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三十三章 两名证人

第九百三十三章 两名证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23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三十三章 两名证人

“当晚被告人是什么打扮?”

“牛仔裤和一件黄色的T恤。”卓志杰顿了下,抿唇,补了句,“他穿的不是白天穿的衣服,他应该洗了澡才出门的,头发有点湿,我闻到他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

“是什么味道?”

卓志杰想了想,道:“薄荷的味道,应该是那种夏天用的沐浴露,但我不确定是不是。”

“但是你可以确定他洗了澡才出门的,是不是?”

“是。”卓志杰补充,“洗手不会有那么浓的味道。”

“当晚你们都做了什么?”

“他去网吧找我们,说请我们去唱歌,然后我们一群人就一起去了KTV,这家KTV挺贵的,低消上千,我们要了个中包,花了一千多,还点了些酒水小吃,后半夜去附近的网咖打游戏,也是他出钱的,大概七点钟他请大家吃早点,然后各回各家。”

“你们知道被告人的钱怎么来的吗?”

卓志杰摇头,“我们都很奇怪他哪来那么多钱,虽然平时他零花钱比较多,但花钱也多,手上有个两三百就不错了,他说是压岁钱,其实我们都有点怀疑他是偷家里的钱……”

“当晚被告人是用现金支付还是线上支付?”

“都是现金。”

“被告人平时习惯现金支付还是线上支付?”

“一般是线上支付,偶尔现金支付。”

公诉人点头,“审判长,我没有问题了。”

审判长看向邱承望,“被告人对证人卓志杰的证词是否有异议?”

邱承望目光转向卓志杰,卓志杰感觉他看自己,不敢抬头。

邱承望表情颓然,慢慢低下头,“没有。”

审判长又问:“辩护人对证人卓志杰的证词是否有异议?”

秦聿看了看不敢抬头的卓志杰,回道:“审判长,我有个问题需要询问证人。”

“可以。”

秦聿再次将目光投向卓志杰,“从案发现场,也就是被告人邱承望奶奶家到你们当晚所在的网吧距离有多远?”

卓志杰对他印象不错,但内心对律师还有点发憷,还以为他会刁难自己,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问题。稍稍松了口气,答道:“没多远,平时坐公交不堵车就几分钟,走路的话二十分钟这样,骑车十分钟,那晚他就是骑车到网吧的,我们家都住附近,不会去太远的地方。”

这时,秦聿从包里拿出一瓶……沐浴露。

他打开沐浴露的瓶盖,走到卓志杰面前,“当时你见到被告人时,他身上是不是这种味道?”

卓志杰微微一愣,对上他平静的眼眸,慢慢凑上去闻了闻,随后后退点头:“是,就是这个味道。”

“谢谢。”秦聿结束提问。

公诉人不由观察秦聿的神情,有些摸不准秦聿这个举动是为什么,这个回答对被告人是不利的,不知道他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是另有打算。

接着,公诉人请第二个证人到庭。

“我叫张大芳,今年58岁,退休职工,现在住安福小区。”证人自我介绍。

公诉人开始提问,“证人张大芳,你与被害人戴小月是什么关系?”

“邻居。”张大芳道,“我住她家楼上,她住301,我住401,我们做了十几年邻居了。”

“你平时对被害人印象如何?”

“她脾气有点急,不过人挺好的,热心,开朗,喜欢跳舞,在我们小区人缘很不错。”

“你有没有见过被告人?”公诉人指着邱承望问道。

张大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邱承望,点头:“见过啊,很熟,他经常去他爷爷奶奶家,差不多每个月都会见到那么一两回。”

“你对被告人的印象如何?”

“挺有脾气的一小孩,喜欢玩,不爱学习,花钱大手大脚,对别人还好,的他爷爷奶奶就霸道很多,稍有不如意就骂他爷爷奶奶,跟个小皇帝似的。”

“被害人跟被告人关系如何?”

“小孩不发脾气的时候关系挺好的,戴小月他们老两口对孩子很舍得,每次孙子来家里都会做好吃的,小邱两口子也就是她儿子儿媳妇忙的时候,就是他们两个老的带孩子,对孩子很宠,不过现在大多都是一个宝贝蛋,都是宠着。”

“你什么时候知道被害人遇害的?”

“第二天中午,刚吃了午饭,我早上出去买菜的时候去敲她家门没人应,还以为她已经出去了,谁知道中午就听说她人没了。”

“案发当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有。”张大芳点头,“我躺在床上,突然听到楼下吵得厉害,整栋楼都快掀翻了。”

“当时具体时间是多少?”

“零点三十分这样,吵了好一会儿。”

“你没有下去劝阻?”

“没去,太晚了不好上门,他们也不是没吵过架,我就没在意,早知道我下午看看,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证人叹了口气,“真是挺好的一个人,可惜了。”

“好的,提问完毕。”公诉人坐回去。

秦聿表示需要询问证人,“你确定在案发当晚听到了争吵声?”

“十分确定。”张大芳道,“声音很大,上下楼的邻居应该都听到了。”

“那么你如何确定时间在零点?”

“我看了下床头的闹钟。”

“当时你已经睡下了吗?”

“对,但是还没睡着就被吵醒了,然后我看了下时间,零点了。”

“具体是什么时间?零点多少分?”

张大芳想了想,“差不多零点三十分这样,我还心想怎么这么晚还吵架,吵得人睡不着,明天要跟楼下说说。”

“也就是说你不确定具体时间,只知道大概时间?”

“我家那个钟不是显示数字的,我看到时针指着12,分针在下面,差不多在6那里,具体差几分钟我仔细看,但不会差5分钟以上,我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没错。”张大芳十分肯定道。

“你有没有听清楚楼下吵什么?”

“就是骂骂咧咧的,男的声音特别大,骂得特别凶,平时邱承望也这么骂过他爷爷奶奶,那语气一模一样,凶得很。”

“争吵声是什么时候没有的?”

“就吵了一会儿。”

“你有没有听到尖叫声或者惨叫声?”

张大芳皱眉,“这倒没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