已经不在了,总归活着的人更重要。”

秦聿不意外,人性如此。

方红画和邱奇胜还以为他要答应,但心中的欢喜还没冒出来,就听他说道:“感谢你们的信任,但很遗憾我分不出时间精力接你们的委托,你们去找别的律师吧。”

“秦律师!”夫妻俩大惊。

秦聿叫陶霖送客。

陶霖费了不少劲儿才送走这两口子。

秦聿真的很忙,陆斯安这牲口借着先前的项目使劲儿压榨他,理由还很充分,说他八月结婚没多久肯定要备孕,等孩子出生放在工作上的时间精力就更少了,婚前这两个月是他最后的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时光,可得好好珍惜。

他觉得这厮就是空虚寂寞冷,公报私仇。

很快,他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没想到的是,之后几天,邱奇胜夫妻接二连三来找他,每次被拒仍然不肯放弃,不过前台挡着人,没给他造成多大的困扰。

连续忙了快一个月,这天,秦聿终于能早点下班。

走之前接到姜芮书的信息,问他什么时候下班,得知她也还在法院,他回复,让她等一会儿,他开车去法院接她。

“秦律师!”一道人影突然冲出来,挡在他车前,秦聿连忙急刹车。

安全带狠狠勒住他,将他往回带,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差一点点就撞到了。

秦聿恼火,不要命吗?

定睛一看,更恼火了,原来是方红画。

方红画被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却固执地不肯后退半步。

秦聿降下车窗,冷声道:“让开。”

方红画固执道:“秦律师,我想跟你谈谈。”

秦聿不为所动,“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有时间在这里纠缠我,不如去找个好律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