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四十九章 第零原则

第九百四十九章 第零原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09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四十九章 第零原则

拜别周教授,秦聿送杨教授回家。

杨教授背着手,慢悠悠踱步下楼,想着刚才一番交锋,忍不住念叨,“你以前不会这么说话的,肯定跟芮书学坏的……”

秦聿忍不住笑,“您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周晋贤以前老爱把他的得意门生挂嘴上,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当年你毕业早没见过芮书,我是见过的,小姑娘对谁都笑眯眯的,跟周晋贤一样蔫坏蔫坏的,那小嘴一张能气死人。”

听老师这么说,他虽没见过,但是能想象十几岁的姜芮书是什么模样,不由莞尔一笑,“现在是自己人了。”

“就不知道是芮书变成自己人,还是你变成了别人的自己人。”杨教授说绕口令似的。

“也没区别。”

杨教授哼了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下了楼也没叫秦聿开车,打算这么走到他的住处,秦聿安静地跟在老师身后,当陪老师散步。

过了一会儿,杨教授开口:“你来京城也是为了以前那个案子吧?”

“嗯。”秦聿没有隐瞒,“您也在关注?”

“我学生又被拉出来鞭尸,我哪能不知道?”杨教授说的不乐观,神情却十分淡定,一副闲聊的语气:“外头都说这个方郁是恶有恶报,法律制裁不了他,老天有眼惩罚他。”

秦聿歉意道:“抱歉,我没法跟您说明。”

杨教授闻言笑了笑,摆手,“不问你,你也别告诉我。”说完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秦聿,“做刑辩啊,不容易,你能坚持下来还做得这么好,老师很为你骄傲。”

秦聿对上老师赞许的目光,道:“我会做下去。”

杨教授点点头,“律师的第一原则是保护当事人,但前面还有个第零原则,那就是——先要保护好自己。”

秦聿心头一暖,“是,我一直记得。”

杨教授拍了拍他肩膀,笑着问道:“赶不赶时间?不赶时间就陪我吃个饭再走。”

秦聿莞尔一笑,“那我蹭一顿饭再走。”

“老师家的饭怎么能叫蹭呢?走,回家吃饭。”

在杨教授家吃了饭,又陪聊了一会儿,杨教授便不留他了,临走前还很遗憾,说这次没法叫他代课了,现在方郁案闹得厉害,要是让学生见到传说中被骂得厉害的黑心律师,学生们不得临阵退缩。

秦聿哭笑不得,这要不是自己的亲老师,得立马断绝关系。

师生俩互损时说得轻松,但舆论各种风向的牵引下愈演愈烈,秦聿这个帮助方郁脱罪的律师也被拎出来,很多人喊出追究帮凶的责任。

晚上,姜芮书打视频过来,问他这两天在京城做什么,秦聿知道她担心自己,没瞒着她:“我在家清点给你的聘礼,过两天就回去。”

这时候还有心情说这个,姜芮书一下子被带歪了,“聘礼不重要,你人给我就行了。”

“人不是早给你了?”他很自然地说。

姜芮书忍了忍,没忍住笑,“我不是这意思。”

“那什么意思?”他轻描淡写追问。

少见他这么一本正经说这么不正经的话题,姜芮书居然有点扛不住,“你懂我意思的,故意装不懂。”

“现在我住你家,以后孩子跟你姓,要没聘礼,我不就成上门女婿了?”他说。

“孩子跟我姓,你还给聘礼,那不是亏大了?”

“不亏。”他看着镜头,让姜芮书感觉他正注视着自己,“其他都是你的,但你是我的。”

“真会打算。”姜芮书弯起的嘴角压不下去,“我是你的,你不也是我的?”

他低声笑着,嗯了声,“我全部都是你的。”

婚事忙完,方郁案还没有新的进展,秦聿便接到一个消息:方郁要求跟他见面,想指定他做辩护律师。

秦聿不知道方郁心里怎么想,想了想,没有拒绝见面。

方郁正在医疗接受治疗,秦聿时隔三年后再见到他,他正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整个人瘦到皮包骨,搭在被子上的手臂干瘦如材,皮肤白里透青,松垮无光泽,如果不是胸口明显起伏,几乎会让人以为是死人。

秦聿走进病房,看守他的人便退了出去。

秦聿站在两三步开外看着方郁,没有马上开口。

过了一会儿,方郁似乎觉察到有人到来,缓缓睁开眼睛,对上了秦聿的视线。

“秦律师……”方郁先开了口,明显中气不足,可见身体真的很虚弱,“我就知道你会来。”

秦聿走到病床前,看着方郁,“方先生想再次委托我做辩护律师?”

方郁对上他的视线,“秦律师愿意吗?”

“你的理由?”秦聿觉得他不是真心想委托自己。

方郁望着天花板,“这半年来,我一直在想前两年的事,跟做梦似的,现在的我看以前那的我,好像在看另一个人,有时候我觉得这半年和半年前简直是前世今生……”

秦聿看着他没说话,而方郁说到这里停顿了很久,目光慢慢聚焦,落到秦聿身上,“秦律师,这三年来,你有没有做过噩梦?”

“没有。”秦聿淡淡道。

“我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梦里王瑛一直问我为什么……”

秦聿没接话。

“当年没有你,我现在肯定不会在这儿。”方郁看着他。

“我只是尽了一个辩护律师的责任,你无罪是法院、检方和辩方庭辩后的结果。”

“但是换个律师不一定能帮我脱罪。”方郁喘了两口气,才又继续说道,“听说我的案子结束没多久,你就因为被排挤离开了京城?”

“并不是。”

“秦律师,以前我们坦诚相见,你知道我所有的秘密,现在反而生分了。”方郁的语气暗含责怪。

“方先生不必想那么多。”秦聿平静道,“我设法为你辩护,因为我是律师,当委托结束,你对我而言与任何一个结束委托的当事人没有任何区别。”

“你……”方郁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如果方先生是想给王女士一个交代,希望你能得偿所愿。”谈到这里,秦聿已经没有再探寻的想法,说罢颔首示意,转身离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