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四十七章 招人恨

第九百四十七章 招人恨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05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四十七章 招人恨

姜芮书连忙打开电脑,以最快的速度登录网页,就看到热搜顶端挂着一个#方郁承认杀妻#的标题,后面缀着暗红色的“爆”字。

【王瑛是我杀的,不过我很快就会去陪她,给她谢罪。】

短短一句话掀起惊天巨浪,不是没人怀疑被假冒或盗号,但随之而来的警方通告坐实了这个账号确系方郁本人,没有被假冒也没有被盗号。

评论下面是一片骂声,几乎每一条都在@法院和检察院,要司法机关将他绳之以法。

姜芮书当初关注过这个案子,同事和朋友都有过讨论,方郁能无罪的主要原因一个是关键证据有问题,一个是程序正义的胜利,恐怕除了被害人,只有方郁和他的律师才知道方郁究竟是不是凶手。不过她没有问过秦聿所谓的真相,因为律师要为委托人保密,即使委托结束仍然要履行保密义务。

可如果真相是方郁真的杀害了自己的妻子,现在他亲口承认,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这当是一件好事。

案子重启,其实跟秦聿没有太大关系,只是她担心秦聿会受到波及,如当年他离开京城前那般,毕竟当初方郁能无罪释放,秦聿起了很大的作用……

合上电脑,她上楼找人,在书房看到他靠着椅子,目光注视着电脑,手机摆在旁边,屏幕正慢慢暗了下去,不知是不是刚结束通话。

听到脚步声,他抬头,见她到来,目光柔和,“有事?”

姜芮书的目光落到电脑上,“你知道了?”

秦聿一听就知道她说什么,“你也知道了?”

她走进去,跟他隔桌相望,“刚刚雅婷跟我说的,她说方郁快死了。”

“绝症晚期,已经没多久可活。”秦聿也是刚知道,但他知道的更多,语气平淡,似乎没受到影响。

所以临死前良心发现,为了给被自己残忍杀害的妻子一个迟来的正义?

姜芮书没有这么问他,转而问道:“你印象中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精明,凉薄。”秦聿用两个词概括。

“听着不像好人。”

秦聿淡淡一笑,起身走到她面前,抬头将她鬓角的碎发拢到耳后,垂眸看她:“我这两天要去一趟京城。”

姜芮书微微一愣,“因为这件事?”

秦聿嗯了声,“去了解一点情况,正好还有些婚礼的事跟家人处理,很快就会回来。”

姜芮书看了看他,对上他沉静的眼眸,伸手环住他的腰,“那我在家等你回来。”

秦聿将她揽入怀中,两人默默温存。

随着事情发酵,方郁杀妻案时隔三年后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而方郁得了绝症将死很快被曝光,都觉得他是恶有恶报,可如果不是他得了绝症,他至今并且一直都会逍遥法外。

于是人们纷纷质疑司法机关失职、质疑当年主审的法官,质疑司法公正、质疑为方郁辩护的律师帮助杀人犯脱罪……

周一清晨,秦聿在家和姜芮书吃了早餐,中午搭乘飞机前往京城。

下午三点,飞机抵达京城。

陆斯安站在出口,远远就看到了人流中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秦聿,又高又帅,浑身上下透着精致,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你这打扮,别人还以为你是什么明星。”陆斯安挥手把他招呼到跟前,吐槽他,“你看旁边那小姑娘还在看你呢。”

秦聿循着他说的方向看去,确实有两个小姑娘偷偷打量他,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淡淡道:“我怕被认出来挨打。”

陆斯安笑了,“你现在知道自己有多招人恨了。”

不过听秦聿这么说着自己,他倒是放下心来,也是,身经百战的大律师,哪会因为流言蜚语就被影响心境,要说当初为什么离开京城去S市,那个案子是有点影响,但主要是他挖墙脚给力!

“走吧。”秦聿没跟他贫嘴。

陆斯安让他把行李撂后尾箱,等他上车了,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他,“方郁已经被拘了,不过他那身体快完了,在医院住着呢,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开庭,检方那边可积极了,周关承你还记得吗?”

秦聿嗯了声,“他是方郁案的公诉人。”

当年在法庭上交过手,后来一直看他不顺眼,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律师中的毒瘤,当然,他也看周关承不顺眼,没有律师喜欢被检方盯着。

“你小心点他,我听说他想找你的麻烦。”

秦聿并不意外,上次回京城碰到还旧事重提,他毫不怀疑只要有机会,周关承一定会不遗余力把他弄上法庭。

看他反应冷淡,陆斯安啧了声,“要说周关承对你才是真爱,你都离开这儿久了还对你念念不忘,你不在京城就想把你弄回京城,你回了京城就想把你留在京城,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他还唱了起来。

“我留在京城对你有什么好处?”秦聿反问。

陆斯安脸色一变,“周关承是不是有病啊?他一个检察官好端端的跟非要跟一个律师过不去干什么?难怪一直吃败仗!心思没用到该用的地方!想留我大安的人,得先问问我陆斯安答不答应!”

秦聿就知道他会这样,懒得说他,继续问:“还有什么?”

“看动静方郁应该都招了,但有没有证据还不知道,不过他当初就是真凶吧?不然就算他快死了,要不是他干的,也没必要站出来背着杀人犯的罪名再死。”

秦聿没应声,陆斯安也没追问,现在还没定论,秦聿这个曾经的辩护人不好对外透露信息,他接着说道:“不过说真的,你当初给他辩护的时候没干别的事吧?”

他还挺担心的,刑辩律师不好做,因为做刑辩没把握好,犯错入狱的律师并不少。

“我又不傻。”秦聿道。

“没有咱就啥也不怕。”他说没有,陆斯安就信,毕竟是多年老司机,哪儿是雷区肯定知道的,真要说起来,秦聿比他有原则多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