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五十四章 姜芮书的计划

第九百五十四章 姜芮书的计划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88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五十四章 姜芮书的计划

这边刚挂了姜明德的电话,张雅婷便打了过来,张雅婷主要是担心她,知道她情况稳定也就放下了心。

接着还收到了不少熟人的问候,她统一做了回复,顺便拜托熟人帮忙打听消息。

躺在陌生的床上,她望着天花板,没什么睡意。

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荡感涌上心头。

他们从来没有一次这样的分别,以前他每次出门远行,她总可以确定他回家的时间,可是这次没法确定,只分开了一周,却真正有了分别的滋味。

他们同处一个城市,她却没办法见到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也不知,此时的他怎样了,在想什么……

-

看守所。

幽暗的房间里,秦聿坐在铁床上,倚靠着墙壁,一双漆黑的眼瞳在黑暗中如夜空中最遥远的星,幽深、遥远、无法触摸。

他的目光仿佛穿过了阻隔,投向了遥远的方向。

隔着千里,很容易想念一个人。

说好一点半见,却食言了,她一定等了很久。

不知她听到他的消息时是什么反应,也不知她现在怎样了……

京城七月的夜,似乎变得特别长。

第二天很早,陆斯安就来到秦家,见姜芮书眼底布满血丝,忍不住问道:“昨晚没睡好?”

姜芮书摇摇头,她不是没睡好,是根本没睡,不过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没必要说出来叫人多想。

她整晚都在考虑秦聿的案子,假设了多种可能,每一种情况该怎么应对。

目前在侦查阶段,按照正常的程序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不起诉,一种是起诉。

不起诉的情况一种是公安机关侦查后认为证据不足,决定不移交检察院起诉,一种是移交检察院审查后,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侦查或自行侦查,二次侦查后仍然证据不足,做出不起诉的决定。

这两个阶段律师也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如果能找到有利于秦聿的证据,那么侦查结果会大大利于秦聿。

检察院审查阶段,律师可以提交法律意见书,如果检方采纳,是可以不起诉的。

陆斯安道:“证据这一点秦聿没跟我说,但是如果对方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也不能直接给秦聿定罪。”起不起诉这个不好说,要看检方审查结果,若是起诉了,到时候就有的扯,看哪方更有说服力,法院采纳哪方的意见。“现在我还不知道方郁那边有什么证据,没法下定论。”

至于第二阶段,检察院审查……”陆斯安想到秦聿是很多检察官的眼中钉,就觉得有点头疼,“方郁这个案子太受关注,戳到了社会敏感问题,检方肯定会更重视,你知道的案子被重视很可能会走到下一个阶段。”

案子受民意关注或多或少会影响司法机关,当然也不是说受关注,司法机关就会枉顾事实乱起诉乱判决,但肯定会更慎重,在允许的范围内更倾向于满足民意。

很多案子因为受民意关注而得到公正的判决,但眼下,受民意关注对秦聿而言显然不是件好事。

不过律师可以向检察院提交法律意见书,如果检察院采纳,就不会起诉。

“我希望能第一时间知道案情,在允许的范围内,包括秦聿的证词证据,以及方郁和其他证人的相关情况。”姜芮书用一种陆斯安从来没见过的语气和神态告诉他自己的计划,这时候她看起来不像法官,更像一个老道的律师,“提交法律意见书的时候我也希望能先给我看过再提交,或许我可以提些有效的意见。”

陆斯安忽然真实地感受到,如果她没有进司法系统,或许真的会成为一个不逊于秦聿的优秀律师。

他不怀疑姜芮书会胡来,反而很期待她会有怎样的表现,一口答应下来:“可以。”

至于起诉……

姜芮书推了张纸到陆斯安面前,“如果秦聿被起诉,我想邀请这几位一起辩护。”

陆斯安拿起纸张看了眼,好家伙!这上头的律师他全知道,都是喊得出名字的刑辩律师!如果用个高大上的词形容,那就是律界的全明星团!

他一下子知道她眼底的红血丝怎么来的了,“你昨晚就计划了这么多?”

“我没有太多时间停留在这边,能做的只有这些。”她的工作不像律师可以自由安排,不能离开太久,除非不做法官了。

如果什么都不做,她放不下心,但若要做些什么,她希望是万全的准备。

陆斯安突然羡慕秦聿,这种老婆能文能武,天塌下来都hold得住,简直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嗯,不过要是他也遇到个什么事儿,张雅婷应该也会想方设法帮他吧?

他的胡思乱想只是一瞬,很快转回到正事上,提了句:“这上面几位不大好请,随叫随到是肯定不能的。”

“邀请他们的事交给我就好。”

听她揽下这事,陆斯安毫不怀疑她能不能请到这些大律师,点点头,“那么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

姜芮书嗯了声,“秦聿的案子是方郁案的衍生案,如果开庭,应该会在方郁案定案后才开庭,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等方郁案结束,才会到秦聿的案子开庭,现在方郁案还不知何时开庭,这中间要挺长一段时间,短则一两个月,长则大半年,大约是赶不上婚礼了……

陆斯安道:“方郁绝症晚期没多久可活,而且这么受关注,很可能会以最快的速度开庭审理,如果秦聿被起诉,应该也会很快开庭。”

这倒是,这个案子给杀妻者一个应有的判决意义很大,应该会尽快开庭。

姜芮书心中仍然有些失落,但能不能赶上婚礼不是眼下最重要的,秦聿能安然归来才是最重要的。

“你什么时候再去见他?”

“明天上午。”陆斯安想到明天周一,她应该要回S市了,便道:“你有没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他?”

“明天上午我跟你一起去。”她决定请一天假。

“可是你去了也见不到他。”不是律师是没法会面的。

“我知道,我跟你一起去,在外面等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