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二十八章 探视

第九百二十八章 探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05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二十八章 探视

邱承望打量他,发现他比上一个律师要气派,可能也更厉害,迫不及待问道:“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这话让秦聿多打量了一下他,脸色苍白憔悴,一双肿泡眼闪烁急切焦躁的光芒,大大的眼袋挂在眼底,嘴唇发干,人瘦得快脱形,看来在看守所的日子不好过。

如果不是杀害了自己的奶奶,现在应该刚参加完高考,正在享受愉快的暑假。

但杀了人,别说学业,正常生活也是奢望。

谈何离开?

“你暂时离不开。”秦聿回答他,离开这里要等开庭判决,再送往服刑的监狱,如果被判死刑,离不离开这里也没多大意义了。

邱承望不知道他说的离开跟自己想的截然不同,紧追着问道:“能不能保释?我在这里一秒钟都不待不下去。”

“不能。”秦聿破灭他的幻想,“你不符合条件。”

“要什么条件?”

“你得清楚自己的处境。《刑法》规定,故意杀人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秦聿让他清醒一点,“你杀害自己的奶奶,不论道德上还是法律上都十分恶劣。”

听到死刑,邱承望脸色一变,“……你是不是吓唬我?”

“你在看守所这些天没跟人说杀人怎么判?”

邱承望闻言脸色刷一下白了,想到看守所里那些年纪大的人,知道他杀了奶奶,还知道他年纪小,就喜欢欺负他,说他要判死刑的……

“上次的律师来还说我有希望,你是不是故意说得很严重想讹钱?”他情绪激动。

秦聿微微放松,靠着椅背,平视着他说道:“你父母一个月前找我帮你辩护,我没答应,昨天你妈妈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救你,我想着你这个案子没意外的话就是走个程序,就答应了。”

邱承望睁大眼睛,爸妈求他来的?爸妈觉得他比上一个律师更好,不惜下跪哭求?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就走个程序是什么意思?”

“经庭审后定罪宣判。”

那不是说他肯定会被定罪,就等着法院审判了?故意杀人怎么判来着?

“不可以!”邱承望整个人都慌了,眼睛变得赤红,“我爸妈花钱请你,你必须帮我,我不要坐牢!我才十八岁,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要不要坐牢,我了解案发经过才能知道。”探视时间有限,秦聿不跟他废话,“时间不多,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关系到我能多大程度帮到你,务必说真话。”

-

案子经过跟新闻报道差不多,案发当天是周末晚上,有个朋友攒了个局约邱承望出门玩,邱承望囊中羞涩,知道奶奶喜欢放现金在家,便找奶奶要钱。奶奶说时间太晚,叫他不要出去玩了,不肯给钱。他已经跟人说好要出去,跟奶奶吵起来,越吵越生气,他去厨房拿刀威胁奶奶,奶奶还是不肯给钱,他就把奶奶砍了。

他在杀了奶奶后,从奶奶卧室里拿了三千块钱,换下染血的衣服,去见了约他的朋友,把钱花光,第二天回家他跟家人说自己杀了奶奶,这才事发。

“我就是想要点钱,她一直叨叨叨,吵得我脑袋嗡嗡响,很烦……”邱承望喃喃道。

秦聿淡淡看了他一眼,简直毫无悔改之意,“这种话不要对任何人再说第二遍,尤其是法庭上,法官会认为你不悔改。”

邱承望脸色微微一变,“那我要怎么说?”

秦聿看着他定了两秒,这才道:“你可以想一套对你有利的说辞,不会说就少说,不要撒谎。”

“法官问的问题对我不利怎么办?”

“被戳穿会对你更不利。”秦聿准备走,“开庭前我会再来见你,有事也可以联系我,不要轻举妄动。”

离开看守所,秦聿回了趟律所,将邱承望的证词记下,第二天去检察院阅卷,将案情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

方红画和邱奇胜忍不住来询问进展,听秦聿建议争取无期,方红画很难接受:“我看刑法上有规定故意杀人有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有没有可能?”

“那是情节较轻的,不论从作案动机,主观恶意各方面来说,邱承望都不具备从轻判处的条件。”秦聿道。

“那十年以上呢?十年以上的有期?”

“作为一个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为了获得金钱外出玩乐而杀死自己的奶奶,并且在杀人后毫无心理负担,用被害人的钱在外面玩乐,不论是作案动机还是主观恶意都没有轻判的理由。”

实际上这个案子被媒体报道后,网上一片喊死刑的呼声,没人愿意宽恕一个弑亲的小畜生,除了他的父母。

“秦律师,就没有别的办法减刑吗?”方红画仍不肯放弃。

“没有法定轻判的情节,唯有认罪态度良好可以争取减刑。”

两人都沉默了。

“那个……”邱奇胜试探地说道:“精神病杀人是不是不用负责?”

秦聿看他,“邱承望有精神疾病?”

邱奇胜低下头,“他上高三后脾气很暴躁,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给他鉴定精神病是不是可以减刑?”

秦聿听懂了,这是想用精神病来逃避责任,冷冷道:“这该叫秉性恶劣不服管教。”

夫妻俩被他这句话刺得脸色难看,想反驳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邱奇胜低声道:“他以前很乖的,突然就变了,可能高中压力太大……”

“如果你怀疑邱承望有精神上的问题,鉴定可以做。”

邱奇胜闻言一喜,却又听他接着说道:“但如果他没有精神问题,做了也没用,精神病鉴定不是你想鉴定有就有。”

邱奇胜不甘追问:“秦律师你以前应该精神病人打过官司吧,就没有点门路?”

秦聿神情冷峻,“如果你想制造伪证,尽早放弃这个念头,我不奉陪。”

邱奇胜脸色僵了僵,喃喃道:“……不这么做能怎么办?”

“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秦聿道。

方红画捂住脸,哽咽不已:“怎么会这样,那天我调班休息叫他回家住就好了,我在家他就不会去奶奶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