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三十八章 都是帮凶

第九百三十八章 都是帮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03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三十八章 都是帮凶

“承望啊……”

方红画泪流满面,隔着阻拦,向邱承望伸出手。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同情她,邱承望罪有应得,但最心痛的是他的母亲。母亲总是最无私的,纵然自己的孩子变成恶棍,被全世界憎恶,母亲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儿子……”

“承望……”

邱奇胜和邱良工也忍不住流泪,好好的一个家变成这样,叫人唏嘘不已。

一直低着头的邱承望缓缓抬起头,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沉沉看着他们。

方红画被他的眼神刺痛,又想上前,谁知这时候邱承望突然挣脱法警的钳制,向她冲来的同时高高举起双手,狠狠砸了下去。

“啊——”

邱承望戴着手铐,坚硬的手铐砸在方红画脸上,几乎将她的鼻梁打断。

方红画惨叫出声。

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到,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疯,那可是他妈妈!

邱承望没有停手,不顾一切掐住方红画的脖子,低头狠狠咬住她的颈动脉,方红画再次惨叫,邱奇胜和邱良工连忙拦住他,他就将攻击目标转向他们,疯狂对他们拳打脚踢,疯了似的。

法警迅速上前将他拉开。

“都怪你!都怪你们!我走到这一步都怪你们!都是你们害了我!”

邱承望愤怒咆哮。

邱家人震惊,看到他仇恨的目光,更是心惊不已,怎么能怪他们?

“……怎么能怪爸爸妈妈和爷爷?从小家里就给你最好的,你要什么给什么,就是你奶奶也是疼你的……”邱奇胜喃喃。

……这不是白眼狼吗?

“就是怪你们!你们从小没有告诉我有些事不能做,就算我做错了也都是别人的错,既然都是别人的错,为什么这次我杀人你们不能给我兜底?为什么我还要坐牢?我走到今天都怪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

邱承望面目狰狞,眼中迸射出惊人的恨意。

这一瞬,法庭里仿佛被按了暂停键,骤然寂静。

邱家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邱承望,发现他真的恨他们,他们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宁愿自己苦一点累一点也要满足孩子,只为了孩子高兴,全家掏心掏肺疼爱的孩子,现在对他们恨之欲死……

他们愣愣地看着彼此,见所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禁茫然了。

……他们真的做错了吗?

没人给予他们回答,邱承望很快被带走,接下来他将面临十几年的铁窗生活,而留在法庭里的邱家人,因为他的仇恨陷入深深的迷茫中。

人群渐渐散去,最后只留下了邱家人。

他们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起来狼狈可怜。

秦聿收拾好东西,走到他们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们。

“这个案子里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说,“邻居听到了两人的争吵,却没听到被害人的惨叫声。”

邱家人一愣,好像是这样,邱承望第一刀是砍在他奶奶的胳膊上,这不是致命伤,可是为什么他奶奶没有叫出声,正常人被砍一刀肯定会叫出声,还会大声呼救,可不论是楼上的邻居还是楼下的邻居,都没听到惨叫声和呼救声。

“难道证人没说实话……”

秦聿眼神凉薄,“从现场勘验的结果看,她被看了第一刀后倒在床上,但她没有反抗,而是抱住头蜷缩身体,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邱承望接着砍了第二刀,第三刀……直到她重伤身亡。”

“……为什么?”三人强烈不安。

“因为爱。”这三个字从秦聿嘴里说出来不知为何带上了讽刺的意味,“亲孙子拿刀砍自己的奶奶,这种事传出去,谁还敢跟邱承望来往?所以邱承望行凶的时候,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苦苦哀求她最疼爱的孙子,不要再伤害她了,但她没想到她最疼爱的孙子真的会杀死自己,直到死去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秦聿看着他们三人,“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帮凶。”

每个溺爱他的人都是让他走上这条路的帮凶,包括被他残忍杀害的奶奶。

邱奇胜三人眼瞳紧缩,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却仿佛被施了定身咒,牢牢地定在原地。

秦聿说罢没再给他们一个眼神,如风似的走出法庭。

回到车上,打开手机,接二连三的信息跳出来,几乎都是同事和关系好的同行给他发来的祝贺信息。

看来这个案子挺受关注。

信息太多,他选择了一些单独回复,随后在朋友圈给了个统一回复。

随后他看了看时间,五点半了。

【下班接你?】他给姜芮书发信息。

姜芮书那边回复很快,【好啊,我还有半小时下班,你那边案子结束了?】

【嗯。】他接着又回了条,【中院到你们法院差不多半小时,我现在过去。】

【到了给我信息。】

半小时后,秦聿抵达C区法院,他的车进不去,只能停在路边。

好在姜芮书收到信息马上就给他回复,【两分钟。】

两分钟后,姜芮书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法院大楼前,她怀里也不知道抱着什么,飞快朝他奔来。

等她近了,才看到那是一束粉色郁金香。

她裹挟着淡淡的花香坐进来,转身将怀里的郁金香塞给他,“给!”

他挑眉,“给我?”

“恭喜秦律师得胜归来!”她一本正经道。

秦聿接过郁金香,“谢谢姜法官,怎么突然想到送花给我?”

为什么送呢?因为这个案子让他不大舒服,她想让他开心点,告诉他这份胜利跟以前的每一次胜利没有不同。“想送就送了,给自己的男人送花需要理由吗?”

秦聿get到了她的心意,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故意问她:“这次独有,还是下次也有?”

姜芮书知道他故意这么问,还是十分肯定地回答:“有!只要你还做律师就有。”

秦聿笑了,“那你得送多少?”他每年的案子可不少。

姜芮书微笑着看他,“就送一辈子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