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四十五章 不孝女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不孝女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76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不孝女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姜芮书习惯性往身边摸了摸,果然又没人了。

她爬起来看了看床头的时钟,差不多七点半了,连忙爬起来。

下楼没见着人,往外一看,果然看到秦聿跟她爸在外面聊天,姜大橘在草地上打滚,试图引起两脚兽的注意,但那对未来的翁婿没分给它一个眼神。

大清早聊什么她不知道的话题呢?

姜芮书看着她爸一本正经的派头,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网上有个套路——用作死的语气跟爸妈说话。

她嘿嘿一笑,背着手,老神在在走过去。

姜明德和秦聿注意到她,正想跟她说话,她突然一把抱起姜大橘,撸着它的大脑袋,突然问:“爸,你为什么不喜欢大橘?”

姜明德莫名其妙,“我怎么不喜欢大橘了?”

“那为什么大橘在你脚边彩衣娱亲,弄得浑身是伤,你却没给它一个眼神?”她爱怜地摸着大橘猫头:“呜!可怜的大橘,打一生下来就不招你爷爷喜欢,傻孩纸,他不会喜欢你的……”

姜大橘瞪着一双溜圆的眼睛,茫然无辜。

秦聿:“……”

姜明德:“……”

姜明德皱眉:“大清早你做什么怪?谁是大橘爷爷?”

“爸,你就是大橘爷爷啊!”姜芮书不敢置信看着他,呜呜哭起来,“我命苦的大橘啊,你爷爷连你辈分都分不清,要怪就怪妈妈把你生成这副模样,一点也不像他,不得他喜欢,大橘别哭,妈妈疼你。”

姜明德眉心直跳,“你胡说八道什么?”

姜芮书将大橘递到姜明德面前,可怜巴巴道:“爸,我知道你难以接受这么个丑孙子,可它真是你的亲孙子呀!”

姜明德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说人话!”

姜芮书犹犹豫豫,“爸,你看孩子爸长这么好,我长得也不错,孩子却长这么丑,只能说明这问题不出在孩子爹妈身上……”

姜明德眉毛一竖,“你再说一遍!”

“爸,我能理解你,承认自己不足是需要勇气的……”

“勇气?我现在就告诉你什么是勇气!”

姜明德忍无可忍,撸起袖子,准备来个男子单打。

姜芮书早有预料,连忙跑到秦聿身后,“阿聿!爸爸又要打我和孩子啦!你快求求情!”

秦聿:“……”

如何在戏精老婆和暴怒老丈人之间端水,在线等,急!

姜明德看不惯她还要把秦聿拉下水,大声道:“你给我过来!有本事说你就别躲!”

姜芮书马上道:“秦律师,打骂家庭成员是家暴啊,你可不能让爸爸犯错!”

“小聿你快让开!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无法无天的不孝女!”

“爸,你自己要打我和孩子就算了,阿聿是我和孩子唯一的依靠,你怎么能怂恿他抛弃我们母子!爸,难道我真是你充话费送的吗?”

“你个不孝女!”

“小杖受大杖走,你这是家暴!我不能让你犯错啊!爸,我这是孝顺你!”

“孝顺个屁!”姜老板气到爆粗口,“你要孝顺就给我过来!”

“我不!”

“过来!”

“就不!”

“小聿你让开!”

“爸你别为难我男人!”

“他还是我女婿呢!不让我就一起打!”

姜芮书见她爸怒气值要满了,飞快把姜大橘塞给秦聿,说了句“照顾好孩子”,拔腿就跑。

姜明德立即追,“你给我站住!”

那怎么可能?姜芮书跑得更快了。

秦聿抱着姜大橘,看着父女俩在草地上你追我赶,嘴角抽搐。

这画面是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的,法庭上端庄严肃的姜法官被S市威名赫赫的姜大佬撵得跟狗子似的到处乱窜……

他捂住眼睛,想把这画面从脑子里赶出去。

不过老婆身强体壮跑得贼快,老丈人年富力强壮似青年,身体都很棒,也是件好事叭?

最终这场闹剧以范阿姨叫吃早餐结束。

姜芮书先坐到了餐桌前,见姜明德进来,笑呵呵招呼:“爸,过来坐,范阿姨做了你喜欢的小笼包。”

姜明德眼神都没给一个,板着一张脸坐到自己位置上,拿起筷子,突然问道:“我大孙子呢?”

“孙子?”范阿姨懵圈,下意识看向姜芮书的肚子,难道——

姜芮书差点被小笼包噎住,见范阿姨看自己,一口气岔了,忍不住咳嗽起来。

范阿姨却以为她没否认,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哎呀哎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那真是——”

姜明德淡淡道:“以后大橘就是我亲孙子。”

“大橘?”范阿姨懵圈,家里一直把大橘当成平辈儿的对待,难道这几年来她一直搞错了?

姜芮书憋得脸通红,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秦聿忍笑,在桌子下捏捏她的手,未来孩子有个猫哥也不错。

早餐后,姜芮书在爸爸的陪同下出发去试婚纱,秦聿没有一起去,他也要试自己的结婚礼服,但姜芮书想在婚礼当天给他来一场first look,所以不让他看自己试婚纱的过程。

一路上,姜明德都没说话,姜芮书来回打量了几次,忍不住问:“爸,你还生气呢?”

“没有。”姜明德淡淡道。

姜芮书哦了声,拿不准她爸心里到底怎么想,琢磨着说个话题缓和气氛,这时,姜明德幽幽开口:“就是觉得时间太快,好像没多久前你还是个小姑娘,现在就要结婚了。”

姜芮书小声嘀咕:“去年我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你还觉得我是老姑娘没人要,你们长辈的心思真难猜……”

姜明德顿了下,“等你做了父母就会明白我感受。”

“我今天已经做了父母,大橘是您亲外孙这么快不记得了?”她继续嘀咕。

姜明德太阳穴开始突突:“……你给我说大声点!”

姜芮书果断闭上嘴。

姜明德突然想起他刚外出打工的时候,每次回老家村里人就跟他告状,说他女儿调皮霸道欺负人,他一点不信,他女儿那么乖怎么可能是个小霸王?村里小孩听她的,那不是因为她零食多吗?至于欺负大人,那更是无稽之谈!她一个小孩子能耐再大哪还能欺负大人,肯定是污蔑!欺负他就一个女儿!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可能滤镜太厚,没看清楚女儿的真面目,一直错怪了村里人。

这女儿,可能真的很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