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五十章 一点半见

第九百五十章 一点半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58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五十章 一点半见

电梯里挤满了人,也是不巧,每层楼都有人进来,秦聿慢慢被挤到了后面,站在了角落里,拥挤的环境让他有点不舒服。

好在很快,电梯叮一声,到了一楼。

前面的人鱼贯而出,秦聿瞬间感觉空气都自由了很多,捏了捏口罩的鼻夹,跟着走出去。

外面正站着一群人,只等他也出来便要涌入。

“秦律师。”

一道不大熟悉但也不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秦聿下意识扭头,便看到一身检察院制服的男人站在人群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人群涌入电梯,他被轻轻撞了一下,听到有人说了声抱歉,也不知道是谁撞了自己,他没有停留,走到那个叫自己的人面前,垂眸看着对方,“周检察官。”

周关承看了眼挤满人的电梯,没有上前,“你来见方郁?”

“方先生想指定我做他的辩护律师。”秦聿这么说。

周关承的神情郑重了几分,“你又为他辩护?”

“不可以?”

“没有。”周关承淡然道,“难怪刚事发你就回京城了。”

居然知道他什么时候回京城的。秦聿微微眯了迷眼睛,“周检察官消息很灵通。”

周关承听出他的讽刺,坦然道:“这个关头未免会对你多一点注意。”

秦聿知道他说的是方郁自曝杀妻真相,又想起陆斯安说他想找自己的麻烦,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对我有特殊感情?”

“……什么?”周关承一下子变了脸色。

“不然你为什么这么关注我?我每次回京城都会碰到你。”

周关承磨后槽牙,当场就想给他一个hetui,这TM怎样的脑回路才能想到他对他有特殊感情!但是涵养让他忍住了,深吸一口气,恢复淡定:“碰面只是巧合,我也没有针对你,我针对的是一切触犯法律、玩弄法律的人,而你正好就是其中之一。”

“你就确定我触犯了法律?”秦聿反问。

“玩弄法律,在违法的边缘反复试探,你会付出代价的。”周关承目光深沉。

“作为检察官,指控别人的时候应该拿出证据,而不是空口鉴定。”

“只要你做过就会有证据。”

还真就盯上他了?秦聿却也不怕他,“拭目以待。”

这时,电梯再次打开,两人的目光隔空对上,周关承深深看秦聿一眼,与他擦肩而过。

至此,秦聿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决定明天回S市。

知道秦聿明天回来,姜芮书特别开心,“正好明天周六,我去机场接你。”

秦聿没有拒绝未婚妻的接送服务,“那么就有劳姜法官跑一趟。”

“明天晚上你想吃什么?我让范阿姨提前做准备,嗯,中午赶不及在家吃饭,不过可以在家喝下午茶。”

“都可以。”

“那我让范阿姨给你炖个鸽子汤给你好好补补,其他的就让范阿姨自由发挥了。”

听到她电话里欢快的声音,秦聿忽然明白了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想着,他有点归心似箭了。

他订的是中午的机票,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在家陪父母吃了早餐,秋文静让司机送他去机场。

到机场后,他先托运了行李,随后去安检,正想给姜芮书发信息,告诉她自己到机场了,姜芮书便发了一段语音过来:“你到机场了没?”

“刚过安检。”

“我猜也差不多。”姜芮书声音含笑,“我准备十二点出门,让范阿姨早点做饭,接了你回来再一起喝下午茶。”

他笑了笑,“可以。”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秦聿没等多久,候机室的服务员便过来提醒他可以登机了。

“你那边是不是要登机了?”姜芮书马上发了条语音过来。

“你怎么知道?”

“我刚在看你的航班信息,显示准点登机。”姜芮书说,“那先不说了,我们一点半见。”

秦聿嗯了声,“一点半见。”

说罢,他带上行李离开候机室,朝登机口走去。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他似有所感,回头看了眼,便看到两个身着制服的警察飞快朝自己奔来。

警察看到他,以更快的速度来到他面前,拿出证件,“秦聿秦先生是吗?你涉嫌伪证罪,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

S市机场。

秦聿的飞机是一点半落地,姜芮书十二点出发,一点左右抵达机场,进航站楼后查了下秦聿那趟飞机,准点起飞,没意外也将准点降落。

半小时后,飞机果然准点降落。

她站在出口,很快就看到人流从里面涌出,不过想着秦聿还要等行李,大概要半小时才能出来。

以秦聿那个子,大老远就能看到,而且他肯定会第一眼就看到自己,所以她一点都不着急。

很快,又有一阵人潮涌出来,姜芮书摸不准这是新航班的旅客还是前一批拿了行李的人,一直盯着人群,没看到秦聿。

又等了一会儿,直到下一波人潮涌出,还是没看到秦聿的影子。

“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她忍不住嘀咕,给秦聿发了条信息,却没有回复。

索性打电话,居然没人接电话。

难道在上厕所?姜芮书知道他不爱在卫生间里面接电话,打了也不接的。

这么久,该不会回京城一趟水土不服了吧?

她有点焦急,等了一会儿,估摸着怎么也该解决问题了,便又打了一个电话,却仍是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

她感觉不大对劲,秦聿再怎么样也不会耽搁这么就不给她一点消息,从飞机落地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再耽搁也该出来了。

想着,她去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得知秦聿那趟航班早就准点抵达,行李也已经取了。又打听是不是有人晕倒被送走之类的消息,得到的回复是没有。

她忍不住再次打电话,仍然是无人接通。

心里忍不住焦急起来,如果飞机行程没有问题,而秦聿却一直没出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没有登机。

“滴滴滴……”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