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四十六章 试婚纱

第九百四十六章 试婚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36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四十六章 试婚纱

“姜董,姜小姐,你们来了。”

设计师在门口微笑相迎,父女俩寒暄过后,便被引上二楼。

走道的尽头是一扇双开门,设计师上前一步轻轻推开,一个宽敞的大房间映入眼帘。

设计师回头微笑示意,“里面请。”

姜芮书微笑颔首,在踏入房间的一瞬,一直平静的心情突起波澜,心跳微微加快,期待中带上了些许紧张。

下一刻,整个房间映入眼帘。

这是个大到有点空旷的房间,华丽古典带点洛可可风格,但姜芮书的目光却一下子被立在房间中央的婚纱吸引了。

经典的A字版婚纱,一字肩设计,裙摆将将及地,面料是尚蒂伊蕾丝,没有华丽的后摆,更轻盈灵动,可以想象到海边的风吹动裙摆,与沙滩婚礼完美契合,屋外明亮的光线投进屋里,仿佛打上了一层滤镜,整件婚纱晕染着圣洁的微光。

婚纱从设计稿到现在历时四个月,期间几易其稿,姜芮书融入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这一刻她可以确定,这是自己想象中的婚纱。

设计师看她的反应便知道她很喜欢,顿时放下了一大半的心,不过实际效果还要上身才知道,便笑着催她换上婚纱。

“爸,你在这里等会儿。”姜芮书跟姜明德说道。

姜明德嗯了声,看着设计师把她和婚纱送进更衣间。

助理询问他要不要坐下休息片刻,他摇了摇头,将整个房间打量了一遍,这才坐下等候。

片刻后,更衣间传来响动,姜明德寻声看去,便看到设计师先走了出来,接着奶白的蕾丝裙摆出现在视线中。

目光由下而上,便看到姜芮书轻提裙摆走了出来,A字裙摆很显腰身,一字肩完美地展露了她优越的肩线,她瘦却不瘦弱,浑身上下洋溢着朝气,仿佛发着光,优雅不失灵动。

姜明德从来没有一刻如此时这么清晰地感觉到,吾家有女已长成。

“爸,怎么样?”姜芮书走到他面前打了个转。

姜明德看着她的脸有点恍惚,但只一瞬便收敛了心绪,唇边挂上浅浅的笑意,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漂亮。”

“真的?”

“真的。”姜明德点头。

姜芮书又打了个转,问设计师:“您觉得呢?”

设计师笑道:“不是我自夸,这件婚纱不仅外表美丽,同时倾注了姜小姐你的欢喜、期待和爱意,没有人比你更能诠释这件婚纱的美,秦先生一定会被姜小姐你的first look惊艳到。”

不愧是大设计师,一开口就说到了她心里去,不过姜芮书也这么觉得,这是独属于她的婚纱。

她突然有点希望八月早点到来。

回去的路上,姜明德又是一路没说话,姜芮书感觉她爸看了她试婚纱后,人就不爱说话了,便找了个话题:“爸,你和我妈结婚的时候穿的是什么衣服?”

“我和你妈?”姜明德回忆,“我穿的是一套黑西装白衬衫,打了个红领带,脚上穿的是一双人造革皮鞋。你妈穿的是一件红纱衣,搭了条阔腿裤,鞋子是我买的红高跟,可时髦了。”

姜芮书还有点印象,“我小时候,家里衣柜那件红纱衣就是我妈的嫁衣啊。”

姜明德嗯了声,“可惜没拍结婚照,后来一直说有钱了去补拍一套,可是有钱了没空,一直拖着……”

难怪姜芮书没见过爸妈的结婚照,他们家连全家福都很少,从她懂事起一家人就聚少离多,即使搬到城里住,爸妈也总是很忙,鲜少有时间陪她。

“有些事想做就要马上去做,拖着就会变质,以后再也没机会做……”

姜明德的语气有些飘渺,姜芮书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如果可以重新来过,还会不会走到这步?

姜明德没有说下去,只道:“回去给你妈上柱香,你妈肯定也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姜芮书嗯了声,婚纱是要给妈妈看的,不过婚纱照还没拍,这次就先跟妈妈说说试婚纱的事,后面还有不少事情呢。

父女俩回到家,秦聿外出未归,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

姜芮书不打算请太多人参加婚礼,同事只请几个关系好的,再就是请几个朋友,秦聿那边也差不多,唯一比姜芮书多的是家中亲人有十几个,姜家这边,除了姜如倩,姜芮书一个亲戚都不打算请。

一来关系一般,姜芮书希望自己的婚礼上都是由衷祝福自己的亲友,玩不到一块的不如不请;二来姜奶奶年纪大了不想远行,要她在老家办一场喜宴。其他事情姜芮书都可以拒绝,但这事她还是顺了奶奶的意,不过要等婚礼后再回去补办。

她和秦聿就当给奶奶做回显摆的工具人,满足老人家的心愿。

至于伴娘,姜芮书已经确定人选:“我定了雅婷和倩倩,雅婷是很早以前就说好了的,倩倩我希望她能有一个新的开始,正好一个是我好朋友,一个是我妹妹。”

“可以。”秦聿没有异议。

“你这边伴郎准备请谁?”

秦聿略作沉吟,两个伴郎,陆斯安是不用说的,至于另一个……

【你俩竞争上岗。】秦聿在家族群里艾特两个弟弟。

弟弟们:“……”

哥!你这是要兄弟阋墙啊!

姜芮书看到秦聿这操作快要笑死,不知道最后秦栩和梅表弟是如何竞争上岗的,最终,秦栩获得了伴郎名额。

晚上,张雅婷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姜芮书把这事告诉她,张雅婷笑了笑,突然语气严肃地跟她说:“芮书,我今天听到一个消息……”

姜芮书听她语气不大对,眉头微微蹙起来,“什么消息?”

“杀妻案可能要重审。”张雅婷道。

她没说是哪个杀妻案,但是姜芮书一定就知道她指的是哪个案子,顿时心头一跳,“秦聿前两年在京城辩护过的那个?”

“嗯。”张雅婷声音沉闷,“我是从检察院那边听到的消息,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官方消息,但是……希望你们有个准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