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三十一章 开庭

第九百三十一章 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850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三十一章 开庭

送姜芮书去法院上班,秦聿去了趟看守所,随后又去了案发小区,在忙碌中,开庭的日子很快到了。

这个案子颇受关注,开庭当天,旁听者众多。

邱奇胜一家早早赶到法院,心情忐忑地等待秦聿的到来。

“秦律师!”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一出现,邱奇胜夫妻便激动地迎上。

他们的呼声让旁听者侧目,看到那西装革履、面容冷峻的男人,这就是给小人渣辩护的律师?

长得也太好了点。

也有知道秦聿的人,看到他,心里对这场庭审不免多了几分期待和复杂。

秦聿拎着一个公文包,很快迎上邱奇胜三人,淡淡打了声招呼。

方红画情绪激动,“拜托你了——”

秦聿应了声,没作什么保证。

方红画却很想要他的保证,邱奇胜赶在她开口前紧紧握住的她的手,让她不要说太多,怕影响秦聿的心情影响到庭审。

方红画艰难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努力露出一个勉强的笑,“我相信秦律师。”

旁人闻言知道他们是邱承望的父母,目光复杂,儿子杀了亲妈(婆婆),还费心请这么好的律师辩护,老人家死不瞑目啊。但转念一想,到底是亲儿子,还能不管吗?也不知道他们造了什么孽,养出这么个没人性的儿子。

秦聿没跟他们多聊,走到辩护人的席位坐下。

开庭前,赵思雨悄悄步入法庭,在旁听席的角落坐下。

秦聿若有所觉,目光淡淡扫来,赵思雨脖子一凉,下意识缩回去。

她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想看看秦聿做什么辩护,怎么辩护。

秦聿的目光没有停留,看了看对面刚到庭的公诉人,双方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接,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较量。

十五分钟后,书记员开始宣读法庭纪律。

“请审判长、陪审员入庭。”

随着书记员的喊声,一袭黑色长袍的审判长走进法庭。

这次的合议庭由审判长和两名陪审员组成,审判长四五十岁左右,是一位资深刑事法官,两名陪审员一男一女,男的较为年轻,女的三十多岁模样,脸色严肃。

“现在开庭。”

审判长宣布开庭后,邱承望被法警带上法庭,看到他,方红画的情绪激动起来,这是他们在邱承望被逮捕后第一次见面。

她差点站起来,恨不得冲到邱承望面前,还好邱奇胜拉住了她,但邱奇胜的情绪起伏也很大,目光紧紧盯着儿子,眼都不眨一下。

关在看守所这段时间,邱承望从一个小胖子瘦成了皮包骨,精神颓废,整个人郁气沉沉,全无以前的张扬,邱奇胜差点认不出来这就是自己的儿子。

邱承望觉察到他们的目光,望过去,情绪激动,但刚动一下,就被法警死死压住。

“承望——”方红画忍不住喊出声。

“法庭不得喧哗。”审判长警告。

邱奇胜三人不敢再有动作,只能眼泪汪汪看着邱承望,看着他被法警押到被告人席位上坐下。

确认基本信息后,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起诉书中陈列邱承望的罪行,杀害至亲,不思悔改,情节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希望法院能依法惩处。

公诉人的语气平静而严肃,却叫人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愤怒,在场之人都受到了感染,这个小人渣干的事确实天怒人怨,纷纷想到一句话:他还是个孩子,千万不要放过他。

邱奇胜、方红画和邱良工三人觉察周围投来异样的目光,不自然地低下了头。

“被告人邱承望,对起诉书所指控的事实有无异议?”审判长询问邱承望。

邱承望看了看审判长,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话到了嘴边,突然对上秦聿清冷的目光,一个激灵,低下头,“没有……”

审判长眉头微皱,“你说大声一点。”

“没有异议。”邱承望大声答道。

赵思雨颇感意外,承认了公诉方所指控的犯罪事实,要再推翻就不容易,不知道秦聿还能怎么辩……

审判长道:“现在公诉人可就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邱承望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对被告人进行讯问。”

公诉人向审判长颔首致意,目光转向邱承望。

邱承望感觉他目光如刀,一刀刀剐在自己身上,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心里有些害怕。

“被告人邱承望,你奶奶戴小月是怎么死的?”

邱承望下意识看秦聿。

即使秦聿已经提前告诉他公诉人可能问那些问题,听到这样的问题,他还是觉得对自己太不利,不想承认。

“你看辩护人做什么?辩护人又不能帮你回答。”公诉人嘴里说着,目光冷冷盯着秦聿,似乎只要秦聿说一个字,他就能当庭揪住把柄。

邱承望闻言不敢再看秦聿,老实回答:“被我用刀砍死的。”

“请你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邱承望觉得这个公诉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肯定故意针对他,可他不敢违抗,只能回答:“那天是星期六,第二天不上课,卓志杰约我出去玩通宵,我零花钱用完了,就跟奶奶要点零花钱,谁知道她不肯给,要是爷爷在肯定会给我,可她就是不给,还一个劲儿说我,我跟她吵起来,她还骂我,我很生气,就去厨房拿了把菜刀吓唬她,谁知道她骂得更难听,我一时气上头就对她砍了一刀。”

“就砍了一刀?”

“先是一刀,我控制不住自己,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倒在地上。”

“你奶奶为什么不给你零花钱?”

“……因为我要出去通宵。”

“所以你奶奶出发点是好的,没想到你会对她痛下杀手。”公诉人接着又问:“你奶奶骂了你什么?”

“就一些很难听的话。”

“你复述一下。”

“说我是小混混,不学好,还骂我朋友是烂仔。”

“这难道不是事实?”

“反对人身攻击。”秦聿突然打断。

“反对有效。”审判长道,“公诉人请注意围绕犯罪事实提问。”

“好的,审判长。”公诉人从善如流,“你第一刀看中了你奶奶的什么部位?”

“肩膀。”

“当时她是什么反应?”

邱承望想了想,“她叫了一声,倒在床上。”

“接着你怎么做的?”

邱承望停顿了两秒,摇头,“我记得不大清楚了,当时我脑子很混乱。”

“你奶奶有没有跟你求饶?”

“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有叫声,但当时怎么样我没印象。”

“也就是说,你因激愤失去理智,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高三学习压力很大,我成绩不好,心里压力很大,情绪一直不大好,奶奶的责骂让我很痛苦。”他间接承认是激愤杀人。

“那么——”公诉人眯起眼睛,“你杀害奶奶后做了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