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二十七章 没什么特别

第九百二十七章 没什么特别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99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二十七章 没什么特别

“我们不要无罪,做罪轻辩护就行,你可以做到的,我们找过的律师,他们都没有把握,S市最有把握辩护成功的,就只有你秦律师。”方红画苦苦恳求,想来这将近一些月的碰壁让他们明白,在杀人事实明确的情况下,他们儿子不可能做无罪辩护,甚至坚持无罪会让法官认为不悔改而重判。

“多谢高看,恕不奉陪。”秦聿升起车窗要走。

方红画挡在车前不肯让开,“秦律师,求你帮帮我,救救我儿子,只有你能救他了……”

见他不为所动,方红画扑通一声,跪在车前。

“你干什么!”秦聿眼瞳微微一缩,喝道:“起来!”

方红画的眼泪流下来,“秦律师,你就救救我儿子吧……”

秦聿脸色冷峻,打电话叫保安。

很快,值班的保安跑过来,把方红画拉到一边。

方红画挣扎,“秦律师!求求你!”

秦聿眉头轻锁,脚踩油门。

方红画眼看车要开走,突然生出力气挣脱钳制,冲上来拍打车窗,“秦律师!你帮过那么多人,什么样的人都有,在你这里每个人都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辩护权,可为什么你可以帮了那么多人却不帮我?”

秦聿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下。

保安连忙冲上来拉住她,她哭喊着不停挣扎,但保安死死牵制着她,她无论如何都挣不开,眼看着秦聿的车开走,绝望地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就算我的孩子罪大恶极,他也有得到辩护的权利,他也有被轻判的机会,法律允许,法官也允许,为什么……为什么别的作了恶的人能得到好律师的辩护,我的孩子却不能……为什么……”

他们找了很多律师,都说不好辩护,也有一些看案子影响大主动接触他们的律师,可是这样的律师他们信不过,怕律师是为了扬名而来。

秦聿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他不挑案子,不管什么人,有身份的没身份的他都不挑,辩护的成功率极高,比这更难的案子他都成功了……

可是这个希望却可望不可即……

方红画满心绝望,浑身的力气都泄了,瘫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不知何时,保安松开了她,她也毫无觉察,泪流不止。

秦聿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很快收回目光,没有停留。

去C区法院的路上,他给陶霖打了个电话,“明天叫方红画夫妇来一趟。”

-

“秦律师!”

第二天上午,秦聿刚到律所,就看到了情绪激动的方红画和邱奇胜。

秦聿瞥了他们一眼,淡淡道:“来我办公室。”

方红画和邱奇胜心中有所猜测,很想开口问他,又怕惹恼他,只好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跟他走进办公室。

秦聿把笔记本摆办公桌上,把包放在一旁,这才开口:“辩护可以。”

“真的?!”方红画和邱奇胜差点跳起来,激动得满脸潮红,“那真的太感谢——”

秦聿抬手打断他们的话,“但是做什么辩护,我需要见过被告人也就是邱承望,以及看过证据之后才能决定,如果你们不能接受我的辩护方案,合理要求你们可以提,但如果无法达成一致,我会退出辩护,并且我不能保证辩护一定成功。”

方红画和邱奇胜闻言愣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稍稍冷却,心中生出了迟疑。

他比他们找过的一些律师还不确定,有些律师至少说有很大的把握,可是秦聿却说不保证结果……

邱奇胜问道:“秦律师,你是不想接我们的委托才这么说,还是真的没把握?”

“我要了解详情后才知道做什么辩护,有多大把握,现在无法明确告诉你们。”秦聿先把丑话说明白,方红画夫妻明显把他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他接了委托自会竭尽所能,但结果谁也无法保证。

他们不接受这个事实,后面的辩护就不好做。

邱奇胜和方红画面面相觑,这跟他们想象的偏差很大,他们费尽心思求秦聿做辩护就是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结果,可秦聿告诉他们什么都无法保证,让他们很难接受。

“你们先考虑,考虑好找我的助理签合同。”秦聿也不催他们。

夫妻俩犹豫不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红画咬咬唇,问道:“秦律师,我可不可以问问,你刚开始不愿帮我们,为什么现在又愿意了?”

“我不愿是暂时不想接案子,之所以愿意——”秦聿看着她,道:“也没别的原因,接下也无妨。”

昨晚她说每个人都一样的,没错,是一样的。

所以这个委托接就接了,没什么特别的。

方红画闻言一愣,看他淡漠的神情,心一横,咬牙:“那就拜托秦律师了——”

-

送走方红画夫妻,陶霖回来问他,“怎么又答应了?你也不是那种会被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感动的人。”

如果说初出茅庐的时候还会被一些委托人的哀求打动,入行久了,悲欢离合见得多,在工作上感情会变得冷漠,不会被轻易动摇情绪。

就如赵思雨这姑娘,现在也理智了很多,不会像刚入行时那么感性。

当然,也是吃多了心软的亏,心不硬点把自己赔进去都不够。

“后面能腾出点时间,接了也无妨。”秦聿淡淡道。

陶霖闻言不再追问,这是他的风格。又问:“要不要给你预约看守所见面?”

“约下午,这案子没多少时间,得尽快。”

陶霖打了个OK的手势,转身忙去。

下午,秦聿独自开车看守所。

知道律师来会面,邱承望很激动,刚来到会面室,要不是看守所的民警拉着他,他就要扑上来,但看清秦聿的长相后,他愣了一下,“……你是谁?”

“我是你的律师。”秦聿看着他脸上还没褪尽的激动,显然他对律师的到来很是期待,“我姓秦,你可以叫我秦律师。”

“上次不是你……”

秦聿知道方红画夫妻之前找了个律师来看守所探望,“今天上午你父母委托了我做你的辩护律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