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影响结婚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影响结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95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影响结婚

第二天一大早,陆斯安到秦家接姜芮书,两人一同前往看守所。

把车停好,陆斯安扭头看姜芮书,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说道:“那我去了?”

姜芮书神情平静地嗯了声。

陆斯安把车钥匙给她,转身下车。

姜芮书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走进看守所才慢慢收回目光。

因为提前有预约,陆斯安很顺利见到了秦聿。他先是打量了一下秦聿,精神状态还可以,但脸色有些憔悴,眼底泛着血丝,显然没睡好。

“你怎么又来了?”秦聿先开了口。

陆斯安听到这话很想翻白眼,这要不是关系好,当他乐意来这地方?“我是替人来看你的。”

秦聿看着他。

陆斯安本来还想卖个关子,可他似乎猜到了什么,眼神幽深又专注,像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陆斯安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一秒都扛不住,嗨了声,告诉他:“芮书前天来了京城,她现在就在外面。”

秦聿微微一愣,下意识看向窗外,但窗外什么都没有,远处是高高的围墙。

她不在这里,在高墙外。

“今天是周一……”

“她请了一天假,下午就回S市。”

明明过来也见不到,却仍然要过来,隔着高墙,明明在目及之处,却无法见面。

陆斯安心中暗暗叹气,把姜芮书的打算告诉他,“芮书没法长留京城,但为你做好了全部的打算,她还让我给你带句话。”

秦聿收回目光,看着陆斯安。

“她说,”陆斯安转达:“要不然先领证,在押期间也不影响结婚。”

-

半小时后,陆斯安从看守所出来,远远看到姜芮书站在车旁,目光看着看守所方向的某个地方。

下一刻,她注意到他,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到跟前,“他怎么样?”

“还行,除了不大习惯,没别的问题。”

姜芮书点头,看守所条件清苦,不习惯在所难免,“他有说什么吗?”

陆斯安嘴角抽了抽,“……他说无媒无聘要不得。”

姜芮书愣了愣,随即忍不住笑出声。

好吧,他要三媒六聘的体面,就等他出来吧。

陆斯安被他们两口子甜到又虐到,“我会在京城这边守着,有什么消息就打电话告诉你,放心好了。”

姜芮书点头嗯了声,“辛苦你了。”

“嗨,咱们什么关系还用得着说这些?”陆斯安拉开车门,“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姜芮书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高墙,过了一会儿,转身上车。

秦聿被捕在业界掀起了一场大地震,S市这边也很多人知道了,而C区法院的人都知道秦聿是姜芮书的未婚夫,于是第二天姜芮书来到法院的时候,受到了同事们的关注,领导还特地找她谈话,见她情绪稳定,这才放了心。

过了两天,陆斯安在电话里骂骂咧咧说秦聿取保候审没被批准,这意味着秦聿要在看守所呆到结案后。

好在方郁案很快开庭,陆斯安传来消息,这次方郁没有请律师,看样子是不打算为自己辩护了,不过按照规定,法院指派了一个律师为他辩护。

方郁案的开庭备受瞩目,开庭当天,法院外排起了旁听的长队,还没到开庭时间,直播室已经蹲满了人。

上午八点半,旁听人员开始进入法庭。

开庭前,两百多人的大法庭坐满了人。

距离开庭还有五分钟,书记员开始宣读法庭记录。

“——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陆斯安在旁听席中,与其他人一起站起来,目光同时转向一个方向。

一袭黑色法袍的审判长率先步入法庭,两名审判员紧随其后。

审判长站神情严肃地扫视法庭,落下法槌,“现在开庭。”

方郁是坐着轮椅被推上法庭的,饱受病痛折磨的他瘦得眼窝深陷,但他今天明显特地将自己打理了一番,挂掉了胡子,头发整齐地梳到耳后,一身黑西裤白衬衫,虽然穿起来很空荡,但让他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三年前关注过杀妻案的人几乎认不出他来,他原本是做酒水生意的,生意做得不大,但衣食无忧,也算意气风发,当年也称得上一句一表人才,如今变成这副模样,就是报应吗?

确认过身份,公诉人开始宣读公诉书。

接下来的辩护词中,也不知是不是方郁一心认罪,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不予反驳,只是提出了方郁之所以杀害妻子,是因为他的妻子王瑛疑似出轨,方郁与其发生争吵而杀人。

但是关于这一点,辩方没有拿出有利的证据,而检方反驳方郁去农庄杀害王瑛明显是有预谋的,是谋杀,而不是所谓的因争吵而激情杀人。

“公诉人说的没错,我跟王瑛吵架后,知道她去了农庄,那里地方偏僻人很少,就起了杀她的心思。”

还没等辩护人争辩,方郁突然开口,一下子打乱了辩护人的节奏。

辩护人闻言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方郁既没给钱,这个案子本身也敏感,这么个人不值得自己冒风险去出头,自己可不想跟姓秦的那个律师那样身陷囹圄,既然他一心认罪,自己又何必费那个心思?

公诉人乘胜追击,询问方郁,“你把案发当天的情形详细陈述一遍。”

方郁靠着轮椅,“我和王瑛一起做酒水生意,做这个生意的人都知道,没路子你拿不到好酒,我有个路子可以拿到高档酒,但是王瑛一直不答应,因为那个供货商有点龌龊的想法,说要跟王瑛吃顿饭,我跟王瑛说我陪她去,就吃顿饭,绝对不会给人占便宜,王瑛就是不乐意,我俩吵了很多次。那天我们又吵了一架,她跟我说要离婚,还要分走一大半的财产,我不答应,她就说我不答应就告诉所有人我让她陪酒陪睡拉生意。”

他的语气很平淡,仿佛在陈述别人的故事。

“当时我跟她道歉,她接受了,然后叫我反省反省,一个人去了农庄,我就知道她心里还在记恨我,她心里真的动了离婚的念头,我很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吵架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心里话,要是不离婚,这个事会成为她一辈子拿捏我的把柄。那个农庄是我和她结婚后买来,平时没事的时候会去种点菜,请朋友搞农家乐什么的,平时没什么人。我算好了时间过去,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捅了一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