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四十八章 争风吃醋

第九百四十八章 争风吃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614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四十八章 争风吃醋

陆斯安把秦聿送到家便要走,秋文静留他吃饭,他特别礼貌:“我是求之不得在您这儿蹭一顿饭,但是吧,之前跟女朋友说好了这几天都要陪她吃饭,她去S市找了我好几次了,我这是第一次回京城看她,得好好表现表现……”

听他张口闭口女朋友,秦聿面无表情,真是扬眉吐气了。

秋文静闻言笑呵呵:“第一次听你把女朋友挂嘴上,你妈妈也赞不绝口,说是个好姑娘,看来你这回是真找着对的人了,既然这样,就不耽误你了,快去吧。”

陆斯安瞥见旁边秦聿快要翻起来的白眼,笑道:“那我先走了,下次带来给您见见。”

秋文静笑着应了,回头见儿子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忍不住又笑了,“小安大老远去接你回家,你怎么还给人这幅脸色?”

秦聿比其他人都要清楚陆斯安这家伙的老底儿,他嘴上说得恩恩爱爱,实际他跟张雅婷指不定还没多熟,不过说要好好表现大概是真的,免得女朋友飞了。“我就不大习惯他张口闭口女朋友。”

“这倒是,以前没见他挂嘴上,还带人见家长,这次应该是真爱了。”两家世交,秋文静以前就听张芳霎碎碎念,说陆斯安总说有女朋友,让带回家看看,隔了段时间又说分了,瞧着怎么不像认真的。

说到这里,秋文静感慨,“不过缘分真的很难说,以前你单了三十来年都没谈个恋爱,谁知道去S市没多久就有了女朋友,现在都要结婚了,我以前想都不敢想,还想着你四十岁前能谈个恋爱就不错了,这遇到对的人,很快就水到渠成。”

“妈,你以后不用操心了。”秦聿知道爸妈一直操心自己的生活,只是他们从来不说也不催。

秋文静看着自己高大帅气的儿子,想着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满心感慨,但没说出口,笑着拍拍他肩膀,“先把行李放了吧,一会儿就吃饭了。”

秦聿应了声,上楼放行李。

晚上,两人打视频聊天,知道秦聿第二天要去找老师,姜芮书给周教授打电话,定好登门拜访的时间。

第二天上午,秦聿独自开车去F大,他到学校的时候,正好听到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

在教学楼下等了片刻,便看到一个精神矍铄的帅老头拎着包从教学楼踱步而出,他迎上去叫了声,“老师。”

杨教授上下打量他,脸上慢慢露出笑容,“比上次更精神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秦聿之前已经告知婚礼一事,闻言笑道:“特地给您送请柬来的,八月中旬的婚礼,希望您能来见证。”

“请柬呢?”杨教授伸手。

秦聿失笑,“在车上,您没课了吧?我送您回去。”

杨教授斜眼看他,“顺道也给周晋贤送请柬吧?”

“芮书来不了京城,只能我代为转达。”他解释。

杨教授哼笑了声,“你来得也巧,他最近都在家,无所事事浪费生命。”

对周教授近况这么熟,看来平时没少在一块玩儿。秦聿笑了笑没戳穿自己老师,开车送他回所住的小区。

杨教授让他把车停到周教授楼下,说要跟他一块去。于是周教授打开门,便看到了熟悉的师生两人。

“秦聿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周教授满脸笑容把秦聿迎进屋,秦聿第一次得到他这么热情的招待。

杨教授笑呵呵道:“难得看你这么好脸对我。”

周教授笑道:“昨天芮书说你这个点过来,我就在家等着呢,你们还挺准时。”

杨教授一听这话笑容就淡了点,“昨天就订好时间了?”

“对啊,看看,我茶水果子都备着呢,就等你们来。”周教授说着把备好的新鲜水果端出来。

杨教授扭头看秦聿。

秦聿:“……”这两老头,刚见面就争风吃醋。

他只好解释,“昨天芮书先打了电话问周教授什么时候在家,我就想着您二位离不远,正好一道送过来,不过没想到老师您有课,所以我先去学校找了您。”

杨教授闻言脸色好了很多,谁知周教授啧了声:“你说你介意什么?总有一个先一个后,但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没区别你这番茶言茶语又是怎么回事?杨教授正想反唇讥讽,周教授已经把脸转向秦聿,一脸温和看着他问道:“芮书说你来送请柬,请柬呢?”

秦聿不想介入这两老头的斗争,只当没看到自己老师的脸色,拿出请柬双手奉上,“芮书和我都希望您能到场。”

周教授翻开请柬看了看,露出一副欣慰的表情,“当初我就觉得你跟芮书合适,跟芮书撮合你们俩,芮书还信誓旦旦说你们不合适,现在你们就要结婚了。”

“当初我就说他们方方面面都般配,还特地打听了芮书的喜好告诉他,他还觉得我多事。”

周教授笑,“那你可真是费心了,我都没做这么多。”

杨教授呵呵:“幸亏芮书自己会来事,不然就你?”

“那是,芮书一向不用我操心。”

“你就运气好,碰到个懂事的学生,凡事靠自己,要是我早发现芮书,让芮书跟秦聿同门,说不定早就在一起,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说起来你太耽误芮书了。”

周教授笑容不变,“那也不一定,芮书是个很独立的女孩子,要是到了你门下,那也肯定是趁着年轻先奋斗事业,谈情说爱妨碍她发挥实力。”

“芮书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完全可以爱情事业双丰收,你太小看芮书啦。”杨教授寻求学生的支持,“秦聿你说是不是?”

秦聿:“……”

他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呢?

周教授看不惯他为难学生,摆摆手:“说这些没意思,以后秦聿跟芮书就是一家人,等于我学生了。”

杨教授点头附和,“以后芮书就是老秦家的人,俗话说夫唱妇随,秦聿是我学生,那芮书跟我学生也没差别。”

“都什么年代了还夫唱妇随,秦聿现在住芮书那边,你怎么不说是上门女婿呢?”

“现在婚姻平等,谁还讲究上门女婿?秦聿你说是吧?”杨教授看秦聿。

周教授也看着他。

好在秦聿早有对策,淡淡笑了笑:“老师您是我的师长,周教授您是芮书的师长,我和芮书结婚,夫妻同体,她的师长就是我的师长,我的师长也是她的师长,所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周教授:“……”

杨教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